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噏Mut*?Sei mutig 呀!


「去緊示威。」
「仲有示威?香港呢邊靜晒咯。」
 
時間:十月十三日,星期二下午一時
人物:和平少女像
地點:Rathaus Tiergarten,「禽獸花園區議會」(Rathaus,一般譯市政廳,以其管轄範圍,以「區議會」稱會較容易理解;Tier,動物;Garten,花園)
 
其實「出得嚟行」通常都是有冤無路訴的群體,可以有幾威?未知是否因為弱者不示弱,反被戲謔為示威。

南韓人組織Korea Verband在柏林的Moabit豎立紀念日軍慰安婦受害者的「和平少女像」。照片來源:Korea Verband Facebook
 

事緣9月28日,南韓藝術家夫婦金運成(夫)與金曙炅(婦)設計的和平少女像,獲准在Moabit豎立,放置於南韓人組織Korea Verband 屬下的慰安婦關注組(Trostfrau AG) 的文化館前。和平少女像由2011年起,伴隨慰安婦爭取日本政府賠償道歉。於2019年更在日本愛知縣藝術三年展展出,不過由於受到右翼團體滋擾和恐嚇,以言論自由為主題的展覽,開始後不久主辦單位都要屈服,收起展品。經一輪交涉和抗議後重置 — 當然保安因此亦要大大加強。事隔一年,同一戲碼在柏林重演。
 
10月7日,區議會收回成命,要求關注組於10月14日前移走和平像,不然市政府出手,費用要由關注組承擔。於是交涉、聯署、抗議極速發起。
 
在柏林的抗議有兩大訴求:
1. Berlin, sei mutig! // 柏林不要跪
2. Die Friedensstatue muss bleiben// 和平像留低
 
示威當天,區議會代表否認向日本外交部的壓力妥協,只是因為接獲區內市民投訴,和平像令他們感到不安,民怨不容忽視。雖然小組一早已白紙黑字提醒官員要考慮日方反應,但區議會回應報章taz查詢時,暗示關注組申請設置和平少女像的文件中有漏報甚至誤導之嫌。看來,有人攞完威便戴頭盔,更劍指其他人相當有嫌疑。連續兩日示威後,區議會終於暫緩移除塑像。

照片來源:Korea Verband Facebook

成功爭取?暫緩似是行政決定居多,不足以證明當地有正氣。德國的Gedenkkultur(紀念文化)被舉世稱頌,有人卻自恃佔道德高地之地理優勢,義正辭嚴地説:

慰安婦是不幸的⋯⋯
但 —— 區議會的職責是處理眼前地區居民利益,亦要兼顧外交、內務,歴史嘛⋯⋯
但 —— 觀乎國際新聞,很多南韓民間組織打著為慰安婦爭取道歉的旗號到處歛財。若要講歴史,南韓助美國出兵越南時也犯下類似的性暴力罪行,此歪/韓風不可長,柏林移除和平像,各方收聲,才是正道。

上述兩把聲音的基調是:「良知?我知!但於我並非優先。」而它的變奏我們都耳熟能詳:「普世價值受損是不幸的,但—— 中國是我們最大的生意伙伴點點點」。身處林中,才見識到東歪西倒的朽木。Berlin的氣息和胸襟,多少只是我們對「柏、林」的文化想像。
 
閒話一則:「Berlin」作為載體確實在歴史有過角式。話說法國大革命如火如荼,落難皇帝路易十六世帶着家人逃離巴黎,他們的當時座駕便是名為Berlin款式的馬車。有傳瑪麗王后行李超載,拖累大隊進度云云;逃亡失敗的實情是國王在 Varennes-en-Argonne被認出,全員被押回巴黎。相比「何不食肉糜」(法文版)、鑽石鏈門之類fake news的污名 ,這宗行李門對瑪麗王后來說,算是粒花生碎而已。
 
有説「戰爭沒有女人的臉」,有臉沒臉的女人及女人的身體被拿作政治犧牲品,古今中外都未變。躲在別人背後的、巧言令色的人能有甚麼顏臉?好好面對自己、Sei mutig 的,豈只柏林中人?
 
* 德文"Mut",勇氣;sei mutig,這𥚃可以解作「勇敢啲!」亦可以是「俾啲Gut 士!」。
 
參考資料: 
1. 韓裔民團在柏林設慰安婦少女像 日本官房長官:將盡力溝通拆除(ETtoday新聞雲、2020-09-30)
 
2. 前進南韓、探索慰安婦》戰場上對女性的性犯罪是主要問題 南韓和平少女的心願:真誠道歉(風傳媒,2018-06-19)

3.台北當代藝術館《表現の不自由展》《和平少女像》作品簡介
 
4. Berlin-Mitte kuscht vor Tokio

5. The Prosecutors and the Peoples of the Asia-Pacific Region v. Hirohito Emperor Showa et al.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