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北區90後組隊辦社區報 化身流動連儂牆 創立人:望增區內街坊本土意識


經過反送中運動的洗禮,過去一年香港各區的社區報逐一湧現,而北區一群九十後青年自費出版的社區報《邊境》,最近亦正式面世。由尋找議題、資料搜集、採訪拍攝、後期製作、校對到出版印刷,都由他們一手包辦。總編輯及發起人廖宇行(阿蛋)表示,隨着國安法的出現,市民派發或張貼文宣的風險也越來越大,他們希望《邊境》化身流動連儂牆,面對再尖銳的打壓與被噤聲,也絕不虛作無聲;亦期盼這份社區報的出現,可以加強北區人的本土意識,驕傲地說一句:「我係北區人。」 

四名90後,(左至右)Melvin、阿蛋、Ali、SS,都是製作《邊境》的核心成員。   曾港深攝

今年30歲的阿蛋,從事工程工作,他是《邊境》的總編輯及發起人,「其實名嚟嘅啫,實質上就冇咩特別分工,基本上所有成員係樣樣嘢都會做,邊個得閒就做邊樣咁,好多成員嘅付出都同我一樣!」阿蛋表示,團隊內所有成員都有正職在身,不能常常見面,只能靠通訊軟件交接工作,所以很感謝《邊境》成員願意付出額外私人時間,一起製作這份報紙,他慨嘆︰「因為真係一啲都唔簡單!我哋本身打算九月尾出版,點知遇到好多問題,排除萬難之後,先可以係十月中先出到。」

阿蛋向記者娓娓道來《邊境》的前世今生:「我哋份報紙之所以叫《邊境》,係因為北區,正正就係位於香港同中國之間嘅邊境之區,所以覺得呢個名好有象徵意義。而我哋所有成員都係嚟自北區,大部分都係因上年嘅連儂牆而認識。」生於斯、長於斯,他們以《邊境》記錄北區、介紹北區,希望讓街坊更加了解甚至愛上北區。

「其實早喺2019年8月,因為7.21之後,我就搞咗個叫『上水治安互助網絡』,但因為個名有少少敏感,所以而家已經改名做『上水社區互助網絡』。加上今年見到因為國安法,連儂牆都消失咗,所以就諗到將連儂牆入面嘅文宣、資訊及新聞,帶進社區報裡面,化身成流動連儂牆,希望更多北區嘅人,無論男女老幼,重拾對這地方的自豪,唔介意同其他人講:『我係北區人。』」 

阿蛋自上年7.21發生後,便積極參與地區活動,先後成立「上水治安互助網絡」以及《邊境》。   曾港深攝

今年八月《邊境》正式成立,由召集到「埋牙做」,其實都是兩個月左右的事。8月起阿蛋就在群組中發出帖文招募工作人員,想不到北區人反應非常熱烈,轉眼間便排滿了7天的會面時間,人數多達二、三十人。團隊最後招攬了二十位來自五湖四海的街坊,他們的職業有幼稚園老師、全職攝影師、IT、獸醫助理等等。

阿蛋表示,現時團體總共有21人,核心隊員有8個,團隊主要分為採訪、美術、校對、網媒幾個組別,主力報道北區民生議題和熱話,兩個月為一期,免費派發。

10月的創刊號印了5000份,以上水菜檔阻街問題作為頭版,還有專訪上水區議員蔣旻正談香港教育、北區小店地圖攻略、黃店美食手記、區議會快訊等內容,打響頭炮。出版頭兩日在上水及粉嶺火車站派發,之後會放在區內民主派議員辦事處讓居民取閱。

他認為做區報也好,地區事也好,雖然辛苦但快樂,滿足感大過損失。團隊最困難是缺乏資源,由製作到出版都靠自費,且因沒有辦公室,暫時每月只可借議員辦事處開會,幸好他們參加了《香港獨立媒體》推出的「18區區報計劃」,獲得資助印刷報章及運輸等費用,幫補不少開支。

阿蛋為團隊設計了區報的記者證。   曾港深攝

阿蛋亦強調《邊境》是一份「區報」,不會像其他因抗爭而衍生出來的報章或媒體主力報道政治議題,而是希望以北區的民生議題為主軸,「我哋呢份報紙,唔可以話完全唔講政治,但政治嘅報道周街都係啦,我哋唔想做啲重覆嘢。我哋想發掘更多北區值得市民關注,又冇乜人報道過嘅事,我諗呢個就係呢份報紙最想做到嘅嘢!」

他又指《邊境》主要對象,其實是北區的中、老年人士,因為只有他們,才最喜歡手持報紙,慢慢細閱,同時亦是實體報的重要性。攝影師SS補充:「由以前到而家,好多中老年人都覺得實體報紙係比網媒更值得信賴。」他們希望,《邊境》能成為黃與藍的橋樑,漸漸地讓兩個立場的人都能夠互相理解,減少雙方的磨擦。「未至於話要做到修補社會撕裂嘅裂痕,但希望至少做到緩慢撕裂速度嘅效果。」 

SS認為區報的意義非凡,能成為串連社區的平台。   曾港深攝

22歲的SS是《邊境》中最專業的攝影師,因為他本來就是一位全職攝影師,他在網上見到《邊境》召募攝影師,於是應徵加入這個大家庭。由於人手有限,SS除了拍攝工作外,還需兼顧後期製作,甚至有時候還需客串記者,不過SS對工作沒有任何怨言,反而很享受其中,因他認為區報的意義非凡,能成為串連社區的平台,「覺得可以用自己能力幫個社區出返啲力,覺得好有意思。」

他表示,雖然外界眼中,他們報的都是芝麻綠豆小事,但對北區人來說,則是非常設身、需要關注的事,他以《邊境》採訪上水街市乾貨店「彭興記」東主感染武漢肺炎後的訪問為例,「鋪頭老闆中咗肺炎,有街訪話第二日見到店舖員工冇隔離就繼續營業,罔顧街坊健康,所以我哋特登訪問返老闆,等佢有一個平台可以講返件事嘅來龍去脈。對於其他區嘅人嚟講,可能覺得冇咩大不了,但對北區人嚟講,可能好多街坊日日都會經過嗰個街市,可能會提心吊膽,我覺得呢樣就係我哋《邊境》最想做到嘅事,多一個平台比區內人發聲,從而做到連結社區。」 

Melvin希望《邊境》未來的報道,能消除區內人士對新移民的刻板印象。   曾港深攝

今年24歲,從事IT的廖啟竣(Melvin)幾個月前隨家人搬到元朗,但他仍然心繫上水,所以加入了《邊境》擔任記者。他表示北區的水貨客問題令大家都討厭這地方,「但大家除咗埋怨,仲識做啲咩先?其實更應該趁呢段時間尋求轉變,培養北區人嘅本土意識。我哋呢份報紙,最注重其實係『本土』呢兩隻字囉。因為我哋都覺得北區人嘅本土意識唔太重,想北區人更加關注區內發生緊嘅事,慢慢對呢個地方培養出更深厚嘅感情。」

Melvin特別提到北區的新移民,他直言經過反送中運動的洗禮,完全顛覆了他對新移民的想法,「以前一知道對方係新移民,就會覺得佢哋係『大陸仔』、文化水平低、落嚟爭資源等等,但原來佢哋好多都係手足嚟,甚至比我哋土生土長嘅香港人更加勇武!」他指自己親身考察運動後,便發現身份認同斷不是各方認定那麼壁壘分明,所謂的「新移民」,其實有好多都是「真香港人」。

「我覺得唔應該以嗰個人嘅出身,判斷佢係咪我哋嘅一份子,應該以佢做緊嘅嘢、思維去區分,我哋希望《邊境》未來嘅報道或者專題,可以向區內居民消除到呢種對『新移民』嘅Stereotype,因為新移民嘅問題,一直都係北區最多人談論嘅一個Issue。」

Ali認為《邊境》代表着北區人的一種精神面貌,可讓更多的人了解北區的人與事。   曾港深攝

27歲的Ali在《邊境》擔任編輯,她與阿蛋識於微時,因反送中運動而再次相聚,彼此影響。「好想盡力嘗試完成一件自己想做嘅事,《邊境》呢份報紙,我覺得代表住北區人一種精神面貌,可以比更多人知道我哋北區發生緊咩事。」

他們希望稍後能舉辦眾籌或有人登廣告,幫補辦報成本,否則不能經營太長時間。不過阿蛋亦說:「我地報紙得四版紙,唔想啲廣告充斥太多,一嚟影響內容長度、二嚟畫面唔靚,所以都仲認真考慮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