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港人命運如螞蟻?唯靠創意換新天


螞蟻上市急剎停,施政報告急剎停,民主派議員被DQ。這幾件看似互不關連的事件,編織出一個當前中國政治的模式:隨着權力愈來愈集中,掌權者愈來愈專權,決策可以隨時反覆,背後有政治計算和角力,也有利益分配和爭奪。

四位被DQ的民主派議員在今年七月報名參選立法會時,已經被取消參選資格。如此富有政治考量的決定,當然不會是個别選舉主任的個人決定。但到八月人大常委決定上屆立法會任期延長一年(或更長)時,並沒有同時取消這四位議員的議員資格。當時盛傳是林鄭月娥力爭整個立法會過渡,但最近人大常委決定DQ四位議員時,則明言是應林鄭的要求,要她揹上黑鍋。如果説這是引泛民入圈套、先縱後擒的陰謀,也許太高估中共的籌謀能力。更大的可能是中共內部對是否讓四位議員延任意見紛紜,林鄭當時主張全體議員過渡,為中共最高層接納。但有其他權力系統不同意這個做法,過去兩個月繼續力爭DQ這幾位議員,終於「成功爭取」。他們不單是打了林鄭的臉,還要在人大常委的決定內明言她是倡議者,令她不能再私下放風卸責或者領功。
 
DQ議員一事是林鄭權位下沉的最新案例,與之前的施政報告急剎停是異曲同工。今時今日,林鄭籌備施政報告,不會事先不聽取中共相關官員的意見。急剎停多數是因為不同權力系統和利益集團有爭抝,角力到最後一刻,拍板話事的人贊成施政報告要剎停。而剎停之急,令林鄭找一個好的理由來保存顏面也難,慌忙中表示自己會在十月底去北京與相關部委商討施政報告。其實十月底剛好是中共舉行五中全會的時候,根本沒有人有時間招呼林鄭。林鄭無法成行的同時,最難堪的是隨即有人放風説根本沒有人邀請她,盡量令她無地自容。

表面上看,集權和專權令決策更有效率,其實長遠效果剛剛相反。當事事都是往上推才能有決定時,決策中心一定超負荷,而在缺乏分工負責的情況下,不同權力系統和利益集團互相傾軋,爭取頂上的歡心,會鬥至最後一刻。正所謂上意難測,政策隨權力鬥爭的互動而搖擺會是常態。
 
這一年多,香港人不斷見識這種新常態,因為香港正在「跑步進入」內地的一制,我們現在所體驗的完全符合國情。看看螞蟻上市急剎停的例子,中國首富馬雲不會不懂得中國政治,不是一樣栽了一個大跟斗?
 
螞蟻上市不是一時三刻的事,經過長期周旋才得到監管當局的批准,竟然在上市前不足四十八小時被剎停,真是上意難測啊!有人認為螞蟻上市出現曲折,是因為馬雲在十月時講了一些不中聽的説話,但因此而作出嚴重衝擊市場的決定,是不是太兒戲了一點?而且螞蟻上市急剎停不久,中共隨即推出監管金融機構措施的新建議,顯示金融機構的監管制度早有爭議,傳統與新興的利益集團存在激烈鬥爭。這一回合,是馬雲受到了挫折。

10月24日上午,馬雲在第二屆外灘金融峰會上發表主题演講。 澎湃新聞照片

馬雲是過去二十年間中國最成功的企業家。他不是一帆風順,但每一次受到挫折後又找到辦法復興,愈戰愈強。馬雲崛起與生存之道,唯靠創意。在國進民退、黨領導一切、一切權力歸中央的大格局下,他是否仍能適者生存,對香港人也有參考價值。
 
經過過去一年多的煎敖和歷練,香港人不要再跟隨老黃曆。港英時期、回歸早期以至「前林鄭」時期的抗爭形態與策略已成歷史。議會抗爭還有沒有意義已經不是一個很有意義的問題,因為現在應該先回到「零點」,對新形勢作出深入研判後摸索新的抗爭策略,不必拘泥於舊思維和舊詞匯,因為同一個名稱(例如「議會」)的意思已經可以是大不同。
 
年輕人推動去年的反修例運動,爆發無窮創意,現在更需要運用創意應付新形勢。老泛民很多時被視為因循、保守,但他們年輕時也曾經富有創意。當年他們投身社會運動時,香港沒有普選;媒體大多數是親政府,不然就是親共或者親國民黨;非法集結的法例非常嚴苛;普羅大眾的政治意識不強。公民社會是在如此重重限制下點點滴滴建設起來。今天的香港人的政治意識、知識和智慧都比當年強,只要有創意,公民社會會有頑強的生命力,燃點希望的抗爭之火不會息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