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珠海學院新聞系零收生(二)】學生報內容沒任何「反送中」報道 「電競」成頭版新聞


【前言:有傳媒上月報道珠海學院新聞及傳播學系課程「零收生」,我們兩名記者對報道不感到意外,皆因我們同樣出身於珠海,是新傳系舊生,比外界對於學校有更深刻感受,並深信「零收生」背後必有更深層次的原因,值得探討剖析讓公眾了解,不應視之為「炒作」。對於一般讀者,這是個校政問題;之於我們,是對母校的一份情。】

珠海學院新傳系今年傳出「零收生」之際,眾新聞發現,去年年底,各大專院校出版學生報均有內容與《逃犯條例》修訂風波有關,惟珠海學院新傳學系去年12月,由學生出版的一份學生報《珠海新聞》(簡稱《珠新》),當中十版內容均沒有觸及「反修例事件」,反以「電競」作為頭版新聞,而去年12月正值反修例運動白熱化階段,新聞鋪天蓋地而來,為何珠海新傳系會在這場運動的報道中缺席?

眾新聞同時向該系學生和系方了解過,他們各有各說法。

現正就讀該校新傳系四年級的J同學(化名)表示,去年修讀有關科目時,香港正捲入反修例浪潮,他說教授該科目的老師在課程初期,已表明「不得選擇與『反修例』相關的新聞題材,作為《珠新》的題目」,他又引述老師曾解釋,相關題材氾濫及有一定難度,不適宜由學生負責,又透露與學校立場有衝突,故不允許新傳系的學生在《珠新》中以反修例作取材報道。

學系回應查詢時表示,從沒有不允許學生做反修例事件報道,也沒有說過相關題材氾濫、與學校立場有衝突的言論。學系解釋,《珠新》的課程設計有制肘,出版需時,以去年為例,同學由9月起便要構思及設訂題目,但出版日期在12月,「較難做一些有時事性的新聞」,曾有同學提出反修例事件作為題材,但最終自行撤回。

有珠海學院新傳系學生向眾新聞表示,上學年曾修讀必修科「跨媒體出版實務(一)」及「跨媒體出版實務(二)」,在課程中學習如何設計及出版《珠海新聞》學生報,由選題、採訪、寫作、拍攝、排版,以及印刷,由學生「一腳踢」,並由老師從旁指導。

另一位修讀該科的R同學(化名)認為學系的做法,大大減低了珠海新聞系學生與其他大專院校的新聞系學生的競爭力,「當人哋間間新聞系嘅學生,都已經好貼地咁做緊香港嘅新聞,我哋就偏偏要避開呢一啲話題,格硬去搵其他題目做,我覺得好離地囉。加上上年嘅採訪經驗唔係話年年都有,其實咁樣係阻止我哋去採訪,對我哋嚟講係好唔公平」。受訪的兩名新傳系同學均批評,學校令到他們未能採訪到自己真正想採訪的新聞,又指「反送中運動」屬香港歷史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遺憾學校未能讓他們對此作出報道,親眼見證歷史性的事件。

但學系就解釋,反修例事件相關題目,其他人已經做了很多,曾要求同學提出新角度。「只係會問佢哋,其他人已經做咗好多,依家你想做邊個point?」加上《珠新》的課程設計,由定題到出版是横跨三個月時間,新聞要符合時效性,「你今天諗呢個題目,apply落12月唔會out-dated,沒問題你可以做。」

記者翻查去年12月其他大專院校新聞系刊物內容,包括香港中文大學的《大學線》、香港浸會大學的《浸報》,以及香港樹仁大學的《仁聞報》,均有與《逃犯條例》修訂風波相關的內容;相反,受訪者向眾新聞提供他們於2019年12月10日出版、新49期的《珠海新聞》,當中十版內容,均與「反修例事件」無關,反以「電競」作為頭版新聞。

去年12月這期的《珠海新聞》,以「電競」作為頭版。受訪者提供
 

除了平面報紙,根據新聞系管理網站《珠時網》,網站中只有三段影片報道與反修例運動有關,包括「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首次社區對話」、「學生無懼《禁蒙面法》 自發戴口罩上學」;當中「交通燈未修復 人車爭路驚險」一片講及去年10月20日旺角遊行,交通燈被示威者破壞後,現場交通混亂情況。

值得注意的是,在持續一年多的反修例運動中,先不論新聞系與否,各大專院校的學生會或學生報,均有派學生採訪,更有院校學生媒體多次拍到獨家新聞片段,被主流媒體廣泛採用,例如去年10月1日荃灣實彈撃中示威者。惟珠海學院學生會編委會因無人競選下斷莊,加上學生在課程上甚少觸及相關議題,難以令外人透過學生的作品認識珠海,或對該學校新聞系感興趣。

 

學校邀舊生拍宣傳片 《立場》記者片段被下架

另外,珠海學院新聞系今年四月曾邀請八位現職不同新聞機構的畢業生,每人拍攝一段20-30秒長度的短片,用作學系宣傳招生用。不過,珠海學院新聞及傳播學系專業應用教授關偉9月接受傳媒訪問時建議,政府應向記者發牌以證實身分,此言論一出,不少有份參與拍攝宣傳片的舊生對此非常反感,有舊生更直言「唔想誤人子弟!」,及後所有舊生均逐一要求校方將該宣傳影片下架。

關偉上月惹火言論一出後,所有舊生均逐一要求校方將自己幫校方拍攝的宣傳影片下架。    

現職《立場新聞》記者Sam Choy,是其中一名有份拍攝宣傳片的舊生,早在眾舊生要求片段下架前,他表示,有關他自己的部分早已被校方抽起,原因是他在宣傳片中,曾提及記者面對的「警暴」情況。有消息人士透露,校方對Sam Choy的部分大感不滿,而下決定抽走有關片段,正正就是兼任文學院副院長的關偉。眾新聞節錄Sam Choy被下架的說話內容:

今時今日做記者,除咗要文筆好、有新聞觸覺,仲要隨時隨地係衝突場面底下,冒住被警察打、食催淚彈,同埋食胡椒噴霧嘅風險下,去做直播,為嘅就係將最真實嘅場面帶俾觀眾。歡迎你一齊加入傳媒行業,一齊去捍衛新聞自由,公義,法治。

San Choy接受眾新聞訪問時表示,對事件感到非常無奈,他認為珠海學院經常以香港辦學歷史最悠久的私立大專院校自居,並且作為孕育新聞人材的搖籃,面對大是大非時卻如此自我審查,「實在係講唔過去」。但他認為校方下架的做法是意料之內,「由佢以前係國民黨學校,到之後間學校有中資染紅,甚至連學校校訓都可以改埋,就知道間學校已經係要事事符合中共、港府等各方面既立場。咁學校可能覺得立場新聞「黃」,或者覺得我言論係「黃」,然後係就自我審查刪除我拍既片,老實講又唔太出奇。」

他又指自己是刻意在片段中提及有機會「被警察打、食催淚彈,同埋食胡椒噴霧」,因為這正是前線記者現時採訪要面對的「事實」,他只不過是親自口述自己的親身經歷,並沒有中傷警方的意思,他又直言:「我唔想我嘅師弟師妹,充滿幻想咁入嚟呢一行,然後先發現『咦,原來唔係咁嘅?』我覺得有啲事實要講番出嚟囉」。

眾新聞向新傳系系主任查詢宣傳片被下架一事,訊息顯示已讀不回,未獲回應。

學生被爆頭 校方沒譴責警暴

除了學系內部,校方的公關手法亦被舊生批評。去年8月5日,網民發起大三罷,當時新傳系三年級學生黎家威,為「采風電影」兼職攝影師,當時正為公司拍攝紀錄片,他當晚在深水埗遭警方發射的催淚彈射中頭部,即時「爆缸」滿頭鮮血,被送院救治,需做手術縫針,經診斷後確認左眼角會留下2至3厘米永久傷痕。

黎家威當時是珠海學院的新傳系學生,同時亦是「采風電影」的兼職攝影師。8月5日警方在驅散行動期間,他正在拍攝紀錄片,被其中一枚催淚彈擊中臉部,血流披面。 資料圖片
 

「采風電影」在事發後,立即在Facebook發聲明譴責警方,批評是「以執法為名濫用武力,傷害傳媒工作者,壓制市民知情權,罔顧法紀。」;但珠海校方事隔了三天,才正式發出公開信回應事件,但全文沒有提及警暴,僅表示黎家威在鏡頭前血流披面的畫面令全城觸動,學院教職員、學生,以至校友亦極度關注及痛心;會為同學作心理輔導和法律支援。文中只呼籲各界尊重新聞及採訪自由,提醒學生不論進行實習採訪或參與社會運動時,亦應時刻注意自身安全,一旦發生事故可隨時與校方聯繫。

珠海學院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曾於去年9月在學校發起集會,時任副校長(學術)譚國煥就校方會否譴責警方作出回應指,因事發時不在場,沒有足夠資料支持是否譴責某一方。珠海學生會Facebook直播截圖
 

不少珠海學生及舊生均對校方的公開信非常反感,他們在相關貼文下留言均炮轟校方態度冷漠,又指校方的公開信中,連一句譴責警方濫用暴力的意思也沒有,認為校方不重視、不關心學生安危。珠海學院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曾於去年9月在學校發起集會,並與兩位珠海副校長對話,時任副校長(學術)譚國煥曾就校方會否譴責警方作出回應指,因事發時不在場,沒有足夠資料支持是否譴責某一方,所以拒絕作出評論。涉事的受傷學生黎家威亦表示,完全不接受校方回應。 

珠海學院本來打算自今個學年起,革新新聞系,並以「新聞及傳播學系改革課程更貼地」做主題,邀請到幾位「星級校友」回母校授課,包括無綫新聞前體育記者伍家謙、無綫新聞前總主播張文采、電視節目主持陳約臨及蘋果動新聞總新聞主任李家聰。

伍家謙向眾新聞表示,他所任教的「體育新聞報導及製作」將於下個學期才會開課,暫時未知道學生的人數以及會以什麼形式上課。對於珠海新傳系今年收不到新生,伍家謙認為疫情是最大的影響,因為珠海學院近年的收生政策都是以內地生作主力目標,所以今年因疫情而收不到內地學生,相信對學校是頗大的打擊;至於任教「進階應用新聞學」的李家聰表示,他是受到關偉的邀請,回校協助重振新聞系名聲,又提到就算珠海新聞系今年零收生,仍然不會影響到他們改革新聞系的理念,只昐望疫情盡快過去,可以進行面授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