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拘捕鏗鏘集編導】公眾登記冊續收緊 查冊恐變入冊 前資深記者斥阻追查真相


香港電台《鏗鏘集》編導蔡玉玲因以車牌查冊追查去年元朗7.21事件中涉嫌接載白衣人的車輛,卻遭警方以違反《道路交通條例》中作虛假陳述被捕。目前多個公眾資料登記冊中並無容許新聞及報道為目的查冊,政府多個部門近十年以防資料濫用為由提出收緊查冊,卻始終未切實便利記者查冊,今次更可能因追查真相「查冊變入冊」。

有前資深偵查記者批評,警方今次立下嚴重的先例,不利日後傳媒尋找真相及監督公權力。

今次涉案的《道路交通條例》下申請表格中提及,車牌登記「應用作交通及運輸事宜有關的事務」,英文版本卻進一步列明「only be used」(只能)用作運輸及交通事務,在申請表格中只能選擇因為進行法律程序、買賣車輛,及其他有關交通及運輸的事宜而申請查冊,並無具體容許或排拒新聞目的查冊。

政府2012年提出收緊公司註冊登記查冊安排,其後因為傳媒反對擱置。公司註冊處圖片

根據《道路交通條例》第111條,如果為取得車輛登記證明書而提供虛假陳述,可判處罰款5000元及監禁6個月。查冊條款中同時提及,使用資料要符合《個人資料(私隱)條例》,但私隱條例第61條本身豁免新聞活動,只要證明從事新聞活動(news activity)及符合公眾利益,可不受資料使用的第三原則規管,換言之可無需當事人同意下,改變個人資料的用途及對外方法。

政府多個部門近十年都提出收緊公眾資料登記冊。今次導致蔡玉玲被捕的車牌登記查冊亦不例外。

運輸署在2003年以行政措施方式,在車牌查冊申請表格中只能用於交通及運輸事宜,並列出申請車牌登記目的,確認虛假陳述屬違法。在《道路交通(車輛登記及領牌)規例》第4條列明,如果運輸署署長信納申請人「有好的理由」需要登記詳情及披露符合公眾利益,更可免受車輛登記冊的查冊費用。

在2011年,運房局提出諮詢文件,提出收緊車牌登記查冊程序,建議修例列明只能車主本人或授權人,或者聲明因為保險索償、賠償、移除車輛、追討費用、法律程序及召回車輛等六種情況下,運輸署署長才會發放登記車主資料。

運輸署當時在提交立法會的文件中,透露2010年5萬400張車輛登記證明書中,44%沒有註明用途,當中近七成是物業代理公司,約兩成半是傳媒或新聞機構。以當年數字推算,2010年向傳媒或新聞機構發出5525張證明書,佔發出的總數大約一成。運輸署當時並無提及,傳媒或新聞機構進行車輛查冊是否影響車主私隱。

不過,建議當時並無引起特別大關注,有參與當時修例工作的人士稱,無印象當時有否討論過對記者工作的影響。

2012年底,政府提出修訂《公司條例》,限制公眾查冊不能查到公司董事完整身分證號碼及住宅地址,引起新聞界強烈反彈,最終方案。事件疑似牽連車牌查冊登記,在2013年2月,運房局回覆立法會說會調整方案,其後未進一步提出修例建議。

在2016年,公司註冊處新增要求要求公眾查冊時申報目的,包括只能就相關公司及財產等,與公司、董事及臨時清盤人等「往來」,其後再新增不同公司、基金或授權代表往來,但始終無新增傳媒採訪。聲明要求查冊列明,「查冊所得的個人資料只能作本人所聲明的用途」。

在反送中運動期間,警員及示威者遭「起底」。《明報》去年10月報道,警方希望不同政府部門檢討資料登記冊會否成為「起底」渠道,當時曾要求運輸署可選擇警員可選擇退出(opt out)車牌登記冊。

在去年底,運輸署修改車牌查冊登記表達,包括將申請車牌登記用途的「其他」一選項,收窄至「其他有關交通及運輸的事宜」。同時並以粗體,再要求申請人聲明查冊資料只會用在交通及運輸有關事務上。

運輸署去年10月19日修改車牌查冊申請表格登記,上圖是原有邊個,下圖「其他」選項改為「其他有關交通及運輸的事宜」。
運輸署去年10月19日修改車牌查冊申請表格登記,下圖是去年10月19日後新表格,顯示再額外加入聲明及放大了的字體,要求申請人聲明透過查冊獲得個人資料是用作交通與運輸事宜的事物。

除了法庭因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入稟禁制披露選民登記冊,入境處同期亦收緊出生及婚姻登記查冊,公眾必須有當事人授權才能索取資料。眾新聞記者早在去年10月底,目擊入境處在無貼出任何新的通知下,已開始查詢提出婚姻登記查冊的申請人的申請目的。

記者當時以一般市民身分查詢一個政府官員配偶身分,入境處職員當時承認在無公告下改變處理出生及婚姻登記政策:「唔係話無同意書就一定唔同你做,但都想理解你查冊目的係點……(有機會唔批?)我哋審視咗先,點發放都要審視先,依家答你唔實。」經四個月後,入境處說未能提供申請目的,而拒絕記者申請。

曾任職多個傳媒機構的前資深偵查記者蔡傳威表示,記者從來都是因為公眾利益及公眾知情權進行查冊,但公眾登記冊中根本沒有提供選項,「過去點解ok?是因為相信執法機構唔會郁(傳媒),會基本尊重新聞自由、尊重公眾知情權」。他表示,公司查冊多年前加入查冊目的,明顯是要引入關卡,做法與公開透明的社會背道而馳。

他憂慮,今次記者查冊被捕先例一開造成寒蟬效應:「這是一個好嚴重的先例,警方打開這個缺口,我覺得是新聞自由和公眾利益很大的衝擊。這肯定不利傳媒報道、尋找真相、監督公權力,好明顯政府是針對港台,不想見到7.21這類針對警方的報道,打壓查真相的記者。」

蔡補充,差車牌未必是調查報道最關鍵,但往往是切入點,例如在街上見到目標或嫌疑人物,「由車牌開始去查,會見到車輛登記資料及車主及申報資料,有助進一步鎖定或者相關公司」。

有不願具名的資深法律界人士認為,當局可能過分狹窄詮釋條例,因為《鏗鏘集》作為新聞報道及合乎公眾利益,可在普通法層面爭辯有言論及資訊自由權利。「運輸署的表格中聲明的寫法,不代表其他方法一定是違法,只是可由運輸署去處理,有些公眾利益及新聞報道等豁免,都可以放落去平衡。」該法律界人士說。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