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看達明演唱會 像去了一次遊行集會


【撰文:無道】
前傳媒人,現在是自由工作者

世事常變,但有些事總會重複著。兩次在伊館睇騷, 第一次是03年沙士,看黃子華棟篤笑《冇炭用》;17年後,第二次到這裡,看的是達明一派《REPLAY LIVE》尾場,同樣戴着口罩,一樣心情沉重。

看達明的演唱會,由場外開始,直至散場出來,感覺像去了一次集會,甚至一次小型遊行。這趟參與的「群眾」以和理非為主,唱歌兼嗌口號,拍掌開手機燈搖曳,在社運角度可以說是行禮如儀而且很「左膠」。嚴格來說其實整個演唱會以六四前後兩隻唱片為主軸,內容可能被歸類「大中華膠」,達哥更即場分享六四當晚看電視畫片時淚如雨下、不能入睡的情景,然後他作了一首《天問》。然而,這個情景,過去一年多也經常發生在很多香港人身上。

今時今日,這些之前被視為「膠」的行為,也會被拉被鎖,甚至不准保釋,變相未定罪先坐監。所以如果是這個層面的「左膠」、「大中華膠」,也沒有甚麼貶意了,現在仍願意站出來公開叫口號、唱歌抗議,某程度上已是很勇敢的行為。

入場時已看見不少戴着「F.D.N.O.L」的黃口罩同路人,場內黑口罩黑Tee早已售罄。配合六四前發行的《意難平》歌曲,台上四個大型電子屏幕慢慢顯示1989至2019年份, 其中潘源良填詞的《四季交易會》,現在聽起來,也感受良多,「賣掉寂寞的自由 賣掉願望和感受 賣掉了所有 來期待以後 賣掉理想買借口」,這個社會已不能自由地抒發感受,要被迫放棄理想?

六四後的大碟《神經》更加沉重,鮮紅色的燈光配著廣為人知的《天問》,抑鬱於天空的火焰下,大地靜默無說話,百姓只能瑟縮於惶恐下,政權以惡法治港,用恐懼鎮壓人心,六四後在內地的境況,就像今日的香港。期間電子屏幕播出類似放煙花的畫面,嘭嘭聲像極槍聲;對於香港人來說,更易聯想到的是發射催淚彈的聲音。

「遊行集會」自不然有發言環節,明哥中途讀出內地歌迷的信,該名來自廣州的00後年青人明言撐香港人,鼓勵港人要繼續發聲,不想香港變成廣州,民眾一律被噤聲。明哥坦言,達明的歌曲被內地全數下架,仍有歌迷不離不棄,令他十分感動,「惡劣環境下,大家要保持希望」。

這晚歌曲以外的重頭戲,其實在Encore之前的停頓位,全場燈光幾乎全黑之下,手機燈亮起,但大家不是嗌encore叫達明,而且叫口號,「香港人!」 全場和應「加油!」接著就是「香港人!報仇!」越嗌越high,「SAVE 12!釋放義士!」仍有集會遊行自由時聽到的口號,當晚也幾乎全數聽到。像是發洩,更像悲鳴⋯⋯香港人連嗌一句口號的空間也沒有,要屈身在漆黑場館內才敢叫喊。事實上,當日下午中大畢業生校園內和平遊行,叫口號拉橫額,然後校方就報警,翌日帶國安入校園。

明哥完場時說暴政下要保持聯繫bonding,介紹看一本書,教大家暴政下可做的20件事。演唱會完結後,腦內不斷盤旋著幾句歌詞,「共你悽風苦雨 共你披星戴月 共你蒼蒼千里度一生 共你荒土飛縱 共你風中放逐 沙滾滾願彼此珍重過」。

群眾逐漸散場,大家心裡可能暗忖,不知會否再有下一次公開聽達明的機會。旁邊好友說:「 好彩今晚達明有唱《今天應該很高興》。」他明年移民加拿大,已決定不再回港,聽一次達明演唱會是他離開前「最後」心願之一。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