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死因研訊】女警認落彈位置靠粗略估計 2警開槍後不看錶 裁判官:警掌握時間一定唔準確


周梓樂死因研訊第4天,繼續傳召事發當晚、即2019年11月4日凌晨曾向尚德停車場A發射催淚彈和曾進入尚德停車場a進行掃蕩的東九龍衝鋒隊第4小隊成員作供。惟三名警員的證供在時間紀錄、催淚彈著落地點和當值人數三方面,備受質疑。

時間紀錄方面,其中兩名警員嚴卓勳和方震國均供稱,不會每次發射催淚彈後看錶,他們分別解釋指是要專注前方的危險點;以及現場緊張,故由一名傳令員事後詢問及紀錄,嚴卓勳也供稱,同僚間沒有對錶的習慣。方震國稱,會推斷開槍時間,而最後證供上顯示的行動時間,是完全依賴指揮官黃家倫在行動後會議所得出的時間。

裁判官高偉雄形容,「警員掌握的時間一定唔準確。」

另外,有市民向家屬一方提出新資料,法庭下午休庭處理有關事宜。

警方行動時間紀錄 各有不同

庭上早前披露警方的行動細節,但相關時間點有分歧,有線新聞直播片段所顯示的時間,與第4小隊作供時間有明顯分別。第四小隊指揮官黃家倫昨供稱,每隊員有責任記錄各自使用武力情況,包括在何時、何地發射多少催淚彈、橡膠彈等;小隊另有最少兩人負責記錄,需定時向各隊員查詢使用武力記錄,行動結束後須在會議匯報。惟當晚曾發放催淚彈的三名警員,今日出庭作供時均有不同說法。

第4小隊隊員、女警楊樂欣昨供稱,以往有發射催淚煙經驗,習慣「燒煙」前後都會望一望手上的手錶,又或掛在腰帶的錶。裁判官高偉雄今日問到,楊的兩隻錶本身是否準確,楊說,「我無特別對錶,較某一個時間,但本身function係work的。」

楊樂欣之後被陪審員問到,兩隻錶時間是否相同,她說,時間上可能相差約1至2分鐘,又表示一開始較準手錶時,是根據自己家中的時鐘。被問到為何她紀錄的時間與新聞片段拍攝到的時間不吻合,她說不清楚。

同樣是第4小隊隊員、時任署理警長嚴卓勳作供稱,行動當晚總共發射了3次、共6發催淚彈,分別是凌晨12時44分至56分期間,在唐俊街向廣明苑方向總共發射了5發催淚彈;凌晨1時09分向尚德停車場A發射了1發催淚彈;凌晨1時26分在唐明街向尚德邨車出入口發射了1發催淚彈。

嚴卓勳一開始時供稱,發射首5發催淚彈時,均沒有看手錶,但研訊主任葉志康再問嚴卓勳,為何他的證供顯示第一發催淚彈是12時44分發射,嚴卓勳則改稱,只在發射第一發後有看手錶,其餘4發則僅靠傳令員記錄,並稱每一發之間相隔大約1至2分鐘後。被問到為何不看錶,他表示要集中看前方的危險點,又說雙手持槍,開槍後要看時間並不可行,而時間方面會有傳令員負責紀錄。

研訊主任葉志康問到,嚴卓勳所供稱的凌晨12時56分是從何得出,他回答表示,是行動結束回警署後,由指揮官黃家倫告知。他之後承認,不肯定第5發催淚彈是在凌晨12時56分發射。葉志康問,為何行動前同僚間沒有「對錶」,他說沒有這個習慣。

有線新聞的直播片段中,拍到有防暴警員向停車場方向發射了至少一發催淚彈,嚴卓勳相信是他本人。有線電視截圖

至於第二次發射,庭上再次播放有線新聞的直播片段,嚴卓勳相信直播片段中,凌晨1時一名向尚德停車場A開槍的警員是他本人。裁判官高偉雄問到,直播片段顯示時間為凌晨1時00分,嚴卓勳則供稱凌晨1時09分向尚德停車場A發射了1發催淚彈,當中為何相距9分鐘,嚴卓勳回答說不知道,「時間都係傳令員俾我,我無時間睇錶去mark低,我都唔知點解。」

第4小隊隊員、時任署理警長嚴卓勳。周滿鏗攝

另一名警員方震國之後作供,供稱總共發射了3次、共4發催淚彈,分別是凌晨12時48分至56分,射了2發催淚彈;凌晨1時05分,向廣明苑推進期間射了一發;凌晨1時25分離開尚德停車場A時,向尚德邨巴士總站射了一發催淚彈。方震國表示,只有發射最後一發催淚彈時有看手錶,其餘靠傳令員紀錄時間,被問到沒看手錶的原因,他供稱現場比較緊張。

至於如何得出凌晨12時48分至56分這個時段,方震國表示,當示威者一度散去,較為平靜時,會有傳令員詢問他們有否發射、射了多少發,最後由傳令員告知他們相關時間。研訊主任問他,當晚行動前有否與傳令員「對錶」,方震國說沒有。

裁判官高偉雄問警員方震國,有關他如何得出開槍時間的對答如下:

高:傳令員每次開槍都會問你?

方:係。

高:點問?

方:問我有無發射、幾多點。

高:你無睇錶,所以你都係估?

方:係,我推斷。

高:返到警署,黃sir(指揮官黃家倫)做一個debriefing(匯報),你係根據咩資料知幾時射催淚彈?

方:當時係黃sir話俾我哋知。

高:你唔會質疑時間啱定錯?

方:因為傳令員負責mark時間。

高:你唔會舉手話,『喂,你個時間唔啱喎』,你唔會咁架嘛,係咪?

方:唔會。

高:你哋幾時推進、幾時進入停車場都黃sir debriefing同你哋講?

方:係。

高:佢係啱定錯,你都係信賴佢以佢為依歸㗎啦?

方:係,沒錯。

代表死者家屬的大律師鄭淑儀曾問到嚴卓勳,第4小隊總共有多少名傳令員、多少名警員持有可發射彈藥的武器,嚴卓勳說,全隊有1名傳令員以及4名可發射催淚彈、2名可發射布袋彈、4名可發射橡膠彈的持槍警員。鄭淑儀再問到,持有武器的10名同事,是否均由1名傳令員紀錄時間,嚴卓勳回答是。

審訊結束前,高偉雄提到,家屬一方大律師可考慮是否需要傳召該名傳令員出庭作供,他表示,「警員掌握的時間一定唔準確。」

代表死者家屬的大律師鄭淑儀。資料圖片

催淚彈著落地點 靠粗略估計

除了發射催淚彈的時間,警員供稱催淚彈著落的地點也備受質疑,女警楊樂欣昨供稱凌晨1時09分向尚德停車場A發射了1發催淚彈,「彈芯」落在停車場4樓平台的位置。楊樂欣今日補充說,「因為我見唔到2、3樓有煙飄出,我相信係落咗平台的位置。」但高偉雄就質疑,平台同樣見不到有煙飄出,她所指催淚彈射落在平台位置,屬粗略估計,楊樂欣表示同意。

行動當值人數 不清不楚

另外,作供的其中兩名警員,被問到當值人數,亦各有不同說法。楊樂欣被問到當日行動的第4小隊有多少人,她表示大概30幾至40人,並解釋道:「因為我唔記得係咪full team齊哂」,若齊人的話總共有41人。代表家屬的鄭淑儀大律師問,掃蕩停車場的行動中,有多少人進入、多少人離開,楊樂欣說,「唔係我去紀錄。」鄭淑儀之後問,離開的時候會否有人點算人數,楊樂欣稱會由沙展負責,但當時她沒有聽見、也不知有沒有人作點算。

方震國則供稱,當晚第4小隊有37人當值,全部人都有進入停車場。鄭淑儀問他何時得知有關資料,方震國表示是「準備法庭聆訊」,翻看「更紙」時得知,鄭淑儀追問翻看「更紙」是否因為收到指示要回應相關問題,方震國稱沒有。他之後說,不知道本身有多少人執勤,至於從停車場離開回到唐俊街時有否點算人數,方震國說沒有。

三名警員作供後,原定由衝鋒隊第一小隊警署警長林華平作供,但研訊主任在庭上表示有市民願意提供新資料,需要在今午處理。高偉雄宣布下午休庭。據了解,該市民與代表死者家屬的大律師鄭淑儀一方有關。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