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一場渴望但不能參與的選舉


相信很多香港人從來都沒有像今次美國大選那麼關心選情。寫這文時美國總統選舉還沒有完成點票,不過就算侵侵拿下賓州、北卡羅來納、喬治亞州、阿拉斯加州,仍然差兩票才達到270張選舉人票。

香港人眼裡的侵侵和美國人看的不一樣。我們由於受壓太久,一直得不到公平對待,無法伸張公義,就像在大海漂浮的人希望抓到一塊木頭救命。不管這塊木頭是什麼木,就算是朽木只要能救命便可以了。所以大家一直以來一廂情願希望侵侵贏。

美國首都華盛頓一位示威者,拿著反特朗普的示威牌。美聯社

可惜,有選票的美國人不是這樣看。問了美國的朋友為什麼他投一個老態龍鐘甚至老人癡呆的拜登。他說美國人的價值觀是誠信,美國的思想是相信每一個人都是誠實的,直到發現那個人不誠實才不信。不會像某些國家的有罪推定,直到有證據沒犯法才是無罪。

他說侵侵是一個不誠實的人,例如到現在都不向大眾展示過去的稅務記錄,證明只繳納750元的聯邦稅的原因。很多美國人都像他一樣不會支持一個不誠實的人當總統。

他們投票給拜登不是因為拜登比侵侵好,只是 Anyone but Trump而已。他們不管拜登真的患了老人癡呆,或者真的牽涉在叉燒仔的電郵門裡,只要不是Trump做總統就行了。
這個心態跟香港去年區議會選舉一模一樣,就是不讓建制派獲勝。又或者像2017年的特首選舉 Anyone but CY。結果有目共睹,香港人的情況更可悲,自由進一步倒退。

如果真的沒有這塊浮木,香港人以後何去何從?香港人真的會完蛋嗎?未必。侵侵的legacy仍然會發揮作用,因為他向世界掀開了中國打算改寫世界秩序的野心,作為武林霸主。

民主國家令人嚮往的地方是最高領導不能說了算,制度內有很多規條不讓總統獨斷獨行,議會仍然發揮強大的作用。所以民主黨上台對香港人來說並不悲觀,所以我們不要沮喪。

不過正如某些KOL例如沈旭輝說,侵侵當總統還是拜登的區別只是,一個是無法預測,正所謂神經刀,而另一個是循規蹈矩辦事。拜登上台在政策上不會忽然改變,這是中國最喜歡看見的。正所謂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殆。措手不及的情況不會再對中國發生。

到這一刻我們還不能蓋棺定論拜登一定贏(刊登時可能塵埃落定),他還欠內華達州的6票才足夠270。而這個州只點了75%票,機會仍然有的。又或者威斯康辛州的百分比差距只是0.7%,萬一重新點票是侵侵多拜登一票,那就好看了。

為了自己的命運,這一刻大家只能祈禱,願上天選一個真小人而不是拜登這個偽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