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珠海學院新聞系零收生(一)】70年歷史傳統學府收生每況愈下四大原因


【前言:有傳媒上月報道珠海學院新聞及傳播學系課程「零收生」,我們兩名記者對報道不感到意外,皆因我們同樣出身於珠海,是新傳系舊生,比外界對於學校有更深刻感受,並深信「零收生」背後必有更深層次的原因,值得探討剖析讓公眾了解,不應視之為「炒作」。對於一般讀者,這是個校政問題;之於我們,是對母校的一份情。】

過去一年香港經歷前所未見的風暴,新聞工作者處於風眼中,有人對傳媒更加多一份敬佩和尊重,有人卻聲稱要將傳媒「撥亂反正」,甚至設立記者發牌制度。因此,栽培新聞工作者的大專院校收生情況備受關注。

擁有52年新聞系歷史、創立超過70年的珠海學院,曾經是「皇牌大系」的新聞及傳播學系今年竟錄得「零收生」,情況令人憂慮,這個傳統學府日後將何去何從。

眾新聞綜合了多名知情人士、學生和校友的說法,歸納至少四大原因,包括染紅、定位不清、升格失敗以及疫情問題,都是導致新聞系以至整間學校競爭力不足,今年破紀錄「零收生」的原因。

眾新聞分別向教育局、珠海學院查詢事件。教育局表示,已向珠海學院了解其2020/21學年的收生情況,會繼續和院校保持溝通,並會在有需要時與個別院校就特定事宜作進一步聯繫。珠海學院則沒回覆。學院早前回覆其他傳媒查詢時沒證實是否「零收生」,僅指因疫情關係及中六文憑試考生數目持續下降,導致新聞及傳播系今年收生未如理想,正積極檢討並審視課程,以作革新。

要尋根究底,就要追查珠海的歷史,珠海學院在1947年於廣州創校時,名為「私立珠海大學」,於1949年遷校來港,易名為「珠海書院」,珠海學院是香港歷史上最悠久的私立大專院校,而其新聞系成立接近52年歷史。中文大學於1965年首辦新聞系課程;珠海書院和浸會書院(香港浸會大學前身)亦緊隨其後,兩年後設立新聞學系;1971年,樹仁書院成立(樹仁大學前身),同時開辦了新聞系,是首四間提供新聞教育的專上院校。

珠海新聞系可謂新聞界的搖籃,不少報業的現職高層、資深傳媒人也是出身珠海,知名的包括伍家謙、張文采、馮堅成等,前立法會議員黃毓民也曾在80、90年代,在珠海新聞系教書。

據舊生所說,近年新聞系曾達收生高峰,在2012/13學年新生人數曾超過200人,但近年已急速下跌至2、30人,而最新今學年數字有傳是零人。惟政府以及校方一直未有公佈過去數年至今的新聞系實際收生人數,眾新聞分別向三間設有新聞系的自資院校,包括珠海學院、樹仁大學和恒生大學查詢收生數字,僅獲恒大回覆稱,傳播學院新學年合共收生約200人,珠海學院和樹仁大學則未有回覆,而樹仁大學早前回覆其他傳媒時指,新聞與傳播學系本學年取錄超過100名新生。

眾新聞綜合教育局和傳媒報道的資料,比較以下兩間設有新聞系的自資專上院校整體收生人數(只計算第一年級學士學位):

珠海學院過去數年收生一直下跌,相反恒生管理學院一直維持在1,400人的水平,在2018年10月升格大學後,2019/20學年更錄得近六成的升幅,收生高達2200多人。從以上數據反映,「零收生」未必與整體中學生人數下跌有關,眾新聞向珠海學院查詢收生下跌、甚至是「零收生」的原因,未獲回覆,但綜合多個消息人士和受訪者說法,歸納出以下四大原因:

一、院校染紅

珠海學院1947年在廣州,由陳濟棠、江茂森等國民黨人創立,原名為珠海大學,即使之後遷校至香港,仍保留濃厚的國民黨和台灣背景,但由2015年香港大學前副校長李焯芬上任校監一職,至2016年被傳媒披露有大陸資金海航集團入主,學校一洗中華民國色彩,校訓由「以建民國,以進大同」,改為「求智珠,通四海」,原有的「雙十節」學校假期被取消,難免令人質疑學校逐漸染紅。

更明顯的例子包括,近年媒體上多次出現不少親建制教職員發表爭議性言論。包括近期分別接受親建制媒體訪問時表示有需要監管本地網媒,更建議應進一步推行記者發牌制度的珠海學院新聞系專業應用教授關偉。關偉之前是無線電視新聞部總監,曾任新聞行政人員協會主席,2018年加入學院,主力教授「廣播新聞寫作及技巧」,2019年升任為文學院副院長。

除關偉之外,珠海學院一帶一路研究所所長陳文鴻去年7月接受訪問時,稱反修例是美國策動的顏色革命,指香港的示威者均是由美國培訓,直言「總之有美國嘅間諜就捉、美國CIA的線人就捉佢」;2016年至2019年任珠海學院商學院院長的何濼生,是建制派組織「幫港出聲」召集人之一,去年曾撰文批評學生的思想狹隘,越來越傾向蔑視文明價值和鼓吹仇恨。

而去年珠海學院舉行畢業典禮期間,有多名應屆畢業生要求校方就警方在8月5日深水埗清場期間,發射的催淚彈擊中一名在場拍攝的珠海學院學生頭部,予以譴責。當時畢業生要求與校長李焯芬對話,但李焯芬未有理會,最後從後門離開。相反,在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時任校長張忠柟卻現身佔領區,席地而坐與學生對話,甚少擺架子。張校長當年接受傳媒訪問時直言,自己也年輕過,理解學生的熱情,「只要他們心安理得便可」。

前校長張忠柟(左圖的男士)2014年在佔領區與學生席地而坐(蘋果日報照片);現任校長李焯芬(右圖)則迴避與學生直接對話。珠海學院Facebook
 

從校方態度、以至教職員的言論,可見染紅程度。有熟悉珠海校務的知情人士K(化名)認為,親建制人士多次以學校職銜在媒體上大放厥詞,在現時中學生政治氛圍「黃藍分明」的情況下,若有得揀,也未必會願意選擇「紅底」學校,校政管理層應當為此負責。

二、新聞系定位不清晰

「皇牌大系」逐漸沒落,未必是空穴來風,畢業珠海新傳系多年、現時任職傳媒高層的C先生,工作關係接觸到不少珠海學生,他認為珠海新聞系早年是以「Practical」(實用科)為主,但近十年卻改用「Research-oriented」(研究主導科)的方法教書,即變相由訓練學生從事記者,變成社會研究方向為主,再加上管理層對學校的管理不善,是珠海新聞系最大的死因,他直言「一個系爛咗,絕對唔係而家一時三刻做啲改變,啲學生就會即刻多番,而且學校管理亦都好有問題,冇長遠方向、冇魄力,我甚至覺得唔單止係新聞系出現問題,而係成間學校都出現問題。」

他又說,「新聞系係珠海嘅皇牌嚟,以前吸引係因為大家都知道行內好多師兄師姐,大家都知道呢間學校真係教到記者出嚟嘅,但無啦啦轉咗去做學術研究,難聽啲講句,珠海好多老師都冇做開研究啦,你點可能將個學系轉做研究方向啫,呢樣嘢咪多餘囉。」

2015年,有新傳系同學自發組織「珠海學院新傳政策關注小組」,並舉辦公投,要改革課程。照片來源:珠海學院新傳政策關注小組Facebook
 

直到2015年,終有新傳系同學自發組織「珠海學院新傳政策關注小組」,促請校方關注新傳系政策一直積存的問題,包括系方提供與新聞相關的實務科目嚴重不足、教學設施落後、行政透明度不足等問題,學生發起聯署以及要求與系方會面交代,事件曾一度鬧上各大報章。校方最終答允讓學生舉辦公投,以息民怨,而系方之後順應公投民意,始改革課程內容和架構,這一役反映珠海新傳系這個「皇牌大系」已大不如前。

一位就讀恒生大學新聞系一年級的鍾同學接受眾新聞訪問表示,她有意從事記者或主播工作,選科前只認識樹仁和恒大的新聞系,沒聽過珠海,她最後選擇恒大,是因為有朋友正在該校就讀,認為課程質素有保證,加上恒大商科有名氣,相信對修讀財經新聞等科目,有一定的幫助。

三、升格失敗

關於珠海升格大學,是一個談論多年卻一直只聞樓梯響的問題。早在2004年由「書院」改名為「學院」時,珠海已經計劃向政府爭取升格為大學。2007年,時任校長張忠柟曾向報章透露力爭明年(2008年)正名。

珠海學院2016年搬入屯門新校舍,樓面面積達32,000平方米,比舊校舍大上十幾倍,但學生人數近卻持續下降。
 

直到近年學院升格之路出現些微曙光,2016年5月,珠海學院時任校監李焯芬,曾宣布學院已向學術評審局申請展開院校評審,「有望」升格,他當時揚言兩年內會取得私立大學的名銜,同年搬入屯門青山灣的新校舍。但2018年5月,校方得知升格失敗,卻沒有向全體師生交代結果,學生僅從教職員口耳相傳之間得知消息。

據了解,學校主要在行政、學術層面「肥佬」。牽涉升格的院校評審機會難得,院校學生人數必須連續兩年達至《專上學院條例》中訂明的最低人數1,500人,面對近幾年收生數字不斷持續下跌,升格夢岌岌可危,當時校方多管齊下,包括向評審局提出上訴、聘請新校長和副校長等,務必在有限時間內挽救局面。

2017年,時任校長張忠柟計劃宣佈退休,校方隨即展開全球招聘校長,據了解,學院同年12月委託著名人力資源顧問公司ManpowerGroup集團旗下Experis,全球招聘新校長,短短一個月內接獲過百宗申請,經初步篩選後,約有一成至一成半合適人選,本應由校方組成的遴選委員會選出新一任校長,但最終在2018年7月,張忠柟正式退休時,卻由前校監李焯芬,出任臨時校長,校方未有透露為何招聘程序無疾而終。

雖然校長人選未有驚喜,但同年2018年,校方一口氣增加兩個副校長職位,包括由珠海學院理工學院院長升任副校長(行政)的李啟光,以及請來香港大學工程學院前副院長譚國煥,擔任珠海學院的副校長(學術)。兩人主要職責就是全力改革校政,務求為學校趕上「升格尾班車」。消息指,兩位副校上任後,對教職員要求嚴謹,工作量亦大增,老師也多了不少「paper work」。

然而,兩位副校長僅上任短短兩年,聯同2015年升任副校長的俞肇熊,三人在今年六月相繼離職,情況罕見。校方今年8月更新官網,顯示副校長(學術),由文學院前院長鄧昭祺擔任,他亦同時署理副校長(行政)和副校長(研究)兩職。消息人士認為,主力升格的兩名新副校長離職,相信是預視到學院短時間內未能符合到升格的標準,而且在疫情下新學年收生情況也會十分惡劣。

校方今年8月更新官網,顯示副校長(學術),由文學院前院長鄧昭祺擔任,他亦同時署理副校長(行政)和副校長(研究)兩職。
 

面對本地中學生源大減的情況下,私立院校的收生競爭較以往激烈,樹仁大學和恒生大學這兩間私立大學都設有新聞系,沒大學名銜的珠海學院相比之下,高下立分,本地生源被進一步「分薄」,知情人士慨嘆,當其他院校已「升格」至大學,未有「升格」的珠海學院「憑乜嘢叫人嚟讀?」。2017年畢業的珠海新傳系校友、現職《立場新聞》的Sam Choy,認同升格問題在今次收生情況完全反映出來,「我從來唔覺得珠海有「盛」的時候,咁多年來都係冇錢,搞到新校舍拖咗咁多年,一直以來都係處於「衰」的情況,連升大學嘅資格都多年達唔到,相反,恒管就可以好快有新校舍,升埋大學。」

四、疫情成最後一根稻草

武漢肺炎疫情自年初爆發,中港政府實施「封關」措施,一來校方無法北上宣傳及面試招生,二來,有報道指珠海早年已超收內地生,內地生在今個新學年無法來港,對於內地生佔不少比例的珠海學院,情況絕對是雪上加霜。消息指,學校本來已打算投放數百萬元作宣傳用途,當中更以內地生為重點宣傳,只可惜計劃因遇上疫情而泡湯。

Sam Choy曾在學校做過5年的粵語辯論隊隊員,他表示,近兩年都有聽聞粵辯隊難以招收新隊員,「一方面係珠海少人讀,另方面就算有人讀,都係大陸人,講普通話」。據他了解,「直頭想係學校搵一個講廣東話,然後叫佢入辯論隊都難,搞到近年(粵辯)校隊完全無法收生。」

即使如此,Sam Choy對新傳系今年「零收生」仍感到十分意外,「反映珠海無論係教學質素、師資、學校資源都已經被其他院校比下去,今年證明咗,係新生印象中,寧願讀其他,都唔會讀珠海。」

海航2018年已撤資 公司董事僅餘三人

「零收生」一事曝光後,外界憂慮珠海學院能否繼續營運下去。政府2014年推行「指定專業/界別課程資助計劃」,合資格的自資學士學位課程可獲政府資助,建築系是珠海學院近年在該計劃下灸手可熱的課程之一。眾新聞翻查資助計劃網站,發現學院近年推出的一個新課程──傳播及跨媒體(榮譽)文學士(JCC),今學年正式被納入計劃中。據了解,該課程今年破紀錄收到雙位數字的新生,校方日後或將重點放在JCC,而非JCM (新聞及傳播)。

另外有報道指,2016年珠海獲中資海航集團注資上億元,而當年的校董會成員更多達18人,當中不少人是海航集團或內地政協背景,其雄厚資金來源可供長遠發展。但事實上,根據公司查冊資料,持有珠海學院100%股權的「香港珠海教育基金有限公司」,當中海航集團前副董事長逯鷹(Lu Ying)、海航經濟研究院院長苗維勝(Miao Weisheng)、海航集團執行董事李曉明(Li XiaMing)、海航集團副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郭可(Guo Ke)、海航集團副總裁陳超(Chen Chao)等人,分別已在2018年和2020年先後撤出珠海,不再擔任董事,如今只剩3名董事的名字,分別是江茂森的長子江可伯、聯合出版集團首任董事長李祖澤和現任校長李焯芬。而珠學學院的校網,校董會最新成員名單亦顯示,海航系人馬已榜上無名,江可伯則擔任校董會主席,僅餘11名校董。

根據公司查冊資料,「香港珠海教育基金有限公司」,有7人先後在2018年和2020年離任,如今只剩3名董事,分別是江可伯、李祖澤和李焯芬。

知情人士K估計,如今只剩下江氏家族的江可伯在勉強支撐學院運作,江可伯現年94歲,後繼是否有人接手校務,情況令人關注。

教育局:已向珠海學院了解收生情況

眾新聞嘗試邀約學系系主任黃俊東接受訪問,黃回覆時表明不受訪,他形容這個課題已經很多「抄作(炒作)」,不願多談,又指「學校亦唔想學系再多講」,但之後補充說:「學校從來都無俾壓力學系不要出聲,我做傳媒這麼多年,亦從來無老闆叫我甚麼可以講或不可以講。只是唔想講就唔講。」眾新聞又向多名現職和已離職的新聞系老師查詢,均表示不願評論事件。

學院早前回覆其他傳媒查詢時,僅指因疫情關係及中六文憑試考生數目持續下降,導致新聞及傳播系今年收生未如理想,正積極檢討並審視課程,以作革新。又指,新近推出的碩士課程收生反應超乎理想,未來發展方針將「比較着重開辦更多碩士課程」。

根據自資專上教育委員會,自資專上教育專責小組於2018年12月發表的檢討報告,報告曾列出取消院校註冊的機制,指出「收生人數持續並遠低於院校目標」,可視作取消註冊的考慮因素之一。而政府去年己全面接納檢討報告。教育局回覆查詢時稱,自資專上院校在行政方面享有高度自主,並以自負盈虧方式,按其辦學目標及理念營運。教育局不時與自資專上院校就其未來發展作出交流,並積極跟進自資專上教育專責小組2018年12月提交的檢討報告中作出的建議,包括協助促進院校之間在定位及開辦課程方面的策略性協調,促進自資界別健康及可持續發展。政府亦多次提醒院校因應中學畢業生人數持續下降,而應在質和量兩方面加以鞏固。

教育局又稱,已向珠海學院了解其2020/21學年的收生情況。政府會繼續和院校保持溝通,並會在有需要時與個別院校就特定事宜作進一步聯繫。局方指,政府正積極跟進專責小組就《專上學院條例》(第320章)作出全面檢討及修訂的建議,當中包括有關撤消院校註冊的機制,以促進自資專上界別的可持續發展。教育局已展開有關修例工作,並已就修例的初步建議諮詢自資專上教育委員會及主要業界持份者。政府會因應收到的意見,檢視有關的修例建議,並在稍後時間諮詢公眾。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