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傾力遏制議會內、校園內、街頭上的抗議聲音


過去一周,較矚目的政治新聞有數則,其一是「學生動源」前召集人鍾翰林欲往美國領事館尋求政治庇護,被國安處人員攔截、拘捕及檢控;其二是香港大學校委會通過任命兩名清華大學出身、留美歸來的學者做副校長,協助背景相若的校長張翔,特首又任命同樣具海歸背景的李小加當校委,令港大管理層迅速「海歸化」。

此外,831暴動案審結,全部被告罪名不成立,律政司已表明就社工陳虹秀表證不成立會上訴,就其他被告脫罪會否上訴則仍在考慮。警方拘捕多名現任及前任泛民立法會議員,指他們今年5月8日參與內會會議時,涉嫌觸犯「藐視」及「干預立法會人員」罪,當日泛民議員只是舉牌及口頭抗議,沒有武力衝擊。

這幾則新聞有共通之處,就是特區政府與執法部門正循多個方面收緊羅網,加強管制,傾力遏制在議會內、在校園內、在街頭上的抗議聲音。

港大近年的人事變化是一個樣板,從委任內地出身留美歸來的學者張翔當校長,代替來自英國受壓離任的馬斐森,到委任政協委員、前教統局長李國章當校委會主席,代替出身港大的梁智鴻,由李國章聯同港府委任的校委,否決遴選委員會已推薦的前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當副校長,到委任多兩位與張翔背景相若的內地留美學者當副校長,令整個港大管理層被俗稱海歸派的內地學者把持,國際及本地色彩銳減,加上委任同具海歸背景的港交所卸任總裁李小加當校委,成為接替明年任滿的李國章的大熱人選,這一連串的人事任命,清晰向外界傳達了政府的意圖,就是由內地精英接管港大。

全面接管港大人事任免權的部署,並不限於校長、副校長和校委會的層面,校委會近日正討論修訂各學院院長的任命安排,削弱教師及學生選舉出來的代表在遴選過程的地位,變成純諮詢角色,加強大學正副校長的話事權,而院長任期也由原來可做兩任合共10年變成最多5年,加快人事更換。這些修訂實施後,各學院的高度自主傳統將一去不返,變成聽命中央行政指令的部門、單位。

這一連串的人事任命,清晰向外界傳達了政府的意圖,就是由內地精英接管港大。

當親政府學者全面掌控大學的人事任免權力,要清洗不聽話的學者就易如反掌。事實上,近兩年已有多位對公共事務積極發言、被政府視為眼中釘的學者,如港大戴耀廷、浸大邵家臻、嶺大葉蔭聰,還有多位知名度較低的學者,因各種原因被解僱或不獲續約,雖有良好的教學評價或充足的學術出版,亦難逃被清洗的厄運,政治學、社會學及本土文化研究等學科,逐漸變成大學學界的高危科目。

鍾翰林及其他前學生動源核心成員,被指7月國安法實施後仍在網上發布主張港獨的言論,被警方以違反國安法的分裂國家罪拘捕,保釋期間企圖進入美國領事館尋求政治庇護,鍾翰林在使館附近被監視人員截獲,另有4名並非學生動源成員的人士曾進入使館尋求庇護但被拒。鍾翰林及其他前成員正面對多項刑事指控,鍾的案件明年1月審訊。香港的美國領使館不批准政治庇護,並不令人意外,即使當年薄熙來貼身下屬王立軍闖入成都美國領使館,美國駐華大使認為極具情報價值應予庇護,美國國務院也沒有批准庇護,與北京協商後將王立軍交由北京指派的國安人員接走,試問幾個香港學生又怎能促使美國打破外交慣例,在駐地使館收留當地的逃亡異見人士?美國如果這樣做,中國就有藉口關閉美國駐港領事館,這對仍然留港的美國企業及美國公民將會是沉重打擊。

這些年輕人找不到逃生辦法,才會挺而走險闖進領館,取笑他們年輕無知的人,當然不會理解他們心底的絕望無助。

除了尋求使館庇護,懼怕受國安法檢控的年輕人只好「著草」,即偷渡到海外,例如台灣或菲律賓,再轉往美國或德國尋求庇護,但經過12港人在海上被截獲送中後,偷渡成了高風險之路,這些年輕人找不到逃生辦法,才會挺而走險闖進領館,取笑他們年輕無知的人,當然不會理解他們心底的絕望無助。他們犯了什麼罪?就是在網上講了香港要獨立建國的話,成年人覺得完全不切實際絕無可能的話,卻為此面對漫長的刑事審訊和可能長達十年的監禁。其他年輕人看到鍾和其他人的遭遇,會因此變得愛國嗎?當然不會,香港年輕一代學會的是設法離開,如果留下來,便設法隱瞞自己的政治想法,做一個雙面人。鍾翰林的悲劇,其實在折射香港年輕一代的悲劇。

陳虹秀在混亂街頭不斷呼籲警察克制,沒有任何暴力舉動,卻被控暴動罪,主審法官裁定表證不成立當庭釋放,律政司長去信法庭說受屈,聲言一定上訴,其餘七名被告表證成立,但有合理疑點獲脫罪,因警方無確切證據指他們有暴力行為,只有證據他們穿黑衣及驚慌逃跑,且有證據顯示,警員把一名案中被告打至頭破血流,但上庭時拒絕承認,變成不可靠證人,律政司很可能也會上訴。這樣子的上訴,已經不是基於上訴的勝算,而是一種政治姿態,就是政府會用盡檢控資源,對社運案被告人緊咬不放,一直告到底,藉此警嚇同類案件的被告人,若無足夠資源打許多年官司,就早些乖乖認罪認命。

律政司長鄭若驊已完全無視議會傳統,不擇手段不顧觀瞻,濫用檢控權來對付異己,泛民議員面對的法律打壓,標誌著香港法治的急速衰落。

同樣,泛民立法會議員如果用武力衝擊建制議員或立法會保安,固然報警辦理,拘捕檢控,若定罪便發動譴責罷免,最新發展是,即使沒使用武力,也交警方辦理,設法安一個罪名,原來控告旁聽者藐視或阻撓議員議事的法規,倒過來用作檢控在野黨派不服從建制派的武器,是否告得入只屬次要,關鍵是先下手為強,明明是李慧琼因競選續任內會主席失去主持內會會議權力,當李慧琼強佔主席枱召開會議,泛民議員舉牌抗議,張超雄持續說李慧琼你越權,就這樣的平和舉措,也要被檢控,可見律政司長鄭若驊已完全無視議會傳統,不擇手段不顧觀瞻,濫用檢控權來對付異己,泛民議員面對的法律打壓,標誌著香港法治的急速衰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