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馬六甲困境


泰國政局動盪之際,在朋友手機群組看到一段訊息,指泰國政局動盪,是因為泰國政府計劃在克拉(Kra)地峽開鑿運河,一旦通行之後,船隻就無需要經馬六甲海峽, 美國便失去了切斷中國海上生命線的優勢,所以一定要把泰國政府搞垮,看了訊息的反應是一笑。

馬六甲航道,是馬來亞半島與印尼蘇門答臘島之間的水道,全長約1000公里,闊度370至37公里,每年約有五萬艘大型商船通行,可說是往來印度洋和太平洋之間的要道。說馬六甲海峽是中國的海上生命線並不誇張,單以「經濟血液」石油作說明,2019年中國的石油輸入五億零六百萬噸石油(一噸石油相等於7.44桶),石油對外依賴程度,已經達到72%,輸入的石油之中,以海路運輸為主,其中自非洲、中東輸入的石油,佔全國石油入口量七成,都要經過馬六甲海峽,因此中國所消耗的石油之中,有一半要經過馬六甲海峽輸入,假如爆發軍事衝突,美國切斷馬六甲航道,衝擊不堪設想,現在可能還要加上印度的威脅,印度已經積極在位於馬六甲航道入口要衝位置的安達曼群島作軍事部署。

克拉地峽運河又是甚麼一回事?展開地圖便可以看到,泰國最南部有一條狹長的陸地,其中最窄之處就是克拉地區,多年來一直有人研究,在這個地區開鑿一條長102公里的運河, 貫穿克拉地峽,船隻就無需再經過馬六甲海峽,也可以進入南中國海,縮短1200公里的航程。克拉地峽運河討論已經有很多年,只聽樓梯響,不見人下來,主要原因是經濟考慮(通過費及經濟效益比對工程和營運開支),也有泰國本身的政治考慮(南部是有離心傾向的伊斯蘭教信眾聚居的府份),說美國想維持扼制馬六甲航道,因此要搞垮計劃興建克拉運河的泰國政府,就實在是欠缺軍事知識但具有想像力的人提出的理論。

此說不成立的邏輯很簡單,如果美國的軍事實力足以切斷馬六甲航道,以同樣的軍事實力 ,封鎖克拉運河及運河河口水域,更加綽綽有餘。首先,馬六甲海峽最窄之處也有37公里闊,克拉運河規劃中的闊度,也只是400公尺,只需要出動戰機,把一艘大型船隻炸沉在運河之中,就已經可以把運河封鎖幾個月,比封鎖海峽更加省事,用特種部隊炸船,更有機會不留痕跡,再不然又可以在運河兩邊出入口航道布水雷,都是輕而易舉,又何需擔憂克拉運河通航後,會失去扼制海上航道的機會?

馬六甲海峽目前的海上交通非常繁忙。照片來源:maritimegateway.com

為解決馬六甲困境,也有人提出其他繞行方案。主要的方案有三個:

第一,在緬甸興建港口,讓石油在緬甸卸下之後,用輸油管直通雲南,但基於同樣道理,封鎖港口比封鎖海峽更容易,而數千公里的油管,根本不可能妥善防守,只需要十個八個突擊隊,就可以在管線沿途某處,炸斷油管,炸毀泵房等等。

第二,在巴基斯坦瓜達爾港,興建石油卸貨設施,從陸路接通新彊,就可以避免經過馬六甲海峽,從戰略角度看,這個也不是好方案。因為港口始終容易封鎖,而且陸路運輸與海路比較,效率遠遠不及,一首VLCC級油輪,便可以裝載三十萬噸石油,ULCC級更達五十萬噸,要用多少列火車才達到這種運輸量?而且任何陸路,都要經過巴基斯坦崇山峻嶺地段,各處橋樑、隧道,又是很容易被炸毀,難以在每一段路都守得週全。

第三個方案是北極航道,由於全球暖化,北極冰冠大幅縮小,因此形成了一條從亞洲通往歐洲的北極航快捷航道,比經過行經印度洋、蘇彝士運河、地中海到達歐洲,可以節省一萬公里行程,但問題是中東石油繞道去北極,這個優勢就大大縮減,而且北極航道也只在夏天能開放。

簡單地說,這三個繞過馬六甲海峽的方案,從軍事角度看,作用都值得懷疑。

如何突破馬六甲困境?其實方案不多,一是耗費鉅資,建立龐大海空軍力,在戰爭時實行武力護航,二是減少對進口石油和其他商品、原材料的依賴,三是建立戰略石油儲備,應對航道封鎖,受惠於油價低企,這方面的工作近年肯定大有進展,但事關機密,難以知道確切數字。(不過囤儲石油相對容易,確保能安全運用是另一個大問題。)當然,最上策是維持一個和平的國際環境,奈何這不是單方面決定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