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多謝律師!拍手聲不絕】人生停擺、擱置結婚、擔心愛貓 暴動罪不成的悲喜人生


裁決前一刻,有人喊累、有人覺得沉重、有人作了最壞打算:坐監六年。大多人昨晚和家人吃了一頓飯,其實只不過是很普通的家常便飯,但意義卻不同。不知家中愛貓的生命力是否頑強,能否等我出來?

他們經歷被帶到新屋嶺拘留的遭遇、過去一年人生規劃的停擺、情侶間擱置結婚的想法,帶著不捨的擁抱、紅了的眼睛、低聲的禱告,步入法庭,換來最激動的一刻:全部罪名不成立。纏繞超過一年、歷時半個月審訊,最終全部脫罪,法庭內全場鼓掌,人們激動得哭出來。

「多謝你們!多謝律師!多謝律師團隊!」此起彼落的感謝聲、連綿不絕的拍手聲,響遍灣仔區域法院大樓外,場面感人。他們多謝的,是守護公義的人權律師。

由悲到喜,人生本就如此,行到終點便是贏。

周六的早上,天色陰沉多雲,帶著一點未知的感覺。

不計早前表證不成立的陳虹秀,其餘七名被告分別為23 歲的余德穎、22歲的賴姵岐、27歲的鍾嘉能、23歲的龔梓舜、20歲的簡家康、24歲的莫嘉晴、25歲的梁雁彬。說到底,都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

上庭前,記者問了幾名被告,來到這刻的感覺,昨晚做了甚麼?阿穎說,今天剛好是案發當日的一年零兩個月,其實很沉重,昨晚和家人食飯,也瞓不著。雖然今次自己「中招」,但想起大家其實都是命運共同體,各自有不同要承受的事,對於自己的遭遇,有時也會覺得「唔使睇得咁重」。不過,他還是紅了眼睛走入法庭。

姵岐說,律師告訴她,罪成的話,最壞準備有機會要入獄六年,昨晚和家人食飯,今日家人也有到場。看著之前的她,還未十分準備好,今天再問她有充足心理準備了?她堅定地點頭說:「有。」阿能說自己尚算平靜,阿舜就一句說累,阿彬則與友人相擁不放手,記者沒有上前過問。

「全部被告未能在毫無疑點下定罪,全部罪名不成立。」宣判一刻,庭內眾人激動狂喜,有人拍手、有人叫出來、犯人欄的他們與旁聽席的友人激動對望。終於,如釋重負。

因為過去一年,踏進太多囚室,奔向自由的一步,激動只因經歷太多。「當時隔著旅遊巴望入去,有一重很厚的鐵絲網,前面有一排15至20名警員,一直望著我們的車。牆璧最上只有兩個正方形小窗,把光線射進來。唯一的燈是露營燈,警員有需要才會開。你去過新屋嶺,就會發現原來真的如傳聞般差勁。」案中部分被告曾被帶到新屋嶺拘留,再走到法庭犯人欄上。

不少公眾特意旁聽,知道罪名不成立後,興奮程度不比家屬低,散庭後仍未離開,繼續為同路人打氣。

「你叫咩名啊?」

「莫嘉晴」

「咩名啊?咩名啊?」

「莫嘉晴」

「哦,莫嘉琪!」

「我叫嘉晴啊……」

在漫長的審訊過程,其中一條呈堂片段顯示被告被捕當時的情況,有途人問被告的姓名、電話等個人資料,卻一直聽錯和叫錯被告的姓名,令片中的被告不禁喪氣地說:「我叫嘉晴啊……」每當庭上播出這片段時,一眾在犯人欄的他們也忍不住笑,一些真摯的童真換走了庭上一些死氣瀰漫的沉重。

亂世情侶——德穎和嘉晴。

八名被告當中,有一對亂世情侶——德穎和嘉晴。裁決前一晚,他們說睡不著,最牽掛、最擔心家中的愛貓,不知道牠的生命力有沒有那麼頑強?因為他們不認罪,如果罪成,不能扣減三分一刑期,一坐就可能要六至七年。散庭後最做的,第一時間想起要餵貓。

二人拍拖八年,自從被捕後,令他們的人生規劃停擺。嘉晴坦言,以前曾想過結婚,結束愛情長跑,這段日子身邊都有好友結婚,目睹別人步入人生另一階段,卻令她反思自己的處境,明白這一刻自己一定不會結婚,「若然我們結婚後要分開好多年,咁結嚟為咩?」正如她想要新推出的iPhone手機,但未知裁決都不會買,要不然「用得幾個月又無謂。」小至一部手機,大至終身幸福,停擺了就是停擺了。

他們的案件算是去年反修例運動涉及暴動控罪,較早審訊的案件。其實他們很擔心,一旦罪成會成為很壞先例,影響日後其他同類型案件。「呢條路有人離開緊,但仲有好多人堅持緊。」嘉晴最希望大家:「不要輸給恐懼。」

由以往舉旗舉標語,到今日連舉白紙都不能。她說,這一年,世界變得太快了。不只他們的經歷,還包括整個香港。

法官裁定罪名不成立,還自己一個清白之身,對於警方的供詞,他們說:「只有我們知道真與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