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獨立紀錄片・下】《理大圍城》拍下信念瓦解傷痛 導演:了解前線,必先卸下浪漫化一面


《佔領立法會》失落金馬獎,但導演更在意《理大圍城》,因為「理大說的深很多,運動當中經歷的情緒掙扎、信念瓦解,這種痛,我們應該要去理解。」

人們很多時只看一場運動的結果,但當中必然存在很多爭拗、對立、內部矛盾,這些對立是否不應該被訴說?導演說《理大圍城》只有一個很窄的視覺,就是聚焦前線的討論和掙扎,一步一步理解他們為何會這樣。「我們要去了解前線,必先了解他們沒有浪漫化、沒有勇武化的一面。」

蒙面之後,其實他們每一個都是獨立個體,有不同選擇、掙扎和代價。

【獨立紀錄片・上】《佔領立法會》失落金馬獎 導演憶七一:個個都鬧緊有內鬼,示威者相信嘅係乜?

《理大圍城》片段截圖

分歧演化情緒 兄弟爬山變成傷害

理大圍城,對香港人造成很大創傷,城內、城外的人也很痛。導演說,無人想過會演變圍城,更沒想過長達13日的圍城,但香港人未必理解理大內發生何事、人們的情緒變化。一場運動很多時只看結果,但當中必然有很多爭拗、對立、內部矛盾,這些對立是否不應該被訴說呢?

「我很想拍他們爭拗的過程,就算他們有不同意見,但他們都是很真誠地表達自己。當每一個人都很真誠地表達自己想法,很常又會出現爭執,我在現場成日聽到,爭拗如何推進整個運動的走向?這是一股很大的能量。」分歧會演化成很多情緒,兄弟爬山變成不同去路和傷害。「現在我們就在關口,要繼續走下去,是不是要想想有何拌著?創傷如何造成?」他希望盡力梳理出來。

《理大圍城》只有一個很窄的視覺,聚焦很前線的人,被圍困下的身體和心理狀況,「我們要去了解前線,必先了解他們沒有浪漫化、沒有勇武化的一面,真實的人是怎樣的年輕人?他們是誰?他們想甚麼?蒙面之後,如何還原每個獨立的個體?他們有不同選擇,也有不同掙扎,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付上代價。」

眾新聞資料圖片

精神創傷 我們是否忽略了

面對警察暴力和威嚇的龐大威脅下,人會有甚麼反應?當身邊的同伴有不同意見,會如何回應和選擇?入面的人年紀很小,他們能否作出一個很理性的抉擇呢?《理大圍城》片中,校長入校園遭示威者圍罵質疑一幕,導演解釋不是針對校長,而是反映人們對警方的不信任,成年人和年輕人之間也有一個很大的鴻溝。當日那一幕,「我不敢望他們的眼,我諗我的情緒都唔掂。」

有幾個中學生抱著一起哭,有人跟校長走、有人留下、有人不知所措:「他們走了,咁點算?我們是不是要走?」Z座大樓有兩位男生很惆悵地拜託導演,拍下前方的車牌,因為有位女生朋友,捱不了圍城內的生活,自己一人衝了出去,兩位男生不敢陪她,看著她在草叢爬出去,再被警察發現帶上車。他們很擔心「會不會被人強姦?會不會被人打?很多很多的想像……」三人年紀很小,看起來只有中三、中四,當刻導演也不懂可以做甚麼?

這兩幕太揪心,他沒有放進片中。

後來校園變成一片廢墟,剩下的人們躲了起來,也變得很脆弱,一句說話便可觸動他們的神經。「之後個幾日,我係好唔掂,我拍唔到嘢。好多記者走咗,人又唔多,我嘅情緒先出嚟……其實已經無嘢拍,但我想留多幾日。」

想陪伴他們?「可能是。」

「你走到很前、擲汽油彈,你都可以很脆弱。」信念瓦解,是一個受傷。那種傷害,並非指被捕,而是「如何回到正常的生活?是否可以好好、自由的生活?心理、精神上的創傷,我們是否忽略了?」

眾新聞資料圖片

最痛的 現實已經歷了

《理大圍城》放映之後,出現兩類觀眾,當日在圍城外的人,看完之後反應很大,很痛、很無力、很內疚,哭得很厲害:「我們可以做啲咩?點解會導致呢個場面?」另一類是圍城內的人,有一位穿校服的中學生說,一年來都不敢看有關理大的直播、新聞、回顧,猶豫很久究竟看不看《理大圍城》,看完之後發現,原來沒有想像中「咁驚」、「咁頂唔順」,因為最痛的,已經在現實經歷了,現在要做的都是很實際的事,如法律上的程序,又或與家人的相處,讓人變得現實。

去留的討論,內心的掙扎,導演希望「一步一步讓我們理解他們為何會咁」,片中沒有交代圍城的背景,也沒有連貫整場運動的脈落,因為「現在又好,幾年後又好,我都係想畀香港人睇。」香港人,有經歷過的就會明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