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美國大選塵埃落定 民主陣營應該放下分歧團結一致重新上路


全球矚目有史以來爭持最激烈的美國總統大選終於塵埃落定,拜登後來居上,可望成功當選美國下任總統。西方和亞洲國家元首已陸續致賀拜登當選,包括英、德、法、意、 西、加、日、韓台和歐盟主席,只有墨西哥總統聲言要在正式確認選舉結果才會致賀,而前總統共和黨的小布殊亦向拜登祝賀,呼籲美國應有信心「美國選舉是基本公平,選舉誠信將會得到維持,結果是清楚的」,「 無論你用甚麼方式投票,你的一票都會點算」。

特朗普不肯承認敗選,指選舉有舞弊,提出司法挑戰。圖為一幀投票結束後,他在白宮見記者的照片。美聯社

今次美國選舉競爭激烈,投票人數創出空前的歷史性紀錄,高達1億 4千多萬人,拜登和特朗普分別取得了7400萬和7000萬票。由於特朗普拒不認輸,聲稱選舉過程舞弊和造假,堅持不能點算郵遞選票,認為自己按照「合法投票」已經勝利,一定會進行法律訴訟,選前已經嚴重撕裂的美國社會紅藍兩大陣營矛盾進一步惡化,群眾互相對峙對罵,部分地方甚至出現暴力衝突,令人擔憂,而香港大部分支持特朗普的人仍然對司法覆核有懸念。

幸好拜登以國家利益為重,在發表勝利演說時,強調自己「問鼎白宮,是為了修復美國的靈魂,讓美國在外再受舉世景仰,在內和衷共濟,團結一心」,又說「現在是時候治癒美國的傷痛,不會有紅色美國或藍色美國,只有團結的美利堅合眾國」,呼籲國民團結一致,重新修復美國。

拜登勝選成為下一任美國總統應沒有懸念。美聯社

美國以外,海外華人地區亦因支持共和黨的特朗普或民主黨的拜登而出現嚴重對立,香港的情況尤烈,社會撕裂的情況較前兩次更為嚴重和廣泛。過去十年來,香港出現了四次重大社會撕裂。第一次是佔中雨傘運動,主要矛盾是支持佔中和反佔中的民眾,而支持佔中的內部,也出現所謂勇武本土派及和理非泛民的路綫紛爭。第二次是由逃犯條例修訂引發的反送中運動,勇武本土派及和理非泛民在運動中修補了撕裂,團結一致,和勇一家,主要矛盾是藍絲支持政府警察和黃絲反對政府警暴的黃藍之爭。第三次與及今次的撕裂卻出現於黃絲陣營內部,第三次因民主派議員延任立法會引起極大爭議,如今人大常委會及特區政府又DQ四名留任立法會議員,只會引起更大的分歧,而今次又出現支持美國共和黨或民主黨,或者支持特朗普和反對特朗普或支持拜登兩派勢成水火,反而並不熱衷的藍絲陣營基本上置身度外。

主要的原因,完全是因為中國近年霸權主義的崛起,財大氣粗,對外實行戰狼外交政策,四處樹敵,對內地和香港則全面鎮壓,支持林鄭月娥政權濫用警暴,香港實施國安法後,倒行逆施的打壓更變本加厲。港人活在水深火熱中,陷入絕境,盼望「強人」出現打救。美國的大選,本與香港無關,但港人在以《 蘋果日報》為首的一群KOL的渲染下,一方面誇大特朗普的「英明神武」,將美國兩黨過去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功勞盡歸特朗普,另一方面則極盡醜化拜登之能事,特別是《紐約郵報》爆出所謂拜登兒子的醜聞後,把拜登打成為一個「耳目失聰、老人痴呆、貪腐親中,甚至戀童癖」的壞蛋,結果使本來已呈分化的黃絲陣營更嚴重撕裂,一發不可收拾。

對於美國的民主制度,大部分港人根本一知半解,不明白美國並非第三世界,立國二百多年,民主行之有效,有足夠的機制互相制衡,確保選舉結果公平、公正、公開。 選舉過程縱使出現爭拗,以至出現舞弊造假的指控,最終都會真相大白,結果一定是人民投票的集體意願體現。

對於美國兩黨對香港民主運動的支持,以及對華政策,同樣是不清不楚,罔顧歷史事實,張冠李戴,選擇性接納。促成中美建交、支持中共重返聯合國的是共和黨的尼克遜,雖然1992年推行全球化政策對中共解除禁制的是民主黨的克林頓,但2000年支持中共加入世貿的卻是共和黨總統布殊。對華政策其實一直是兩黨共識,過去的「接觸政策」,是基於鄧小平主張韜光養晦,深懂「悶聲發大財」之道,中國不是美國利益的直接競爭者,所以不管民主黨或共和黨上台,都不會以敵對的態度對待中國,支持中美經貿往來, 盼望中國經濟發展後會出演和平演變。但2008年以後,中國因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受金融海嘯衝突乘機崛起,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系,開始自以為是,拒絕接受「華盛頓共識」 ,要實行自己的「中國模式」,兩國關係逐漸蛻變,由戰略性夥伴變成競爭對手。

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是《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重要推手。美聯社

民主黨的奧巴馬上台後, 主張重返亞洲,圍堵中國,建立「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予以抵制。自此,美國兩黨朝野已視中國為敵對的競爭對手。特朗普出身商人,上台後以美國本土利益為重,強調「美國優先」,搞單邊主義,一方面和中國打貿易戰,另方面也與盟國斤斤計較,退出國際組織和協議,拒絕承擔更大責任。但民主黨和共和黨對中國人權和香港的民主運動一直支持,從未間斷。遠的不說,單在反送中時期應香港示威者要求對中國及香港官員實施制裁,民主黨便比共和黨更強硬,反而共和黨和特朗普基於現實經濟利益考慮,不願意訂下太辣條款。要不是反共立場堅決的民主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手腕靈活,願意讓步,爭取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支持,美國針對反送中運動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和其後更辣的《香港自治法》議案,以及制裁中港官員的措施,也不可能順利通過。說上台後「親中」的拜登會轉軚,以至把整個民主黨妖魔化成為腐敗墮落的政黨,不但不符事實,誇張渲染,實際上也完全不利香港未來爭取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民主國家的支持。事實上,英美媒體報道,中共可能反會因為特朗普不能連任而失望,因為特朗普繼續統治美國四年,只會令美國更加分裂,有利中國,從中國傳媒在選舉過程中集中報道美國的示威抗議和紛爭,足可證明。

拜登已經呼籲國民以國家整體利益為重,放下分歧,團結一致。香港的民主派陣營,在美國大選塵埃落定後,也應該認真反思,消弭矛盾,修補撕裂,重新上路。對於拜登民主黨政府,我們應該聽其言、觀其行,讓未來的事實證明一切,絕不宜固步自封,自我孤立,更不應繼續分化撕裂,泛民總辭出現屬團結泛民本土最大契機,否則只會加速香港走上絕路 。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