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當文字不能・音樂可以】致:在轉型正義途中的你


上星期在一拳書館X香港生死學協會的活動中,聽到法醫人類學家李衍蒨(Winsome)還有館長龐一嗚分享轉型正義(Transitional justice)的一二事,言及南美的骨頭,言及索馬利蘭人一開始對於動土翻屍尋根究底的不理解……聽見一些人在戰後選擇盡情地遺忘,覺得事情都已經過了快三十年,我們還在執著些甚麼?又聽見一些無法遺忘的哀嗚,覺得事情都已經過了快三十年,我還可以執著些甚麼?

不禁在想,會不會有一天自己累得認為有一些人的死活已經不重要了?會不會有天香港真的步進民主之門了,那些與自己無關的生死卻漸漸變得不痛不癢?我們這一代人會不會在幾十年後,仍然認為覺得真相比利益更重要?會不會當中又有一些人把「執著」的標誌,標示在那些希望從地底中把屍首挖出來查明死因的人身上?

其實執著是甚麼?執著又錯在什麼?

很記得Winsome說起一個被毒打得忘了自己的丈夫是如何被帶走的婦人,時至幾十年後,她周遭的人似乎只記得她有一位已經不會回來的丈夫,卻忘記了這個婦人仍然值得擁有找回丈夫的權利。

對擁有相同經歷的人而言,死亡不是故事的終結,而是找不到自己親人離別原因的開端。知道家人的屍首埋在何相處,甚至進行認領當然不會令到逝者死而復生,但對於生者而言,那個可能是一顆等待了三十多年的句點。

或許時鐘的分針和秒針就只有在相認後,才得以在重新跳動,而不再停留於分離的一刻之中。

Original Music, cover design and video by : 李林風@De Tesla

作者樂團Facebook Page 

作者樂團IG : @detesla_sonic

Youtube Link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