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迷信


【撰文:衛庭官】

迷信的意思,即是沉迷地相信。程度嚴重的,甚至可以近乎盲目。

根據台灣教育部詞典(是的,維基百科顯示的是台灣的教育部),迷信是「指對神仙鬼怪的盲目信仰」,或「泛指缺少科學論證基礎的信仰」。

常聽說,「中國人最迷信」。其中指的,自然是中國人迷信鬼神或風水之說。有些是無關痛癢之舉,譬如擇日開張、風水擺設等;但只要留意香港的法庭新聞,不難發現好些極端的例子,例如有女士相信性交可轉運。但好些成功人士,亦會有迷信的例子,例如有富豪願意付出超過十億元在地下挖洞「種生基」。

迷信並非中國人的專利,全世界的人都有某程度上的迷信,問題是各人迷信的是什麼。有些外國人會迷信摸一下某人的雕像便可有治癒絕症之效,有些甚至拒絕現代醫學的治療方法。

以上極端迷信的例子,我不敢保證一定是假的,但相信了的後果,可能要付出巨大的金錢甚至健康成本(當然,妳有過百億身家可能不介意付出二十億買個希望)。

迷信的原因,往往是因為人對不知道或控制不了的事,會有不安、焦慮甚至徬徨,容易相信一些給予安慰的解決方法。尤其以往社會的資訊不流通,人自然比較容易迷信。好些權力擁有者,甚至會利用這一點,明地或暗地鼓吹人民迷信,可能是迷信某一宗教,亦可能是迷信當權者。

有好些人,一直迷信當權者的決定,必定是最好的。年初疫情在內地爆發時,大家都看過電視的片段,一群人不戴口罩笑著說:「相信政府,唔怕!」甚至在美國也一樣,很多人當初也相信特朗普所說的,這種新病毒一點都不需擔心。

國安法是香港的定海神針?還是摧毀法治的沉重一擊?美聯社資料照片

香港自然亦有好些市民,迷信當權者所作的任何政策和決定,而政府亦不斷在電視以洗腦式宣傳。好像最近的主調,就從去年的止暴制亂,演變成《國安法》就是「定海神針」,好像香港人為防疫不上街也是《國安法》的功勞似的。

尤幸香港暫時還有資訊流通的自由,這世代的香港人在網上接收到的資訊,看到的直播片段,都會知道什麼是真相(當然假新聞是現今資訊流通的一大問題,圍爐取暖也是另一問題)。

也有好些香港人,迷信香港的法治和司法獨立:相信只要司法獨立,香港便是法治社會,便會社會和諧、繁榮穩定、經濟起飛。

先不論法治的根本意義,是限制政府權力的行使;執行法律懲治罪行,充其量只是法治的一小部分。法律本身,就應該是由反映社會意見的立法會,訂立社會間的契約。法庭只是負責按法律,在每宗案件作出裁決。

雖然香港在基本法下的體制確是行政主導,行政長官擁有很大的權力,但基本法也訂明,立法會和司法機關對行政機關有制衡的權力和責任。這就是三權分立的原則。

可是因真普選遙遙無期,目前立法會的組成並不反映民意,行政長官行使權力更不受制約,已經可以看到法律被利用作為統治的手段,違反法律作為社會契約的本意。例如「禁蒙面法」和「限聚令」等,限制了基本法保障的基本人權,卻連公眾諮詢都省卻。

照片來源:區家麟網誌【潮池】

沒有民主的政制,獨立的司法系統也只能「依法辦事」。這是「香港特色的法治」,是以法治國,而非法治。那單靠司法獨立還有何作為?還可以保障香港的繁榮穩定嗎?

再者,香港的司法獨立都已經岌岌可危。當高等法院原訟庭裁定「禁蒙面法」違反基本法,人大法工委發言人竟然說香港法院無權裁定法例無效;而更令人嘖嘖稱奇的是,竟然有一個前終審法院法官,公開附和人大法工委的說法!而在多宗反修例運動案件的裁決後,黨報竟帶頭指某些法官已顏色作判決!但標榜嚴正執法、針對警員起底行動迅速的香港警察,對此等藐視法庭的言行卻毫無行動;在憲制上擔當法治守護者角色的律政司司長,竟然在多個月後、當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發出14頁的聲明後,才在回覆記者時說不應該人身攻擊法官(相反,她卻在《國安法》通過的當天已發出聲明歡迎《國安法》的通過)。

在這形勢下,我們還能奢望香港的司法獨立能夠長久維持嗎?

先不要談法治這高尚目標,市民和企業還能祈望香港的法律,能保障自己的權益嗎?對比內地,「北水」還是要來香港,「走出」國際的。但外資企業呢?香港還剩下什麼優勢呢?好像《國安法》通過了國家便安全了,但香港的未來就只剩下大灣區嗎?這就是我們的特首所說的,為香港好、為國家好嗎?

100多年前,魯迅已經提倡要打破迷信。到了今天,我們還在迷信當權者的決定、迷信「香港特色的法治」嗎?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