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但願左派能夠反思「67暴動」──紀念67暴動50週年的現實意義(中)


 

能不能反思歷史錯誤,敢不敢面對自己的缺失,不但決定了我們會不會重蹈覆轍,更決定了我們能否杜絶產生錯誤的原因,從而推進社會進步。中華民族是一個提倡從歷史吸收經驗教訓的民族。早在春秋戰國時期,先哲就不斷教導我們要吸取歷史教訓。《詩·大雅·蕩》說:「殷鑒不遠,在夏後之世」;《大戴禮記‧保傅》說:「前車覆,後車誡」;《戰國策·趙策一》說:「前事之不忘,後事之師」,這些教誨都是要我們好好總結歷史教訓。

今天,紀念「67暴動」的第二個現實意義,是希望香港左派能夠認真地反思這段歷史。今天的左派,已經成為香港政壇上掌權的力量,他們如果不總結經驗,就很容易再犯同樣「左」的錯誤。過去他們尚未掌權,他們的錯誤造成的影響也就有限,今天他們大權在握之時,他們發生的錯誤就會給香港帶來難以估量的損失。

「67暴動」後,港英有沒有作出反思呢?港英當局發表了《香港1967年發生的事》(Events in Hong Kong--1967)的調查報告,從我的角度看,該報告對暴動的原因只是蜻蜓點水的作了不算十分深入的分析,但我相信港英背後還作出更深刻的檢討,否則它不可能會在暴動後推行大規模社會改革。

筆者在第一篇指出,這場暴動的成因,既有內因(即香港自1949至1960年代中期積累下來的政治矛盾(包括民族矛盾、階級矛盾和官民矛盾),又有外因(即中國大陸的「文化大革命」向境外蔓延),而以外因為主。

內因中的三大矛盾,都同港英統治有關。在這方面,港英是難辭其咎的,而解決這些矛盾,它也是責無旁貸的。筆者相信,暴動之後,港英在痛定思痛之後,曾經有過深入的反省,從而推動一系列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的改革,力圖根治暴動的社會基礎。筆者把港英當局在暴動後推出的連串措施總括為下表:

暴動後港英採取的各項改革措施
針對暴動原因 改革措施
民族矛盾 ●改「輔政司」(Colonial Secretary)為「布政司」(Chief Secretary),避免「殖民地」一詞的出現;
●1971年政府改革公務員招募政策,大量聘用香港本土知識分子擔任決策及行政工作,使以往以英國人為主的政務官及行政主任制度,開始本地化,打破華洋隔膜;
●1974年中文成為法定語言。
階級矛盾 ●1968年2月宣佈33項改善勞工立法的建議
●同年9月立法局通過香港第一部《僱傭條例》
●1971年12月實現每天8小時、每週48小時工作制,女工享有產假
●1971年推動6年免費教育
●1972年宣佈「十年建屋計劃」
●1968年起每年舉辦全港性青年活動,並逐步形成日後的青年政策
官民矛盾 ●落實《麥健時報告》關於改善施政效率並改善官民關係的建議
●採取「行政吸納政治」的方式,使社會上不同聲音能參與到政府來
●建立「廉政公署」以杜絶政府官員貪污,從而緩和官民矛盾
●成立「民政司署」(區議會前身)加強與人民的聯繫
   
 結果 ●政治穩定
●經濟發展
●社會富裕
●走向國際化
●逐步形成香港身份認同:獅子山精神

由於港英當局自覺反省反思,所以主動推動各項改革,終於取得非常大的成效,使香港在上世紀七十年代迅速發展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和世界三大國際金融中心之一。港英能夠自覺反思,敢於承認錯誤並主動糾正錯誤,才使香港在暴動後能脫胎換骨,走上全面發展的軌道。

反觀港共,則明顯缺乏反思。這可以從他們今天的言論看出。當年暴動的參與者組成的「六七動力」這個組織在2012年第一次拜祭暴動死難者時說:「當年你們以自己的生命,阻擋子彈橫飛,保護了身後的群眾、你們以自己的鮮血譜寫了香港第一部勞工法例、你們以大無畏的精神維護了國家和民族的尊嚴、你們以不怕犧牲的勇氣讓殖民主義者低下了高傲的頭、你們

以自已的軀體承受了殖民政府爪牙的殘暴,使殖民地統治者被迫改變高壓統治手段,改善了社會福利,同時為香港同胞爭取到生活的尊嚴」(見《六七動力2012年公祭六七鬥爭中死難烈士祭文》)。

2013年12月,當年領導整個暴動的「港九工會聯合會」印發《工聯會與您同行—65週年歷史文集》,形容這場暴動為「愛國、反殖、反迫害、要求人權」的鬥爭,它說:「1967年的反英抗暴,是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理論的印證,其性質是一場香港市民不滿港英高壓統治及民生睏乏而進行的反擊,是愛國、反殖、反迫害,要求人權、生存和維護權益的鬥爭」。

從這兩段文字可以看到,他們完全沒有看到「67暴動」這場動亂很大程度上是中共「文化大革命」伸延到香港的惡果,而他們卻不自覺地成為輸入「文革」的幫兇。

對於「67暴動」,中共中央究竟有沒有反思?

在中央最高層,是全面否定「文化大革命」的,1981年中共通過《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承認:「實踐證明,『文化大革命』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義上的革命或社會進步......歷史已經判明,『文化大革命』是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這個決議反映了中共中央對文革的全盤否定,雖然它沒有具體提到「67暴動」,但既然暴動是文革的外延,該決議自然也可以理解為對「67暴動」的全面否定。

在國務院層面確有做過反思的。1978年8月13日,中共中央批轉《關於港澳工作會議預備會情況的報告》,並決定成立中央港澳小組協助中央掌管港澳工作。該批示指出:「港澳工作必須深入調查研究,實事求是,一切工作都要從當地實際情況出發,不能照搬照套內地的做法」。這實際上就是針對香港照搬內地搞文革的問題。根據一些與會人士透露,會上廖承志曾經痛批「67暴動」對港澳工作帶來的損失,並要求大家反省。但是,基於「保護群眾的愛國熱情」,會議決定不向下傳達對「67暴動」檢討,所以,外界無法確切知道這個會議如何批判錯誤思想。

直到1997年4月,港澳辦副主任李後發表他的回憶錄《百年屈辱史的終結》,總算系統地交待了對這場暴動的反思。他形容這次暴動是自從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三大「左傾」錯誤,他說:

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央對香港的正確方針和政策,先後受到過三次「左」的衝擊和干擾。

第一次是建國初期,由於中方部分從事香港工作的幹部不瞭解中央對香港的政策,誤認為香港很快就要解放,因此搞了一些表面上轟轟烈烈,實則暴露自己力量和刺激英方的活動。結果,一些愛國團體被解散,許多愛國人士被遞解出境,最後在「三一」事件中付出了血的代價。中央認為,中方人員當時的一些做法是不適當的和不符合中央政策的。

第二次是1958年,中央從事香港工作的幹部受當時國內政治氣候的影響,不考慮香港的特殊情況和特殊環境,照搬國內一套做法,提出了一些不適當的口號,搞了一些不適當的鬥爭。

周恩來、陳毅等中央領導人對此再次提出批評,陳毅批評有關人員「左得可愛、左得可恨」。為此專門將有關人員召到北京,要他們學習中央對香港的政策。

發生於1967年的「反英抗暴鬥爭」,是建國以來對中央正確方針和政策的第三次也是最嚴重的一次衝擊和干擾......當時正處於文化大革命時期,中方在香港的工作受到極左思潮的嚴重影響。在鬥爭中,不是引導群眾適可而止,做到「有理、有利、有節」,而是毫無節制地一味鬥下去,致使事態迅速擴大......香港的工人和各界愛國群眾雖然在港英軍警面前表現很英勇,但作為指導這場鬥爭的思想和路線卻是錯誤的,造成的損失也是嚴重的。(引述自李後的《百年屈辱史的終結──香港問题始末》,該書的香港版名為《回歸的歷程》也載有相同訊息。) 

這些反思,如果能夠在香港左派圈子中深入傳達,也許能夠幫助左派群眾認識自己的錯誤,很可惜,基於「保護群眾的愛國熱情」的考慮,香港左派圈子幾乎沒有進行過有意義的集體反思。目前我們看到的都是左派個別人士對自己行為的反思(余汝信:《香港,1967》)。這些反思雖然十分有價值,但由於都只屬於個人行為,難以形成整體的共識,所以對改變整個左派的錯誤作用不大。

當前,最重要的反思課題,就是為什麼左禍難除?為什麼香港總是受到「左」傾錯誤的影響?1992年鄧小平在其著名的《南巡講話》(很多人稱之為鄧小平的「政治遺囑」)說:

....綜觀我們黨70年的歷史,突出的(錯誤),都是「左」....。現在,有「右」的東西影響我們,也有「左」的東西。有些理論家、政治家,拿大帽子嚇唬人的,不是「右」,而是「左」。「左」帶有革命的色彩,好像越「左」越革命。「左」的東西在我們黨的歷史上可怕呀!一個好的東西,一下子被他搞掉了。「右」可以葬送社會主義,「左」也可以葬送社會主義。中國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

香港左派應該好好思考鄧小平這段話。反「左」防「左」,既是大陸的重要政治課題,也是香港繁榮穩定的根本保障。

除了「左」的問題外,有很多問題值也得他們去反思,筆者嘗試把他們應該反思但沒有反思的問題,一一表列如下:

左派應該反思的問題
 應做但沒有做的反思  不能反思造成的影響
  黨國不分
愛國不等同愛黨、中共不等同中國 響應黨的號召就等於愛國,而不問黨的政策是否真的有利於國家
愛國主義
愛國有盲目愛國與理性愛國之分 「唯我最愛國」、「唯我最革命」的心態十分普遍,導致排他性特別嚴重
鬥爭哲學
階級鬥爭學說的禍害:為求目的不擇手段,毋視人的良心與社會的法律 階級鬥爭覺悟」很高,「對敵鬥爭立場」很堅定,事事立足於鬥
  思想方法
「愛國教育」變成「洗腦教育」 文化水平偏低,外語能力薄弱,現代知識匱乏,欠缺國際視野
獨立思考
應培育獨立思考、明辨是非的能力,改變不質疑,不思考,不反省的陋習 獨立思考能力欠奉,「盲目服從上級」變成他們習慣性的思想和行為模式。

由於左派作為一個整體缺乏反思,導致左派事業一蹶不振(見李後在其回憶錄中詳細記載67暴動對左派事業造成的損失),假如不是及時出現香港前途問題的談判,使左派在政治上復活,否則整個左派事業將無可避免地衰敗下去。

作為結論,筆者個人對香港「左派陣營」提出幾點期望:

●從自身出發,學會反思、自省,弄清楚什麼才是對國家民族最有利的,不要唯權唯上;
●認真總結中共港澳工委60年來三大左傾錯誤,總結產生左傾思潮的機制;
●擁抱香港核心價值,儘量融入主流社會;
●在「一國兩制」下,從憲法、法律、政策、意識形態各方面切實維護「兩制」的完整性;
●通過自身與中共的特殊關係,切實化解內地與香港之間的矛盾。

假如能夠做到這五點,將會是香港左派對香港乃至國家最大的貢獻!

──────────────────

眾新聞呼籲:

各位讀者,讀到這裡表示你已看畢整篇文章,如果你喜歡這類深入探討問題的專欄文章或新聞報道,希望你能支持我們繼續辦下去。我們正在眾籌,目標是在2017年6月20日前,籌集300萬元作為今年餘下時間的經費補助。

你可透過以下方法支持我們:

1) 到Fringebacker眾籌平台捐款:http://hkcnews.com/supportus
2) Paypal帳戶:paypal.hkcnews.com
3) 寄支票,抬頭:公民記者有限公司或Civic Journalists Limited;寄往:九龍長沙灣永康街77號環薈中心1210室。
4) 直接存入「公民記者有限公司」的匯豐銀行戶口:747-027688-838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