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美國前駐港總領事唐偉康:兩黨對華政策料不變 制裁香港無效


美國大選兩黨候選人對華政策備受關注,美國駐港澳前總領事唐偉康(Kurt Tong)接受眾新聞專訪時表示,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對中國政策有共識,預期不會有根本性改變,認為拜登及特朗普兩人分野只在策略,不一定存在外界關心誰對中國「較硬」。

唐偉康又質疑,特朗普政府最近一年一連串制裁香港及香港官員無效,認為只是將美國經濟及政治上疏遠中國和香港。他指出,美國如要幫助香港保持自治,未來發揮影響力的方法在私人企業及在港投資,而非主要靠公共政策。

至於早前有四名參與反修例示威人士據報走入美國領事館尋求庇護但不成功,被拒人士當中包括一名美國公民,唐偉康說美國庇護政策清晰,認為港人需要明白到,領事館沒有法律及實際能力提供庇護。他說:「事情就是如此,這就是領事館。」

唐偉康2019年卸任後回到華盛頓,擔任策略及投資顧問。

2016年至2019年擔任美國駐港總領事的唐偉康接受眾新聞視像訪問時,分析不論誰當選美國總統,對中國議題能量及關注分別不大。同時美國朝野一致關注中國人權問題,不會有根本改變。唐偉康形容「北京背離一國兩制承諾在美國廣為人知,且不分黨派」,特朗普和拜登兩人分別只在具體手段及措施。

回顧特朗普過去四年着重貿易談判,其後再限制美國使用華為、Tiktok及微信。至於香港,在爆發反送中示威後,特朗普一度說不會干預及形容是暴亂,但在通過《國安法》後又趨強,宣布「香港正常化」的行政命令取消香港特殊待遇、制裁包括特首林鄭月娥在內多名中港官員,及中止與香港移交逃犯協議。

這種做法幾乎一改過去美國透過區域框架或盟友聯手向中國施壓的做法。碰巧的是,唐偉康除了曾任美國駐亞太經合組織大使,也是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TPP)背後推手之一。他前日在另一個網上論壇上解釋,是透過TPP訂出中國幾乎難以加入標準,但如果中國的確加入,也可以達到市場開放及改善美中貿易逆差問題的情況,可惜最後在特朗普年代退出TPP。

唐偉康認為,特朗普政府2018年之後對華政策目標其實並不清晰,尤其面對中國技術接連冒起,只是單邊式逐次行動反擊,「好似打地鼠,不停機器上追打,華為是一個問題,喔,今次又輪到關注微信」。

令對手摸不著頭腦,不是一種策略嗎?唐偉康反駁,政策難以預測,只是吸引傳媒報道,對最終達到共識及要求中國執行並無幫助。「與談判奏效剛好相反,如果一方難以預測及只為炒作新聞(make headlines),另一方只會退出,不會再談判。」

唐偉康也直指,特朗普政府「香港正常化」下制裁措施,無助保持香港自治,有如「炒作新聞」。他解釋,類似制裁措施只是將美國排拒與中國政府討論有關香港問題,認為應該一方面促進香港經濟增長,另一方面向中國政府表達不滿。

我理解及同情香港人不滿,情感上滿足於美國政府向香港政府『出招』。但是否真的有用?我不這樣認為。這樣說可能令我在香港民主力量不受歡迎,但策略上要爭取(appeal to)港官改變,而非只是處理香港不安,兩者需要同時兼備。

至於拜登,唐偉康說,這位前副總統更可能是採取「兩條腿走路」(walk and chew gum at the same time)應對中國,某些議題上與美國可以合作,某些議題美國強烈不同意中國立場,經濟等議題上則會展開談判,而所有事項會同步進行,而非如特朗普只圍繞貿易談判。

他形容:「拜登可以與中國經濟上談判,同時表達中國必須回到原先中英聯合聲明下的一國兩制。」

他又認為,可以沿用部分特朗普政府時代的措施,例如中止移交逃犯條例、出口管制、貿易等措施。他過去曾在外交雜誌撰文說,可以將香港問題訴諸海牙國際法院(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突顯中英聯合聲明未妥善執行,前提是英國願意行動。但由於美國政府接受香港是中國一部分,唐偉康說香港而言未必太多事可以做,美國本身的手段(leverage)亦有限。

至於能否向北京提出,撤銷國安法換取美國撤銷制裁措施,唐偉康反問北京會否撤銷國安法,認為目前只能關注國安法的執行層面,提醒北京香港仍然是一座成功的城市,但因中方政策受影響。

記者再追問拜登上場,會否有空間撤銷對港制裁及減少正面衝突。唐偉康直言,自己希望拜登關注香港,但不知道美國在眾多議題中,有多關注香港。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