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總辭之後】地區資源減請手足難 蘇逸恒:如長夜無盡黎明無期 就盡力守住每點燭光


「許智峯個辦事處點?」15名提出總辭的立法會議員,已經遞交辭職信,其中許智峯即日離任。總辭議員當中,民主黨佔7席,但背後還連繫區議會91席。民主黨以往透過立會資源可聘請近40人,涵蓋議員助理和地區辦事處,如今要裁減當中五分之四。

今日香港的政治格局不同,街頭將議員和市民的距離拉得近了。去年區選民主派大勝,新派素人選擇加入傳統政黨,謀求的是:政黨資源。今天區政提倡「請手足」、「寫信師」……後反送中時期的支援,或多或少需要立會資源。

總辭之後,鎂光燈外的人何去何從?

毛孟靜身穿黑衣、手持黃傘遞交辭職信。美聯社

地區資源減:辦事處改名 橫額少三分之二

立法會秘書處確認,收到15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的辭職信,其中許智峯即日生效,毛孟靜周五生效,其餘13人的任期至本月底。總辭連同被DQ的19人當中,民主黨佔7席、公民黨佔4席、工黨佔1席、街工佔1席、香港本土佔1席、其他界別佔5席。至於今屆區議會,民主黨取得91席、公民黨32席、工黨7席、街工4席。

做過許智峯議助、今屆區選獨佔鰲頭、當選東區區議員的蘇逸恒,他新開設的議員辦事處正正在許智峯的地區辦事處旁邊。他在Facebook嘆道:「好多人今日問我,許智峯個辦事處點,我哋之後又點,問我要唔要搬到新辦,問我仲可以做咩?」

他說,新辦一直主要用來社區民生活動,如影證件相、注射疫苗、圖書室等,是一間得來不易且較小限制的社區空間。至於許智峯的地區辦事處,因早已有準備,將會換個名字保留,繼續服務街坊。

我哋唔同禮儀廉,要有活動空間好難,而且越來越難,就快開會會議室都冇埋,所以就算要自己畀錢,都想撐住兩個辦事處。為一口氣,亦為了守住一個義工街坊的空間,一個在亂世中一個歇息的角落。

記者問過蘇逸恒,他透露以往民主黨透過立法會議席的資源,由議員助理到地區辦事處,可以聘請近40人,如今要裁減當中五分之四,有些在私人樓宇的辦事處可能亦要關閉。至於他的辦事處,也有一至兩人將要提早退休。

老實說,他說有些崗位都是「請手足」,幫手擺街站、看守議辦、也有一些設計工作,旨在讓他們有些車馬費、零用錢。不過,已聘請的「小朋友」將要大幅減少工作,也要腰斬原本打算聘請的年輕設計師。

海報、橫額都會有影響,其中在附近橫額位置將會減少三分之二。「其實都有人睇Banner,會少了一個渠道帶出重要議題。」當然,還可以在網上和擺街站。

他說現在要繼續做好眼前的事,繼續為不公義的事情發聲,專注做好社區民生工作。「如果長夜無盡,黎明無期,咁就盡力守住每點燭光,帶住信念、驕傲與骨氣,撐到最尾,睇吓邊個笑到最後。」

陳堡明:由社區開始重新連結社會

同屬民主黨的南區區議員陳堡明表示,泛民總辭後,鴨脷洲邨屬許智峯名下的辦事處,理論上需要停止開放、不能再掛橫額、辦事處同事亦要即時離職,目前正尋求方法延續辦事處。

人人都問總辭的下一步呢?「我的答案一如以往同樣:由個人開始、由社區開始,重新連結社會,凝聚民氣。」他認為對抗中共是一場總體戰,攻有時守有時,經過2019年的運動後,現在最需要做的是重新連結社會,凝聚民氣,讓思想扎根社區,也是大家過去一年所堅持的事情。即使橫額不在,甚至辦事處不在,鴨脷洲邨辦事處仍會以其他形式繼續與大家共進退,在狹縫中繼續運作。

陳堡明Facebook圖片

邵家臻:缺議辦資源 維持筆友計劃有困難

提倡「和你做筆友」寫信關心在囚人士的社福界邵家臻,一直以立法會議員辦事處作為「中央郵箱」,收集和分發信件給在囚人士和寫信師。隨著總辭之後,他公布計劃將會受到影響,月底前地址依舊,依然會接收信件維持服務,但缺乏議員辦事處的資源,要尋找資源維持筆友計劃實有困難,將會研究不同可能性如何繼續營運,同時亦會通知所有被配對的在囚手足最新發展。

總辭與社區

有人會說,這是遲來的總辭,早就應該要杯葛議會。

不過,街頭將議事廳內尊貴的議員和平民百姓的距離拉得近了。蘇逸恒記得年初疫情爆發時,全城撲口罩,黃店是義無反顧為區議員、為社區提供口罩,這種社區連結,以往是不會發生。

今天議會和社區連結,並不只鎂光燈下的人物,還有燈後的資源分配,連場衝突後的被捕支援、因社會事件的經濟困難、在囚人士的心理支援……不一樣的議會參與。

看似很遠的議員總辭,對同路人實際的影響,其實可以很接近。如果他們都是同路人的話……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