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出走的倖存者


因為武漢肺炎疫情肆虐,倫敦第二度封城。蘇豪區街道冷冷清清。美聯社

【撰文:余見】
 
英國的十一月,全國封鎖,街道寒冷,但廚房是暖暖的,室友的房間是熱鬧的,路上是歡笑聲滿滿的。滿滿的,是青春的故事——他喜歡她,然後他喜歡他,然後他笑著喝酒太多讀不成書要退學,然後她指出天上滿天星星的浪漫,但地上閃著的不可能是清水,它臭臭的所以肯定有什麼不妥,然後然後……
 
然後青春的故事之後是模仿著大人的討論。與讀政治的朋友說著世界大事,說著選舉,說著強權壓逼。說著左翼的我們如何覺得若能做什麼令當權者憤怒,就不枉此生。他說若能在30歲前被他反對的組織殺害就會多麼美好,我駁了一句我大個咗之後想喺極權政府watchlist度。我們於星空下的談談笑笑,就是這麼一串醉醉的、低能的、天真的pulmonic egressive airstream mechanism。
 
然後模仿大人的討論之後就是誰更「impure」的比賽。Rice purity test問到我有塗鴉過嗎?有吧,可能吧,在連儂牆。又問有被警察追趕過嗎?當晚在牛津街上與朋友流連太久,談話太大聲有試過一次,當日在銅鑼灣街上與朋友流連太久,嗌口號太大聲亦試過一次。兩地都piss off過警察,我苦笑問朋友,係咪好L型呢?然後大家醉醉咁回應yeah,all cops are bastards!天真的,幼稚的。我呢個為討好朋友乜都講得出口嘅倖存者,亦是如此。
 
然後醉醉地望住有三百多年歷史的圖書館,又想起上一次醉醉的望住有百多年歷史的維港,當時大叫了一句我真係好L鍾意香港。呢度咁講,身邊嘅朋友會唔會明?佢哋唔明,返返房時耳機裏嘅廣東歌都應該會明。我天真要激嬲極權政府,因為我年輕鍾意自由鍾意反叛。英國嘅我,留咗喺呢個無創傷嘅城市太耐,已經唔記得咗香港嘅我喺一年間所經歷嘅唔係醉醉年輕人所幻想嘅反叛童話,而係痛苦、清醒、真相。然後酒一口喝,被問到我想有什麼成就,我本不想活太久,然後醉醉的再說一次,想激嬲極權政府。
 
英國的十一月,全國封鎖,街道寒冷,但廚房未免太暖,房間未免太熱鬧,路上笑聲未免太開心。心裏想活在當下享受已被奪取的青春天真,但心裏亦想着一年前大學裏刺鼻的煙,被困的人。
 
放不開的家,這個十一月比英國更封鎖,街道更寒冷,我卻如此想回去,呼吸一下混濁的廢氣,在手足懷中哭出留學生的倖存者內疚和掛家。

科大學生周梓樂逝世一周年,昨晚在將軍澳尚德停車場外,市民帶同鮮花、蠟燭前來,在警察監視包圍和被警告「完成手頭活動就要離開」下,穿過封鎖的橙帶,在現場點起燭光、獻花、默哀。邢穎琦攝
 
邢穎琦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