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不一樣的畢業禮】校內遊行重現文宣 盼重燃社會熱度 中大畢業生:希望香港人唔好放棄


中文大學的百萬大道,每年都會架起一個黃色的大帳篷,讓校長、教授與畢業生在篷下觀禮。去年畢業禮,畢業生自發遊行,從大學港鐵站一直遊行至山上的百萬大道,在烽火台默哀,最終畢業禮以校方宣佈腰斬而結束。一年過去,今年畢業禮的日子晴空萬里,本是拍照留影的好日子,不過校方早以疫情為由,索性將今屆整個實體畢業禮取消,移師網上舉行。

儘管如此,部分畢業生決定再次自發舉辦校內遊行,並且將去年默哀的地點,由烽火台改為曾發生激烈衝突的二號橋。沿途展示自備的文宣,各有訴求。有人舉起關注「十二港人送中」的紙牌,有人高呼「䆁放義士」、「光復香港」、「民族自強」等口號,亦有人於烽火台重現中大保衞戰的抗爭情境。

「想係社會政治氣氛比較低迷時,做返啲嘢去掀起返個社會嘅熱度,因為大家都知道呢場運動係仲未完。」參與遊行的同學說。

有畢業生重現中大保衛戰中的一幕衝突場面。鄭啟智攝

久違的遊行場面,此起彼落的「光時」、「港獨」口號聲,今日在中大重現。遊行原定正午開始,那時民主女神像前只有寥寥數人,零零落落地舉起手寫標語。久候多時的中大保安,馬上拿起大聲公,警告他們可能違反限聚令,又請他們保持社交距離。早已待在四周的人群,此時紛紛走到民主女神像前,突然有人高呼「開始行啦」,百餘人的遊行隊伍便徐徐出發。保安沒有阻止遊行,只不斷以低沉不變的聲調,警告遊行人士可能違反限聚令和公安條例。 

一眾畢業生身穿畢業袍,參與屬於他們的「畢業禮」。黑壓壓的人群中,有人戴上「V煞面具」,有人自製標語,有人手舉黑色氣球,還有更多人舉起早已被列為禁語的「光時」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香港獨立、唯一出路」,響徹遊行隊伍。手持「光時」旗參與遊行的陳小姐不願多談,是否擔心違反國安法?她只拋下一句:「無得擔心㗎喎,想講就講。」

陳小姐手持「光時」旗參與遊行。鄭啟智攝
有畢業生拉起橫額,上面寫著:「這一場革命最終無人取勝,但請你留低一起做見證。」鄭啟智攝

遊行隊伍走到去年中大保衛戰的現場 ── 二號橋。一眾畢業生低頭默哀,悼念反修例運動中的傷亡人士。一片肅靜之際,保安的大聲公又突然響起。本來低頭靜默的畢業生,紛紛抬頭,激動地指罵保安。「係咪靜3分鐘都唔得啊?」、「可唔可以尊重啊?」、「收聲啦!」、「你哋舊年係邊啊?」保安卻不為所動,繼續讀稿。

在一片指罵聲中,默哀結束,遊行隊伍再次起行。從二號橋走到百萬大道,沿路都是陡峭的大斜路。原本,今天是同學們在校園各隅拍照留念的大日子,不論男女大部份人穿的都是正裝西鞋,女生們更是高跟鞋上陣。11月中,仍是近30度的反常高溫,正午烈日猛地照在頭頂,穿著不透氣的長黑袍,畢業生們熱得妝容快糊掉。然而,亦有人選擇「Black Bloc」參與遊行,以此回應去年的抗爭場面。

社會科學院畢業的Tom戴上眼罩、裹著面巾參與遊行,他的畢業袍掉了一角,露出裡頭的黑色風衣。去年他曾以同樣的裝束抗爭,出門前偶然看到塵封在睡床下的眼罩和面巾,不禁又憶起一年前的抗爭場面,遂決定戴著它們參與遊行,認為最能象徵一年前的運動,以及港人的抗爭意志。「今日嚟係諗住話俾政權聽,我哋唔會收聲,我哋一息尚存,一定會抗爭到底。」

Tom戴著去年用過的眼罩與面巾參與遊行。鄭啟智攝

腳步終在百萬大道停下,手執旗幟、臉帶V煞面具的同學在前。「光復香港!」清亮的嗓聲劃破清靜。「時代革命!」有同學和應。「民族自強!」「香港獨立!」 在旁聚集的人群愈來愈多,有原先在附近拍照的學生和家長在花槽旁駐目細看。「幾耐無聽過呢啲嘢。」圍觀的人低聲交談。 

腳步終在百萬大道停下,手執旗幟、臉帶V煞面具的同學在前。鄭啟智攝

學校保安以大聲公不停廣播,要求同學終止遊行。「呢個係中文大學嘅呼籲⋯⋯」

「何以這土地淚再流⋯⋯」同學唱起願榮光歸香港。

「你哋現在嘅聚集、集會及遊行,有可能違反相關的防疫條例及公安條例⋯⋯」保安繼續叫喊。

「何以為信念從沒退後⋯⋯」同學的聲浪,將滋滋的廣播聲蓋過。

「請大家停止聚集、集會及遊行,否則要負上法律責任。」保安警告。 

忽然,全場的視線轉放在烽火台上,有近十位帶上黃色頭盔、眼罩、防毒面具的畢業生,正重現中大保衛戰中的一幕衝突場面。他們舉起圓形木板,上面寫有「梭角分明,毋負期許」,部分人舉著雨傘及黑旗。抬頭一看,百萬大道對上、俗稱「UC梯」旁的山坡,亦有人稍稍放上「革命就是義務」的標語。

保安似上了鏈的機器,仍舊重覆說著同一段警告。有同學按捺不住,在人群中叫道:「知啦!得啦!」 

有近十位頭帶黃色頭盔、面帶豬咀的畢業生,重現中大保衛戰中的一幕衝突場面。 黎卓欣攝
山坡上,有人稍稍放上「革命就是義務」的標語,最後被保安指派的工作人員收走。黎卓欣攝

質疑校方雙重標準 以遊行重燃社會熱度

畢業半年,大部分學生已投身社會。畢業典禮在社工系碩士畢業的小露眼中,不單純是一場儀式,更是表達對社會、政治關注的平台。他有感校方將典禮搬到網上,是想打壓學生表達意見的權利。「校方容許實體期終考試如期舉行,卻取消畢業典禮,是雙重標準。」

手持寫著「寧鳴而死、不默而生」紙牌的觀塘區議員陳易舜,也是應屆畢業生。他說,近半年香港都沒有一場真正的大型遊行,社會政治氣氛相當低迷,希望透過這場『迷你遊行』,告訴社會運動還未結束,又指相信不少港人仍未灰心:「想係社會政治氣氛比較低迷時,做返啲嘢去掀起返個社會嘅熱度,因為大家都知道呢場運動係仲未完。亦都想透過今次遊行提醒大家,12港人仲未返嚟香港,希望大家明白民主化嘅運動係好漫長嘅路程,希望香港人唔好放棄,繼續堅持落去。」

「會唔會擔心有國安法?」他自問自答。「每個學生都有自己自由嘅,大家都係講番啲耳熟能詳嘅口號,目標好簡單,就係希望政府真正回應五大訴求,同埋有返一個屬於香港人嘅香港,唔好再比極權政府中國打壓。」

手持紙牌的觀塘區議員陳易舜,也是應屆畢業生。

今日學校出動大量保安,手持攝影機,拍攝整個遊行過程,校方另一邊廂亦就事件報警,警方最後未有到場,會否感到被威脅?他點頭:「啲保安長期都攞住啲cam,影住我哋大頭,但實際上佢有冇阻止我哋遊行呢,我又睇唔到嘅。咁我諗佢哋可能係⋯⋯都係果句啦⋯⋯都係打份工。但事實上佢哋做緊嘅嘢,其實都係威脅緊學生。」他稍作停頓、再道:「會唔會秋後算帳呢,過多一排就自有分曉。」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