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麵檔茶記有售】大埔地區雜誌《埔Journ》創刊2000本賣斷、加印1000本 畫「林村河河圖」新角度看大埔 


午飯時間,行入大埔墟街市二樓熟食中心的一間麵檔,問:「雜誌還有嗎?」「最後一本!個袋有啲油,剩係俾本書你吧。」伙記從出餐處旁一個膠袋抽出最後一本《埔Journ》——60頁的雜誌拎上手頗有份量、封面是一條蜿蜒小河,兩旁綠樹成蔭,打開內頁就見到一幅手繪地圖,寫著「林村河河圖」。

將地圖鋪開,見到河流從山谷的一邊開始延伸,途經林村許願樹,穿過大埔中心,最後在海濱公園流入海灣。地圖是用木顏色畫的,畫中的魚會變成單車似的有兩個轆、小狗比回歸紀念塔還要大。

這本在街市麵檔可以買到的地區雜誌《埔Journ》,今年10月28日出版,首批2000本已經賣斷市,剛剛加印了1000本。創刊號以林村河為主題,請來畫家袁明珊(貓珊)畫「林村河河圖」。總編兼唯一記者何映彤(Vicky)在大埔土生土長,她說很久以前已經想知道整條林村河長甚麼樣,於是決定與貓珊由梧桐寨瀑布開始沿河行一次,畫出這幅原作有兩、三米長的地圖。Vicky希望帶給讀者新的角度看大埔,亦都希望在這個缺乏著力點的時代,轉個角度,可能大家能夠一齊搵到出路。

銷售點請參考《埔Journ》Facebook
貓珊IG: maoshanconnie

地區雜誌《埔Journ》定價60元,創刊號2000本售清,剛剛加印1000本。埔Journ Facebook照片

由報章記者到地區雜誌總編  這是一場實驗

《埔Journ》是Vicky的一場實驗,自資出版雙月刊,蝕清光就返去做老本行。

她今年6月離開工作了六年的《蘋果日報》,全力籌備創刊。但說到創刊因由,要從去年11.24區議會選舉開始講起,那時因為幫忙競選,與一些中學的師兄師姐再聚首,談起選舉後可以做些甚麼,Vicky一直想做區報,但覺得行不通,唯有繼續做記者,「日日睇住發生嘅嘢一模一樣,每日嘅過程都係。」

她覺得香港好無出路:「應該對所有政見嘅人嚟講,香港都係無出路,無論你係紅橙黃藍青綠紫,你見到件事就係咁發生……我想打破呢個loop、做返自己想做嘅嘢。我自己做開傳媒,我都想繼續做傳媒。咁點樣可以運用我呢個志向,去做一件事?咁就諗返,不如搞區報啦。」

出發點是區報,但參考過往區報的經驗,免費報紙不可行,收費的話報紙也不能太薄,乾脆就做一本雜誌。團隊還有一位攝影師、一位設計師、兩位編輯,以及其他協助行政、送貨的朋友,打算做雙月刊。Vicky並找來藝術家合作,希望讀者打開本雜誌就好似在看他們的portfolio(作品集),可能為他們找到更多觀眾,亦都令雜誌內容更豐富。

(左)《埔Journ》總編兼唯一記者Vicky;(右)畫家貓珊。莊曉彤攝

《埔Journ》創刊號以林村河為主題,Vicky說兩位編輯提到四大文明古國都有條河,而大埔都有條林村河,這是其中一個出發點;林村河又正好貫穿整個大埔中心,幾乎是大埔人搭車行路總會經過的地方,Vicky說:「我第一期想確立大埔人呢個身份,確立我哋係一本大埔嘅雜誌。」還有一個原因:「我成日都想搵新角度去睇大埔,如果由條河做出發點,去睇兩岸,散開睇,係一個新嘅角度。」

Vicky好多年前已經在想,整條河長甚麼樣?正好今次找人畫地圖。她偶然間見到貓珊的一則貼文,發現她是Map Illustrator(地圖插畫家),遂發出邀請,貓珊一口答應。

貓珊喜歡畫地圖,2014年畫過《夏慤佔領圖》,她覺得Google map等主流地圖以車路為主,「但其實represent唔到啲人真係行嗰條short cut,可能由(大埔)舊墟行去河邊,佢唔係行你地圖上畫嗰條路。」而且環境也是構成一個社區的重要部分,講緊的可能是一棵樹、一條河,那就是她想畫的。

今次為了畫林村河,Vicky與貓珊沿河行了一次,由梧桐寨瀑布開始。「我覺得好有趣,因為香港人成日都會講海,但河都係有重要嘅生態,尤其上游,下游大家係熟悉啲,(人工)拉直哂,但上游仲睇到佢比較organic嘅樣,幾靚。」

貓珊帶來了「林村河河圖」的原作,打開有兩、三米長。木顏色筆下,有許多動物,因為貓珊喜歡用動物代表社區裡面不同的人。「一面畫、一面觀察,畫每幅地圖,最主要其實都係要spend啲時間喺社區,如果唔係,你就只係畫到個樣靚靚嘅地圖。其實無意思,等於睇Google map或者睇satellite,所以要紀錄裡面嘅人嘅故事係重要嘅。」

貓珊帶來了「林村河河圖」的原作,打開有兩、三米長。莊曉彤攝

點解咁鍾意大埔? 四十年的城鄉共生

而雜誌報導的第一個故事,就係點解咁鍾意大埔?「我搵完之後,係有原因的,原來可以好理性咁解釋呢件事。」Vicky解釋,40年前規劃大埔新市鎮的時候,規劃上已經有城鄉共生的概念,要保留鄉村特色,她推斷,因而在規劃時已經將道路設計得較寬闊,人們願意走在街上。

她續說:「行路係會見得多啲人,同埋你嘅步伐會慢啲,唔係搭車經過、掠過哂啲嘢就算。你會知道啲鋪頭邊度有開張、幾時有執笠、幾時有discount、間鋪頭今日東主有喜你都會見到,你對呢個地方嘅感情就會大好多。」

「同埋你遇到嘅人都會多好多,如果你生活作息穩定嘅話,行出行入你會知道大概幾多點、邊度會發生咩事,我會撞到一樣嘅人,茶餐廳真係會間唔中撞到一模一樣嘅人,你知道佢大概(幾點)就會喺嗰度行出嚟。」

13年歷史的大埔Facebook群組

另一個大埔人鍾意大埔、甚至覺得自豪的原因,Vicky認為在於大埔Facebook群組。「Tai Po大埔」成立於2007年,現時已經發展到超過12萬人。大埔人事無大小都會在group內開post,例如執到隻BB鞋、走失狗等等。

她尤其記得的是,2014年颱風「海鷗」襲港,發生了「海綿寶寶走佬事件」,事後每次打風都會有人舊事重提,成為群組內流傳至今的故事。故事主人公因為打8號風聽爸爸話無將海綿寶寶床單收入屋內,結果海綿寶寶被海鷗帶走,他唯有在大埔群組向街坊求救,結果研究過風向在東南面,街坊最終竟真找回了。

「過咗一年,佢再post,佢話佢又唔見咗!佢今次無信佢老豆,佢攞兩個衣夾夾起佢先,無收返入嚟,呢次就搵唔返。大家就覺得好好笑,你仲係唔肯收入嚟。」Vicky很喜歡講這個故事。就是這種芝麻綠豆的事,大埔街坊笑你之餘又好肯幫手。後來就越來越多尋失物的貼文,演變成大家見到疑似失物就影相開po。

「海綿寶寶走佬事件」原Po。Facebook截圖

著眼細微處 接觸到每個温度

社區雜誌,著眼的是細微處。Vicky表示:「因為我信人嘅力量……所有嘅能量、力量係嚟自每一個人。我好鍾意做社區嘅嘢,社區上面每一個人可能做好少嘅嘢,佢唔使好高調,甚至唔使好似黃店咁表明立場,只要佢做啱嘅事,可能就可以有一啲改變,對個社會、對個世界。」

「同埋我好信人同人之間嘅關係,我覺得人係好簡單嘅動物,你同佢建立咗關係,佢打你都細力啲啦、鬧你都輕力啲啦。我哋慢慢去了解每一個人、建立個關係,咁就會好過我隔到好遠咁樣去同你講,你接觸唔到嗰個溫度。你做社區嘢,你接觸到每一個嘅溫度,亦都係另一個途徑去打破而家個loop。就係我哋嚟嚟去去都係講嗰啲嘢,同聲同氣講一樣嘢,咁有無辦法去影響多啲人,或者真係去了解吓對方、同我哋對立嘅人諗緊啲咩,不論係改變佢定得個知字,咁都係需要做。」

而最終她希望做到的大家一齊試吓打破個loop:「原來大埔係可以咁樣睇嘅,原來一件事我哋可以從呢個(角度)出發嘅,可以轉一轉個模式,唔知會唔會有新嘅火花可以撞出嚟,或者每個讀者嘅思路可以扭一扭,有啲新嘅嘢諗出嚟。咁就唔只我自己搵條出路,大家都一齊搵下。」這就是她的實驗。

仔細看「林村河河圖」,會發現好多彩蛋。埔Journ Facebook照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