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略談德國的難民庇護審批過程(二)


略談德國的難民庇護審批過程(一)

香港政治沉淪,令人痛心疾首

有幸能夠在眾新聞撰寫專欄,對於我來說真是一個難能可得的機會。除了每個月可以逼令自己稍稍停下來,思考一下自己對香港議題的研判,跟讀者分享自己的看法和感懷,也每每令我感受到香港政治淪亡速度之快,實在超乎想像。

這種感概,雖然在過去的文章已有提及,但每一次落筆之際,無力感總會再次浮現。

從強推國安法,DQ立法會選舉候選人,通緝海外港人,有計劃地令十二港人慘被送中,到現在直接從立法會中清除反對派議員,只是短短幾個月內的事。可能政治上的角力,香港議會戰線到底何去何從,大部分港人都無法左右,而身在海外的港人,自然就感到更加無助。

可幸執筆之時,加拿大已推出「救生艇計劃」,放寬港人入境和申請移民的限制,其他西方國家亦已經陸續推出相關的政策。而第一個因為反送中運動而流亡德國的香港人(接受媒體訪問時化名Elaine),也終於完成了審批,成為德國聯邦移民及難民局(Bundesamt für Migration und Flüchtlinge,後簡稱爲BAMF)承認的政治難民。

相關新聞:【德國庇護】22歲涉暴動中大女生寄語港人:為最壞的打算,作最好的準備

經歷11個月的難民營生活,中大女生Elaine於今年10月終於獲得德國庇護通知書。照片由Elaine提供

以香港政治惡化的速度為基礎作預測,不幸要流亡的港人,估計亦只會有多無少。德國雖然暫時只有零星港人尋求庇護的個案,但難保一年半載之後,情況不會改變。如果可以讓更多讀者瞭解德國的難民政策,相信也不會是壞事。

德國審批庇護個案的法律框架

上一次, 我為大家介紹了申請德國庇護的流程和在申請程序中的一些限制。這一次我希望跟讀者分析一下德國相關機構審批申請時,背後的法律框架。

注意:本人並非合資格的法律人士,任何本文引述的資料,只供參考,可能存在錯誤,請勿將本文當作專業法律諮詢!

如果一個外國人在德國本土提出了庇護請求,BAMF便會進行一套既定的程序,去判定到底申請者應否獲得難民(Flüchtling)的身份和相關的保護形式(Schutzform)。而如果申請成功的話,法理上的根據,必定符合以下四個由法律所制定的框架之內。

第一個保護形式:認可庇護權利(Annerkennung der Asylberechtigung)

德國的基本法是這個國家最強力的法典。參考德國基本法(Grundgesetz)第十六條,第一點就已經開宗明義寫明:受政治迫害者享有受庇護的權利。(Politisch Verfolgte genießen Asylrecht.)

一個民主國家的憲法或基本法,既然是由民選代表所修訂,多數只會為自己國家的國民而寫。所以這一條法例,是德國基本法入面唯一專為外國人而設的法例(德國人當然不可能在自己國家申請難民庇護)。

其實在二零一五年難民潮爆發之前,德國已經有完整的難民庇護措施,成為不少難民「熱門」的目的地,所以我幾年前聽過香港人分享他見過的好多難民申請案例,初步被BAMF拒絕時,都會嘗試聘請律師提出上訴,到地方行政法院跟BAMF打官司。律師會辯解,指控BAMF無瞭解清楚申請者受到政治逼害的情況,把案件上升到基本法的程度,贏面會有所增加。

所以,這條法例的重點是如何定義「政治迫害」( politische Verfolgung)。翻查BAMF的文件,原來政治逼害,並不一定侷限於「政治」。BAMF的定義是「基於政見,宗教信仰,不可改變的個人特徵,從屬某一社會群組而出現由政權所製造的社會性排斥」,只要「排斥」(Ausgrenzung)的程度會損害申請者的人權和法律權利,就會符合BAMF得到庇護權利的框架。

第二個保護形式:授予難民保護(Zuerkennung des Flüchtlingsschutzes)

除了基本法這個相對比較特別的法律框架之外,德國法律體系入面亦有一套完整的難民法(Asylgesetz) ,而該法第三條寫明:「有充分理由地懼怕因自己種族、宗教、國籍、政見或屬於某一社會羣體的身份而受到迫害」時,德國應該授予該外國人難民保護。

不難發現,這一條法律所提供的保障基礎, 跟基本法第十六條十分相似。中大女生Elaine的案例,亦同時符合這兩個法律框架的應用範圍。那麼,兩條條例到底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原來,難民法第三條所提供的保護範圍更加廣泛,如果威脅是來自政權以外的個人或團體的話(例如犯罪集團、跨國的政治組織或其成員),此條文在審批時亦適用。而且條例亦有仔細列明和定義迫害的形式,例如對被迫害人施加的身心暴力;來自行政、立法、執法機關的偏頗性措施;不成比例(unverhältnismä ßig)的判刑等。審批時,重點就會落在申請人所能提供的理據,能否令BAMF認為逼害確實存在。

第三個保護形式:授予輔助性保護 (Zuerkennung des Subsidiären Schutzes)

德國的難民法除了第三條有保障難民的條文之外,第四條亦有以人道理由而為外國人提供保護的條款。

如果一個外國人在家鄉無法得到應有的保護,重回家鄉會令該人受到嚴重危害(ernsthafter Schaden)的話,難民法第四條就能夠為此庇護申請者提供輔助性保護(Subsidiärer Schutz)。

BAMF的文件有列舉幾個「嚴重危害」的例子,包括被判處死刑,受酷刑或不人道的處罰,受到由武裝衝突所產生的暴力威脅等。從庇護權利的名稱可以猜測到,在這一個法律框架下,被迫害者「只會」得到人道保護,從國際公約的角度來看,得到輔助性保護,並不等同獲得真正「難民」的身份,所以德國政府不會為得到人道保護的外國人提供很多居留的權利。

第四個保護形式:確定遣返禁令(Feststellung Abschiebungsverbot)

如果以上所有的保護形式都不適用的話,並不代表一個外國人尋求庇護的希望便完全破滅。根據德國居留法(Aufenthaltsgesetz)第六十條,仍然有「容忍逗留」(Duldung)一途。針對獲得容忍逗留的外國人,德國的執法機構都不可以執行遣返的措施(Abschiebung sverbot)。

如果遣返會構成對該外國人的生命重大而確實的危險的話(erhebliche konkrete Gefahr für Leib, Leben oder Freiheit),BAMF就會提供容忍逗留的權利。這種保障形式的重點多數放在健康問題上,例如該外國人身患重病,不能承受長時間的飛行,或根據身體情況只能在德國接受治療的話,此條例就適用。

德國聯邦移民及難民局受到法律規管,無論執政黨的取向如何,都難以動搖它的獨立角色。網絡照片

結語

通過這一篇文章,我希望可以以分析性的角度,為讀者介紹德國難民政策的法律框架。光去細讀條文,終究是空談,所以最後我還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自己的感想。

德國的法律架構是由德國人通過民主體制而間接建構的,德國政府的政治目的為何,都難以動搖BAMF和法院的獨立角色。無可否認,德國商界及政界親中傾向明顯,但老是說「德國奶共」,明顯是未能分清「德國政府」、「德國商界」、「德國輿論界」和「 德國人」的身份,為整個國家簡單地扣上帽子,甚至拋出「德國無用」的講法。在世界政局多變,加上美國大選搖擺的大政治氣候下,香港人就更加要理性思考,不要追捧不存在的救世主,也不應批評疑中派和反華派未成主流的國家,胡亂投射自己的情感到其他國家,這不是成熟的國際政治觀的表現。試想想,如果德國整個國家有政治取向,BAMF也要「奶共」的話,當初何不直接拒絕黃台仰和李東昇兩人申請?再加上Elaine的案例,我認為德國的難民保護政策,可以作爲「德國奶共論」 的最佳反證。

另外,當我們理解到這個提供庇護的框架後,再以香港及中共政權對香港抗爭者的迫害行為作出比較,我們可以得出一個結論:濫捕濫告暴動罪,警暴所造成的人道危機,國安法的辛辣條款等等,很多香港人默默承受的政治苦楚,均符合BAMF提供難民保護時的法律根據。

香港,曾幾何時是亞洲最自由,最先進的城市。今天,我們用德國的難民保障框架來看看這個五光十色的大都會。一片表面繁華之下,竟然站着一個又一個的「難民」。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