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查驗美國大選遭猜疑 Fact-checker:尊重立場僅盼按準確資訊判斷


美國總統大選選情緊湊,開票後流言及不實訊息四起,波及中文網路世界。對於全球各地查證政治人物言論及網上流言真確性的fact-checker,這是最好的時間,也是最壞的時刻。

事實查核機構也是傳媒,只是報道取材聚焦核實資訊真確性。這份天職近日面對接踵而來的指控,如批評他們「說謊」、「偏幫某候選人」或「點fact-check你個fact-check」,連曾獲普立茲獎、美國其中一個最大的事實查驗機構PolitiFact也面對流言蜚語,要一再向讀者解釋他們的工作。

中文世界中的事實查證先驅、2018年成立的台灣事實查核中心也不能倖免。中心總編審陳慧敏接受眾新聞訪問時,分享他們去年底台灣總統大選時被質疑為親民進黨的綠營,這次美國總統大選則被網民抹黑成國民黨聯繫、甚至「中共同路人」。

「這不是對候選人喜好或厭惡的問題,而是作出判斷之前,應該得到準確的訊息。」電話另一端的陳慧敏溫婉,但堅定地說。

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網頁的美國總統大選專區

美國大選開票後,民主黨拜登100%得票、投票率超過100%等「造假」訊息在Twitter及討論區等流傳。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再公開在缺乏證據下,指責有選舉舞弊(election fraud)時,說法更加是甚囂塵上,台灣及香港網民熱烈辯論美國選舉制度。

台灣事實查核中心臉書一則查驗民主黨在威斯康星州作弊才能導致逆轉勝的訊息下面,有留言質疑「這個貼文本身就是fake news」、「半夜選票爆增,還不是作票?」、「台灣幫美國選舉查核,有何意義?」

中心的總編審陳慧敏說:「我們不是因為先決定政治立場,而決定這個題目,而是因為訊息流傳非常廣,也影響大家心理,造成錯誤的印象,所以我們才查核,但(讀者)可能還是喜歡或者討厭某個候選人。」

「香港和台灣社會有反中情緒,對某個候選人有特定的喜好或者延誤,大家解讀(查核報告)時會很多時候有『超譯』的情況。」

避免「超譯」fact-checking,首先回歸基本步,何謂事實查核呢?

陳慧敏說,事實查核本身就是記者的日常工作,簡單至人物、事件、地點。只是日常報道,會提及新聞事件中不同意見及討論,而專做事實查核的機構,則進一步針對「硬事實」(hard fact)的陳述,透過比對事實、採訪原始資料或訪問學者,查核言論及網上資訊。

總編審陳慧敏。台灣事實查核中心圖片

除了查核的結論本身,台灣事實查核中心不搞「懶人包」過份簡化辯證過程,一直堅持「字海」,解釋整個查證過程給讀者。

陳慧敏說:「其實最重要的不是結論本身,而是告訴你對或錯,是這個邏輯過程。為什麼我們這麼詳細去寫,我們交代方法學,最後交代這個結論,因為我們要培養讀者思考,empower讀者查證的能力。讀者也可以不同意我們,只要在讀者留言區講出道理,查核報告都會再查核,然後更正。」

「讀者中有各個領域專業,如果(查證文章)有錯誤,都會被指正,我們都會勇於更正。我們相信這個閱讀、討論更正,這個討論過程是我們目標。所以我們的職能不是真理部,而是我們帶動整個社會查核及思考的能力。」

可是事實查核工作牽涉查證政治人物言論,查證工作難逃部分人攻擊及揣摩動機。

例如曾獲普立茲獎的美國查核中心先驅PolitiFact,成立一年後2008年fact-check總統大選及民主黨奧巴馬競選承諾成名。來到2020年則被總統特朗普支持者窮追猛打。總編輯Angie Holan在最新一篇讀者通訊中分享,一些讀者批評有選舉舞弊、特朗普得票其實史無前例地多,或者為什麼反對法律訴訟,「是不是怕找出真相」?

Holan指出,對不利某候選人訊息被解讀成政治動機是相當不幸,但強調PolitiFact的角色不是幫助任何候選人,而是協助讀者掌握最準確的資訊。她表示,他們非常重視選舉舞弊的指控,但暫時未見到證據支持這些指控,「事實上,這是我們十三年事實查核以來,最被嚴格審查的一次選舉。」

陳慧敏說,一直有人為他們抹上「各種顏色」,例如今年國民黨文傳會點名質疑中心是民進黨「側翼」,可是這次美國大選查核工作,卻換來被指是國民黨金溥聰一派成立的,甚至打成了「中共同路人」。

她笑說:「可不可以說清楚,是藍的還是綠的?」

她強調,尊重每個人意見及對候選人支持態度,但傳媒作為第四權的角色。「每個人有自己的意見,這個是可以的,每個人都可以表達對某個人支持態度,但是在形成自己判斷和意見之前,這個訊息本身是必須得到充分查證而準確的資訊。」

「我們希望您很喜歡他,這個訊息是準確的,可以作出您自己的判斷。我們尊重每一個人判斷,我們判斷就是查這個訊息的準確性。」

PolitiFact公開早前部分讀者就美國總統大選報道的質疑,當中對他們不乏嚴厲批評。Twitter截圖

美國傳媒及查核組織在美國大選投票日之前已經開始沙盤推演,估計可能出現什麼情況產生不實訊息,當中估計的搖擺州分點票過程「紅變藍」(民主黨超前)、郵遞選票給了民主黨,都是估計之內。

有別外界認為,事實查核可就選舉是否舞弊蓋棺定論,陳慧敏卻說回答不了。「我們無法作出這個這麼大議題的查核,因為選舉有沒有舞弊,這比較是調查報導的方向,或者是一個司法議題,需要司法部門調查。事實查核可能針對某一則具體的傳言來做查核。」

她舉例說,網上傳出多個州份的投票率超過100%,中心透過比對有公信力的網站及官方投票數據,發現是用了舊有選民登記數字和預估的投票數字,反映真實的投票數字,作出了錯誤的推算。「舞弊與否,我們不能回答,但你看到投票率這個圖表,我們可以確定這個是錯的。」

對實施查驗攻擊一體兩面的,還包括特朗普支持者對主流傳媒的差異,引伸辯論之爭,甚至導致部分爭取民主的中國異見人士批評美國主流媒體審查。

陳慧敏認為,主流媒體在大選的角色,值得學界及新聞界再檢討,例如美國三大電視台在特朗普提出整場選舉是舞弊時暫停直播,電視台一方面可能顧及特朗普言論煽動情緒,為免違反角色停止直播,與此同時,傳播學界普遍建議對政治人物是同步在直播期間進行即時事實查核。

不過,她同時提醒,主流媒體及社交媒體公司Facebook及Twitter對大選的處理,很大程度吸納經歷2016年美國大選的經驗,避免一些網上假消息引起炒作。

其中一個例子是一名男子調查陰謀論網站流傳的「Pizza門」,持槍走進一家薄餅店營救並不存在、被希拉里及民主黨人禁錮的兒童。這可能一部分促使主流媒體直接跳過類似新聞,例如拜登兒子的電郵門,主流媒體為何集體冷處理,也值得傳播學界研究。

「2016年擔心假消息是來自俄國,今次傳遞(假消息)的都是境內。對選舉舞弊的攻擊,其實這個非常棘手,因為攻擊的不只是造謠者,是整個共和黨都是這樣談,包括特朗普、政要,這件事已經變成政治紛爭,事實查核比較難處理。」

至於中文世界,陳慧敏說,比較憂慮大量英文翻譯中文的不實訊息在社交媒體流傳,或者是透過大量翻譯美國陰謀論網站,然後以類似新聞的題材加工,再令網民誤會是新聞。

她舉例說,美國大選期間有傳出一則不實消息,是引述「美國情報界人士」稱,總統特朗普已安排在每張選票都有浮水印及區塊鏈,並已述「派出國民警衛隊開展調查選舉舞弊」。

「這個訊息基本上是陰謀論網站、電台出來的專訪,主流媒體沒有採訪這個人,並不是很可信。被中文化之後,在YouTube上面就讓人感覺是新聞,也有新聞體的文章,就很容易取信大家。」

「(受訪者)的確是一個真人,但因為關鍵說法不符合常理,例如總統不會管理選舉,都是縣市做,不是總統的職能。要出動國民警衛隊,總統必須頒布決定或者命令,否則這是州的職權。」

網上消息繁多,製造流言往往比核查訊息容易。陳慧敏說,他們建議讀者看到網上消息時,默念一個口訣:「疑、想、查、問、戳」。

陳慧敏解釋,這種框架是避免因為生氣失去判斷力,減低對資訊的敏感度:「不實訊息就是煽動人的某些情緒,如果您讀到某個傳言讓你感到憤怒、焦慮及恐慌,就是有什麼東西打中你,先不要轉傳;可以再想一想,為什麼讓你生氣,可以問你信賴的對象,可以到事實查核中心或者信任的媒體,再來判斷真假。」

「最變動、不確定、恐慌,不實訊息就是利用這個恐慌,如果大事例如Covid19,大家人心慌慌、反而要改變(處理資訊的)想法。過去說,趕快傳給親友及朋友自保,大家反而更先查證,不要先轉傳。」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