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拜登上台,美中關係往何處去?


執筆時(香港時間11月7日星期六晚上),美國總統選舉未有最後結果。形勢上,拜登佔有壓倒性優勢,明年入主白宮應無懸念。但如果特朗普堅持不認輸兼打司法戰,選舉結果隨時拖到十二月才有結論。不過,我們可以合理假設拜登將出任下屆美國總統,並認真探討在他上台後美國對中國和香港會採取什麼政策。

(編者按:美國多個主流傳媒,包括親保守派霍士新聞等周六晚均報道,民主黨拜登在賓夕法尼亞州預計勝出,奪得當選所需的選舉人票,將成為下任美國總統。)
 
競選期間,網上流傳大量關於拜登(或者他的兒子)收中國錢、上台的話必然與中共勾結的訊息。這類在競選期間針對政敵的黑材料,虛實難分,不宜太認真看待。
 
另外,不少香港人視特朗普為敢於對付中共的「英雄」,擔心如果拜登上台會恢復與中國對話合作的軟弱政策。很多人因此希望特朗普連任,有些甚至會簡單地追隨他的論述,指摘民主黨應該為錯誤的對華政策負責。

習近平2012年訪問美國,拜登以時任副總統身份接待。網絡照片

其實美國過去幾十年的對華政策基本上是共和、民主兩黨的共識。過去四年特朗普主政期間,美國對華政策似乎有根本變化,其實也有很強的兩黨共識基礎。
 
特朗普是實用主義者,並非先天反共或者反專制的政客。他對伊朗、古巴、委內瑞拉等好像很強硬,但他對俄羅斯、北韓、沙地阿拉伯等都比前任寬容。至於對中國,他原先只是集中打貿易戰,對中國的人權問題興趣不大。關於香港的民主人權法案是在國會內先醖釀,到有了兩黨強大共識後特朗普才確認簽署。對於香港人為人權自由奮勇抗爭,他並沒有展示熱情的支持。
 
不過,美國對華政策大變,特朗普本人確實發揮了關鍵作用,其中渉及兩大原因,一個是直接原因但影響未必長期,另外一個是間接原因而影響可以很深遠。
 
直接原因是新型冠狀病毒。今年初,特朗普的競選形勢不俗,因為之前三年美國經濟繁榮,差不多是任何現任總統爭取連任的保證。新冠病毒打亂特朗普以亮麗經濟成績爭取連任的如意算盤,再加上他領導抗疫無方,選舉形勢由好轉壞。一方面因為卸責,另一方面因為老羞成怒,特朗普對華態度出現大逆轉,他政府內的對華鷹派乘勢而起。國務卿蓬佩奧正是鷹派的表表者,他組織了內閣成員有系統地發表針對中共的新冷戰宣言,亦推動國際盟友聯手對付中國。
 
新型冠狀病毒的衝擊會隨時間減弱,特朗普、蓬佩奧的個人作用會隨着人事變動而消失。但特朗普有一項政治遺產會對美國對華政策有深遠影響,這就是「美國優先」或者「美國第一」。
 
四年前,特朗普以「令美國再次強大」作為競選的主調,贏得很多美國人的認同。本來這個方針並非針對中國,但因為中國的崛起,近年中美爭逐世界頭號強國地位令兩國矛盾激化。過往美國對華採取對話合作政策,國內的共識基礎是:政客以為中國參與國際市場可以促使其政治變化,商界從中國的生產能力和市場謀利,美國人民對中國有好感。到了今天,中國盡享參與國際市場利益的同時,中共反而變得更為專制,增加政治高壓之餘亦增加對私人資本和外來資本的限制。中共的戰狼外交以及不時爆發的狹隘民族主義,令美國人(和世界很多地方的人民)對中國觀感變差。這些因素構成新的共識基礎,支持着特朗普政府後期對華強硬的政策。
 
可以這麼説,美國對華强硬政策的基本因素不會大變。人事方面,雖然換了總統,國會內兩黨的重量級鷹派人物如參議員魯比奧、克魯茲和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等仍然活躍。前兩者與蓬佩奧更會是共和黨2024年大選總統候選人的領跑份子。

特朗普是美國政壇異數,不按牌理出牌。他加速了美國國內對中國看法的轉移,以「美國第一」的意識形態確立了對華鬥爭的戰略理據。拜登未必有像特朗普做大動作的能耐,但由於對華政策重新定位已經基本完成,他蕭規曹隨並不太難。更加上拜登外交政策應該重返多邊主義的框架,有可能會更有效地動員國際社會制約中共。

中國方面,相信中共總的研判是,無論是拜登抑或特朗普當選,美中關係的大格局都不會變。中共五中全會剛於十月底結束,在美國大選前夕已經初定第十四個五年規劃的綱要,把「雙循環」確定為中期以至長期的發展策略,即是已經假設與國際市場部份脱鈎難以避免,要加強自力更生。
 
沿着這個思路推論,中共對美不會太軟弱,但也不能硬得到那裏。習近平要維持強人形象,對美國不能示弱,所以強調自力更生。但既然是「雙循環」,即是説仍然要參與國際市場,不能完全脱鈎。其實中美利益關係已經千絲萬縷,要完全脱鈎並不容易。按道理美中關係未來幾年應該是談談打打,但近年中共心高氣傲,對外政策志大才疏,如果低估美國民情、低估拜登團結國際社會的能力,也可以令美中關係的緊張加劇,甚至是使中國在國際上更加孤立。

美國總統特朗普2017年前訪問中國。美聯社

四年前,中共曾經以為希拉莉會是較麻煩的對手,因為她經常批評中國的人權狀況,而特朗普是一介商人,在討價還價中達成妥協應該不會太難。結果過去幾年,中共面對特朗普盡顯困窘。今天他們或許會憧憬拜登是較易應付的對手。不過如果真的如此,這恐怕只是一廂情願。平情而論,雖然特朗普不按牌理出牌,他的「美國第一」戰略定位絶對理性,符合美國國情。反而中共的「強國夢」,才是一場發得太早的夢。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