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輸人不能輸陣 總統大美國更大


前文提及美國主流傳媒腰斬美國總統特朗普於白宮舉行的新聞發報會,筆者憂慮這樣的處理手法會危及大眾對主流傳媒的信任,繼而損害整個民主制度。其實早於大選前兩個月,已有研究指出美國民眾對主流傳媒信任程度跌至新低,其中尤以支持共和黨者為最。[1] 而近期亦屢有消息指主要社交媒體涉嫌作政治審查,導致用戶大量遷至新軟件如Parler等。[2] 現時特朗普仍未承認敗選,一連串涉及選舉的訴訟正在展開,他更明確地指責媒體報道不公,令選舉有欠公平。[3] 日前特朗普支持者在首都華盛頓遊行集會,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4]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等均以「數以千計(thousands)」報導參加遊行人數,[5] 但白宮發言人麥肯納尼(Kayleigh McEnany)卻宣稱遊行人數過百萬。[6]

特朗普支持者日前在華盛頓遊行。美聯社

究竟是藍營連同主流傳媒不公,抑或紅營誇大其辭?又或是兩者皆是?如果兩個陣營及其支持者互相攻訐的情況持續惡化下去,導致主流傳媒的認受性和公信力再往下墜,美國人在將來的選舉中能否在一個持平和讓各方意見都有機會發表的傳媒環境中作最明智的決定?若民眾普遍不相信主流傳媒,而越來越只看合乎自己政治取向的媒體,將來的總統當選後,他又如何能爭取另一邊選民的支持?若當選總統卻在民眾中間缺乏認受性,這對民主制度肯定是一種傷害。不要少看一個各方都能接受的主流傳媒,只要它基本上是持平公正的,也能藉客觀報導促進理性討論,它就能為整個選舉賦與一定的認受性。美國的偉大在於制度,無論是誰最終扳倒對方,無論是誰更有領導能力,又或是誰才更無能甚至邪惡,都不值得為了一任總統花落誰家而破壞民眾對民主制度的信任。

總統特朗普本月5日在白宮開記者,數個主流媒體突然中止直播。美聯社

對港人來說,因為特朗普過去一段日子對中共強硬,期望他當選進一步儆惡懲奸實在是人之常情。但我們也必須明白,這始終是美國人民的選擇,如果美國民眾中間反對特朗普者眾,並認為他對美國制度的破壞比他對付中共所帶來的好處更大,這些民意也是不能忽視的,我們不能要求美國人把國外的問題看得比國內還要大。當然,對了解中共手段的人來說,無論是國內或國外,美國將來的利益都跟如何抗衡中共在全世界滲透擴張有莫大關係,所以新任總統若不能像特朗普般在跟中共的搏奕中破格而行,而跳不出始於上世紀七十年代的外交框架,則以中共兵法之精,策略之多變狡猾,美國受的威脅恐怕會越來越大。

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武警。美聯社

正如美國政論雜誌《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兩年前一篇評論所言,[7] 中共往往出乎美國意料之外。從國共內戰時的馬歇爾(George Marshall),到韓戰時的杜魯門(Harry Truman),越戰時期的詹森(Lyndon Johnson),再到為往後數十年透過貿易、外交以至文化交流促進中國改變的基本策略定調的尼克遜(Richard Nixon),中國都沒有按美國的想像而行。無論是威迫或利誘,美國的算盤始終沒中共的那麼敲得響:資金、技術和人才訓練中國是無任歡迎的,但市場卻沒有真的開放、以自由主義價值為基的國際秩序始終為中國所抗拒,覬覦亞洲軍事霸權更是無需多說了。即使美國外交研究界對和解(rapprochement)策略是那麼根深蒂固,皆因種種反面證據俱在,美國實在已到不能不改轅易轍的地步了。再遲疑半點,下個世紀領導世界的可能就是一個共產政權。文章作者認為,特朗普採用的國家安全策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起碼已行對了第一步,但他退出多邊貿易協定、否定聯盟價值、對人權問題的輕視,卻令華盛頓走向「對立而缺乏競爭力(confrontational without being competitive)」之道路。相反,中共多年來的策略卻是「不明爭,卻暗鬥(competitive without being confrontational)」,一步步藉滲透和國家資本主義的財力在世界各地市場攻城掠地,又藉一帶一路等計劃成功誘使大量第三世界國家支持,為它在聯合國和世界衛生組織集合足夠票數挑戰美國的領導地位。只需看過去大半年世衛在武漢肺炎疫情上如何跟中共統一口徑,就可知道中共的策略是多麼的成功。

拜登支持者在紐約遊行,慶祝他當選總統。美聯社

《外交事務》今年11月的一篇評論文章認為,[8] 因著特朗普退出國際協定和鄙視盟友,又加劇國內的不平等和撕裂,很多中國精英階層都認為美國正走向衰弱,而美國在特朗普治下的圍堵中國政策因而被理解為防止中國取代其世界領導地位的手段,這就是所謂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在這種理解下,中國反過來要先發制人,不容那正在衰敗的美國壓制自己壯大國力,這就是近年中國種種亮劍行為的底因。明顯地,這是一種自我實現的預言,會把雙方逐步推向衝突的深淵。文章作者認為,要消解這預言,美國必須在經濟、科技和民主制度建設方面再次強大起來,讓中國看到美國並非走向衰弱,因而並無需要為自保而打擊中國。而為了鞏固它的全球實力,美國必須重建它與盟友的關係,以壓抑中國的越軌行徑。這種策略既非重回已證明無效的和解路線,但又不假設一定要跟中國展開全面衝突,弄至玉石俱焚。問題是,即將產生的新任美國總統能有足夠的智慧和魄力把美國這艘大輪船駛出那個風急浪高的峽彎嗎?還是美國和全世界始終難以避免會撞上那偌大的冰山——那個古老、頑固、國魂盡喪,至今仍被共產極權幽靈佔據的國度。

註釋: 

[1] Gallup:Americans' Trust in Mass Media Edges Down to 41%
[2] Conservative social media app Parler has been downloaded nearly 1 million times since Election Day, topping app charts. A 'Stop the Steal' hashtag has 15,000 mentions.
[3] https://twitter.com/realDonaldTrump/status/1328152462331699202?s=20
[4] CNN:MAGA March brings together Trump voters, far-right leaders and counterprotesters, ending in some clashes
[5] NYT:Thousands rally in Washington as clashes erupt
[6] https://twitter.com/kayleighmcenany/status/1327646530103369728?s=20
[7] FOREIGN AFFAIRS: The China Reckoning, How Beijing Defied American Expectations
[8] FOREIGN AFFAIRS: China Thinks America Is Losing, Washington Must Show Beijing It’s Wrong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