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重溫美國2000年布殊對戈爾裁決 對今日總統之爭有何啟示?


美國總統特朗普拒絕承認大選落敗,其競選團隊在多個搖擺州份提出訴訟挑戰點票或觀察點票安排。評論多次將今次特朗普與拜登之爭,與2000年美國最高法院極具爭議地裁定佛羅里達州停止重新點票相提並論。由於該次裁決,共和黨布殊以537票在該州擊敗民主黨戈爾,並奪得總統寶座。

當年有份參與布殊對戈爾的雙方律師(包括成為布殊年代的前檢察總長Theodore Olson),以及佛羅里達州最高法院前院長Fred Lewis 異口同聲說,今次總統大選爭議與2000年情況截然不同。Olson與代表戈爾David Boles在《華盛頓郵報》文章反駁與2000年爭議相提並論:「不同,拜登會做總統。」

另一邊廂,特朗普團隊在賓夕法尼亞州聯邦法院提出訴訟,引用理據與2000年最高法院考慮的法律爭議相近,嘗試為訴諸最高法院鋪路。

今日美國大選與2000年爭議的異同,主要可從開票形勢及法律爭議來理解。

特朗普支持者在華盛頓最高法院外集會造勢。美聯社圖片

2000年發生什麼事?最高法院裁決說什麼?

2000年,民主黨時任副總統戈爾與共和黨德州州長布殊爭奪總統寶座,最後結果取決於有25票選舉人票的佛羅里達州。美國傳媒一度稱戈爾勝出佛州其後撤回,數小時後多數改稱布殊勝出(美聯社是少數預測布殊勝出佛州但不預測大選結果)。在佛羅里達州大部分地區截止投票後7個小時,布殊僅些微領先戈爾不足1000票,引發佛羅里達州內重點選票,翌日布殊只在600萬票中領先1784票。

戈爾一度打給布殊恭喜當選,一小時再打一通電話撤回敗選一說。

引發爭議的是數以千計佛州選民用投票機在選票上打洞程序,如果不夠用力,可能部分票孔「藕斷絲」,影響判斷投票意向。佛州最高法院當時容許戈爾提出,全州重新人手點票。但由於佛州不同縣市對處理何謂問題票的標準不同,有些嚴格至光照射過才可以,有些則寬鬆到選項中凹下亦計算有效得票。

美國最高法院最終介入並中止佛羅里達州的點票。9名最高法院法官中,持多數意見的五名法官在判決中認為,重新點票時對相同選票不同標準,違反憲法第14修正案「平等保護」(equal protection)原則,因為投票權均等概念,除了是一人一票,也包括投票在選舉過程相同待遇。

另外四名法官(包括兩名認同涉及「平等保護」)則認為容許佛羅里達州繼續重點選票,而非中止程序。當時,距離各州根據法例會面及投票仍然有六日時間。

值得一提的是,布殊當時的律師團隊可謂星光熠熠,前國務卿James Baker籌組律師團隊中包括三名後來成為最高法院法官的律師,包括最高法院院長John Roberts、法官Brett Kavanaugh及近期才確認為最高法院法官的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及後來曾任特朗普國家安全顧問的博爾頓(John Bolton)。

《紐約時報》報道,目前特朗普則主要是靠私人律師朱利亞尼、兩名兒子、佛羅里達州前司法部長Pam Bondi,及在通俄門的前國安顧問Michael Flyn代表律師Sidney Powell。反觀,拜登團隊pandas律師團隊包括多個奧巴馬年代司法部高層,包括前司法部長Eric Holder。

分野:特朗普翻盤的機會率

儘管選情同樣緊湊,2000年與今次大選其中分野是得票差。截止上周五,拜登在主要關鍵州分領先得票分別如下:

賓夕法尼亞州:超過6萬票

阿利桑納州:約1萬票

佐治亞州(重新點票前):約1萬4000票

威斯康星州:約2萬票

密歇根州:14萬5000票

研究美國政治及憲法的港大法律學院包玉剛講座教授劉岱偉(David Law)向眾新聞指出,2000年爭議只是牽涉佛羅里達州一個州分,而且兩人得票差距500多票,重新點票的話結果有可能改變。

相比之下,拜登今次在多個搖擺州份同時領先特朗普,得票差距也比2000年更為顯著。

他指出,如果今次結果要改變的話,需要多個州分結果同時改變,而特朗普在重新點票可能多出數百票,「但重新點票要多出幾千甚至上萬票——即拜登領先的得票差,則是非常不可能(highly unusual)」。

曾任聯邦選舉委員會主席的選舉法專家Bradley Smith也同意特朗普較難以翻盤,因為一般重新點票只能影響不多於1000至2000票。他表示,目前未看到類似2000年因為點算選票,而特朗普如果要翻盤,需要證明有選票不法地計了入有效選票當中。

2000年中代表布殊的Theodore Olson與代表戈爾的David Boles早前在《華郵》撰文說,當時只是牽涉佛羅里達一個州,而且差距只得500多票,不能套用在目前特朗普在多個州分興訟。

兩人在文章中形容:「是時候接受拜登勝出選舉,接受結果及作為一個國家走在一起。」

變數:最高法院會否重新引用原則?

目前特朗普團隊在多個州分提出選舉訴訟,截止周一仍未正式有案件提上最高法院。

假設最終要最高法院在聯邦法律層面再次介入,則有可能再度引起憲制爭議,及法院是否可引用2000年判決套用今日的情況。

在2000年布殊對戈爾案中,當時最高法院的法官列明:「我們的考慮純粹局限於目前的情況,因為選舉程序中平等保護的問題一般存在眾多複雜性。」(“Our consideration is limited to the present circumstances, for the problem of equal protection in election processes generally presents many complexities.”)

上述說法似是局限2000年當刻情況,而最高法院二十年來只在一次引述布殊對戈爾一案(而且並非直接有關投票均等問題,而是涉及州的議會委任選舉人的問題)。

但對最高法院說法另一種解讀,則是句子第二部分所說,並不排拒再次在點票問題上引用「平等保護」原則,只是要套用在適當的案情當中。

共和黨在2000年多次爭取選舉訴訟引用該案的原則。在今次大選賓夕法尼亞州的訴訟中,特朗普團隊其中一個質疑,便是質疑當有郵遞投票選民投錯票,部分縣市的票站職員可以提醒並讓選民修正錯誤。共和黨團隊認為,做法是違反2000年案件中提及的平等保護原則。

賓夕法尼亞州區域法院目前未裁決,但在早前審訊期間,法官一度質疑選舉目的是彰顯選民意願,而非剝奪權利。

不過,共和黨引用布殊對戈爾案件並不理想。例如在北卡羅萊納,共和黨入稟挑戰州選舉委員會延長接受已經蓋上選舉日郵戳、但未於投票日抵達的郵遞投票期限。

共和黨在法院文件中,指控州政府對選民採取不同待遇,變相限制已經透過郵遞投票選民的權利,及點算其他「非法選票」。最高法院駁回說法,反而質疑共和黨不受影響,只是嘗試減少合法選民數目。美國最高法院也認為由於是州法律,而拒絕介入案件。

選舉法專家Smith認為,目前特朗普團隊在賓夕法尼亞州投訴票站官員提醒問題選票選民的做法,有可能引起「平等保護」的問題,因為技術上其他選民沒有機會獲得提醒。但有關說法會否提升到最高法院,目前仍是未知之數。

 參考資料:美聯社/SCOTUS Blog/ProPublica/CNBC/USAToday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