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抗疫10個月】Staycation湧現、報復式消費 心理學家鄭寶君:疫情不可控 消費成另類控制方式


自1月23日本港錄得首宗武漢肺炎確診個案,武肺襲港已經10個月,香港人戴口罩將近一年了。新常態下,Staycation(在地度假)興起、放假去郊野公園/離島會旺過旺角,疫情一緩和就發動「報復式消費」,還有香港飛香港的航班出現。這些現象原來都反映一些心理狀態,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主席鄭寶君解釋,人類的基本需要是control,即掌控到一些東西:「一日爆緊幾多單(確診個案),其實你覺得自己好似控制唔到啲嘢,你覺得好失控⋯⋯咁你就會喺第二啲地方,令到自己有多少少控制權,消費可以係一個方式,我需要出去行吓,都係一個方式。」

相比起生理上患病,精神健康可能是這次疫症帶來的更大問題。鄭寶君與精神科醫生曾繁光分別提到,受探病限制而未能好好陪親人走完最後一程的,可能會因而留下一生遺憾,致情緒受困擾;老人家因長期不能外出、腦部無活動,認知能力與記憶力都會大大衰退。他們覺得,這些不直接受疾病影響的群體其實都值得關心。

武漢肺炎導致全球航空停飛,本地遊繼而興起。網上截圖

去旅行是港人壓力出口 望番本土發掘樂趣 

被世界衛生組織定性為「全球大流行(pandemic)」的疫症,武漢肺炎是發生在香港歷史上的第4個。截至今天,本港累計確診數字達到5284宗;全球則已突破4000萬宗。

對於香港人來說,其中一個直接影響就係無得去旅行。但去旅行有甚麼重要性?無得去,為甚麼會覺得壓抑?無錢去旅行的人怎樣處理壓力?

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主席鄭寶君表示,同意無得去旅行對很多人來說是一個打擊,

有人會同我講,我努力做嘢其中一個目標係去旅行。咁你突然剝奪咗一個人嘅目標,(他會覺得)我做嚟做乜呢?

鄭寶君指,另一部分原因是放低香港的一切,享受時光,但她續說:「咁相對真係草根少少嗰啲,佢哋點處理呢?我又唔想講到呢個係香港人唯一嘅壓力出口,咁唔通嗰班人個個坐喺度爆炸?唔係嘛。調返轉就係,呢個都係幾好嘅機會,俾香港人諗一諗:其實我係咪一定要用呢個方法,先可以完全去release我嘅壓力。」

她覺得香港有好多地方好靚、博物館亦都值得去,但港人「好慣向外望,其實就唔係好記得望返本土。」香港的教育、文化裡面,亦沒有十分提倡參觀博物館。

精神科醫生曾繁光則笑言:「第日機場開返,我估去機場條路會塞車,你諗吓香港人幾鍾意去日本,好似返鄉下咁,而家成年無得返鄉下,人哋一年返鄉下4次架嘛。而家無得去喎,佢哋幾慘,係好大嘅干擾,對生活或者整個人生。」

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主席鄭寶君。莊曉彤攝

心理學家:有社交 安全感會返嚟

但留港抗疫,還得嚴守社交距離。鄭寶君對情緒病患表示擔心,「本身有啲anxiety嗰班,特別可能係疾病焦慮嗰啲,疫症對佢來講就好驚。佢哋無辦法頂得順,有啲我聽過係幾個月無出街,佢咪就困咗喺屋企。但困咗屋企係咪好呢?你喺屋企已經好緊張,因為疫症緣故街都唔出。我自己同所有人都係咁講:社交距離係緊要嘅,但同一時間個精神健康狀態都緊要。」

她指出,重要的是認識這個病、要Fact check,「你要覺得你控制到件事,第一樣嘢就係你要有正確嘅知識。」譬如知道這個病主要是透過飛沫傳播,只要做好個人衛生,出街行吓是可以的。有人會擔心身邊有隱形患者,但這是無可避免的,「我哋控制唔到有無人病,但我哋可以控制到嘅係我選擇去邊啲地方,同埋我去完呢啲地方點樣做好我嘅個人衛生。」

鄭寶君鼓勵情緒病患要有社交生活,「因為當人有社交嘅時候,佢嘅安全感會返番嚟。」、「你feel connected,如果靠現今科技最少見到面、傾幾句偈,係真係要做,有好過無,係好重要嘅嘢。」甚至乎,當你感覺受不了的時候跟朋友呻一句「頂唔順」,他可能也有同感,你就會發覺:「係喎,原來大家都係有頂唔順嘅時間。事情會無咁難過,事情無變,但係當你覺得,原來唔係我一個人孤立無援。」

疫症中的香港人。美聯社照片

未能送摯親最後一程遺憾一生 社會應關心支援 

本地以至國外的研究均指出,疫症期間人們出現抑鬱症狀的比率上升。例如港大精神醫學系今年2月至7月份經網上匿名精神健康自助工具「心之流」收集問卷,利用量度創傷後壓力症及抑鬱症的量表作評估。8月發表調查結果,顯示41%受訪者出現中度至高度創傷後壓力症狀;74%出現中度至嚴重抑鬱症狀,36%同時出現兩種症狀。

鄭寶君的觀察,疫情下因未能探病、沒有好好陪伴摰親走完最後一程的人,其實都值得社會關心與支援,「study好似唔係好多,但你可以想像佢哋都會有一啲內疚感覺:我送唔到佢最後(一程)、無辦法喺臨終時盡孝,情緒上可能有咁嘅挑戰。我知道醫院都盡量facilitate,酌情去處理。但始終中國人都好講⋯呢個係文化上嘅嘢,臨終我有無為佢做好啲嘢呢。」她相信,對家屬而言可能會留下一生的遺憾。

精神科醫生曾繁光在公立醫院執業逾廿年、2010年轉為私人執業。他認為社交活動中斷、人被孤立起來,他最擔心的是老人家。「老人家其實佢要精神健康,身體要活躍,即係要有運動,你叫佢哋少啲去街、少啲出去活動,其實令到佢好危險,處於一個不利狀況 。第二,佢需要精神上嘅活動,佢要學新嘅嘢,同其他人交往嘅嘢,包括打麻雀啦。」

曾繁光:最擔心長者無街出腦退化加劇

他續指:「尤其是早期有啲認知障礙嘅人,會退化。我估計而家好多老人家,匿埋喺屋企幾個月嗰啲,本來記性都仲可以,而家可能會記性越來越差,整體認知能力跌咗好多都唔定。社會除咗抑鬱、焦慮,呢班老人家惡化咗認知障礙點樣處理呢,個社會亦都要準備好先得。」

著名精神科醫生曾繁光。蘋果日報照片

鄭寶君認為:「成個pandemic(疫症全球大流行)最得意嘅地方係,大家都好努力去——生存。」

「其實無人諗過原來係可以無得去旅行,無人諗過我食飯最多2個人、4個人,甚或乎堂食都無,無人諗過呢樣嘢,大家都係摸索緊,如果真係要活喺一個長期有傳染病嘅情況底下嘅時候,我哋要點樣生活呢。我覺得其實對所有人來講,都係新嘢,一個轉變,所有轉變其實都一定係有壓力嘅,咁就好考大家點樣理解呢個轉變,點樣可以喺呢個轉變裡面搵到新嘅意義,令到自己過得無咁困難。」鄭寶君說。

由去年6月爆發反送中運動,再到武漢肺炎夾擊,香港人的情緒無法得到梳理的空間。鄭寶君慨嘆:「舊年反送中被問得最多就係PTSD(創傷後壓力症)問題,到疫症爆,我哋就答好多stress嘅問題,佢哋好相似,其實帶住咁多傷痕去面對疫症,會唔會係好困難嘅日子,會嘅。」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