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區選一年】梁晃維料DQ區議員隨時出現:做得一日得一日,如常就係最好嘅應對方法


一年前,港大學生梁晃維,在眾人的歡呼聲中贏了選舉,加添了一個區議員身份;一年的區議員生涯中,滿懷熱血的初生之犢,在現實的議會內,經歷了如何頭頭碰著壁,慨嘆區議員可以做到的事,比想像中少很多。

如今,這條路也不知可以再走多久──在肅殺的政治氣氛下,區議員DQ潮隨時殺到。曾於今年參選立法會選舉時被DQ的他,是高危一族。他說,做得一日得一日,沒有甚麼應對方法,「我哋而家明知佢係攞住把刀行住喺我哋身上,但正正因為咁,我哋更加唔能夠後退:因為無論大家點後退都好,佢都係唔會放過大家;第二係,如果我哋呢啲已經拋咗個身出嚟嘅人都選擇後退、冇咁敢言嘅話,你好難要求市民比我哋更敢言。」

「所以即使知道有威脅喺度都好,我覺得一切照舊,如常運作就係最好嘅應對方法。」

現年23歲的梁晃維,曾出任港大學生會外務秘書。過去一年走入社區,對他來說是個嶄新的體驗。鄭靖而攝

一年前的11月24日,港大生物醫學系學生兼前學生會外務秘書梁晃維,以225票之差,擊敗競逐連任的民建聯楊開永。這一年,梁晃維既是學生,也是堅尼地城觀龍區的區議員。幸好今年是他延期畢業的一年,修讀學分不多,所以學業不算繁重。

初生之犢,總懷著一腔熱血。剛上任時,梁晃維雄心壯志,希望可以革新區議會、光復社區,也想透過議員身份,將例如文化保育等議題帶入社區。不過,一年過去,議員生涯與當初想像的,似乎有頗大落差,「我覺得一年之後,好似同呢啲目標都比較遠。」

「區議員嘅權力,或者係可以做到嘅嘢,比想像中細好多好多。」

官員離場、HOLD撥款、繞過諮詢

問到這年在區議會內做到與做不到的事,梁晃維說的絕大部分,都是做不到的事。

官員離場、拒將議題放入議程這屆區議會,民政署與區議會的關係可算是有史以來最差。每當涉及一些具爭議性的議題或政治議題,民政專員就會率領秘書處和官員集體離場,或者不將其放進會議議程、不提供秘書服務。中西區區議會今屆新增的政制及保安事務委員會,民政署甚至以「政府對於委員會的職能是否符合《區議會條例》有保留」為由,不提供會議場地,最終議員要在走廊開會。

「例如市民選我哋嘅時候好想我哋跟進嘅議題,即係警察執法問題,到而家印象中唯一跟進到嘅,就係違泊。但係關於公眾活動執法,就算件事發生喺我哋呢區,都冇得討論……我哋成日笑民政署係雙重標準,好多議題喺上屆親北京派當道嘅時候係可以討論。最荒謬嘅例子,係平反六四議案,上一屆中西區區議會係可以擺入正式議程,但今屆唔可以討論。」

中西區區議會政制及保安事務委員會開會,民政署拒絕提供會議場地,議員要在走廊開會。中西區區議會直播截圖

HOLD撥款區議會權力有限,唯獨撥款權尚有些許自主,但近日都受到阻撓。中西區區議會原定進行的8項有關保育及城市規劃的研究撥款,本月被民政署叫停。「相信民政署有個新嘅政策改變,就係每個區議會嘅撥款,尤其是由區議員直接運用嘅撥款,佢哋會更加睇實,或者需要多重審查。」他又舉例,南區早前通過以150萬元,加強樓宇滅鼠滅蟲,但民政署以不適合用「社區參與計劃」撥款進行為由,表明不會撥款。

權力有限政治議題免談,但就連社區層面的問題,區議會也似乎顯得無力。梁說,很多社區問題,都是源自政策層面,區議會難以處理,很多時出席會議的官員,只能聽取意見,但實則上未必能帶來很大改變,「例如街坊投訴食肆嘈音、油煙排放等,每次部門都話覺得符合標準。但點解仍然收到咁多居民投訴,係因為政府嘅標準係同居民嘅感受脫節。我哋同低層官員反映之後,佢哋主宰唔到條例、制度的改變,變相好多嘢喺區議會跟進完,只係叫做表達意見,但你預視到,喺制度或條例不變嘅情況下,同樣的事情係一定會再出現。」

繞過諮詢梁晃維指,即使區議會通過動議,也很難逆轉政府的決定,例如早前中西區通過小型工程撥款,拆除中山公園及夏愨道天橋的鐵絲網,但民政署拒絕批出工程。更甚的是,根本不諮詢區議會,例如政府徵用中山公園體育館用作火眼實驗室,並未諮詢區議員。他甚至覺得,很多時政府交文件上區議會,也只係純粹「做個樣」,「例如之前有次會議,政府想翻新西區廢物轉運站,但佢哋上到嚟就係講啲好空泛嘅事,亦冇好實則嘅數據支持進行翻新工程。你睇得出,佢哋只係希望完成個步驟,叫做有嚟過區議會就算,但根本唔係有心溝通。」

梁晃維覺得,政府很明顯想鉗制區議會,「我真係唔覺得政府部門有好好咁重視議員嘅意見,佢都係當我哋係一個擺喺度嘅諮詢機構,或者根本有心想架空我哋;亦都相信佢唔希望今屆區議會能夠有好多作為,所以就算係利民嘅決定,例如幫古跡做研究,或者南區幫大廈做清潔,佢都唔會批准,因為佢唔能夠畀人睇到民主派當道嘅區議會係做到嘢,相信呢個係佢哋由今屆區議會開始時已定下嘅AGENDA。」

政府早前徵用中山公園體育館用作火眼實驗室,未有諮詢區議會意見。政府新聞 圖片

著眼於議會之外

「一年過咗喇,你話真正喺議會入面做到嘅事,真係好有限。」議會內處處受掣肘,他轉為將區議員工作的重心放在議會外,「因為你知香港面對嘅問題,喺區議會內係解決唔到。所以我會話,與其不斷喺會議上追擊官員、想佢答有用嘅答案出嚟,我覺得喺議會外大家做跟進,比起喺議會內,冗長地進行會議,可能更有效。」

議會內無力,但在議會外,梁晃維覺得也有些事是可以做到的。既然議會內禁絕討論政治議題,他就透過擺街站、區議員聯署等,以另一種方式表態,「當議會唔畀我哋喺入面就住政治議題表態時,我哋作為區議員就有責任,去到街頭上,代替居民就政治議題作出表態。反而呢個係唯一畀我感受到作為代議士,真正反映到民意的時刻。」過去一年,多區的民主派議員曾就某些議題聯署表態,包括反對國安法等。

回想當初,光復17區區議會後,梁晃維的想像是,區議會可以成為一個重要的政治表態平台,扭轉政府稱社會上絕大多數人認同政府的謊言。不過,最終現實是一些政治表態行動,在議會內不被允許,亦無法紀錄到正式的會議紀錄當中,只可透過議會外表態,「但能量同正式喺議會內表態,相信係有少少分別。但無辦法,當議會內行唔通嘅時候,議會外做幾多都要做。」

另外,他亦嘗試將政治議題帶入社區,「我諗我哋呢屆,街坊選得我哋,對我哋期望就係,除咗想我哋做街坊保長之外,亦希望可以喺政治上踴躍發聲。」今年他不時開街站宣傳政治議題、辦關心在囚人士的活動等,並希望著力連結街坊組成社區網絡,成為重要的地區力量。

當初一番雄心壯志,入局後卻發現處處是掣肘,梁晃維說,也有感到失望,「但老實講,我哋作為區議員,已經係喺成個運動入面一個比較輕鬆嘅角色,我哋面對失望嘅時候,冇乜太大資格將呢啲感受展現出來,因為我相信喺運動中,有更多人比我哋面對更大嘅困難。與其日日去呻,不如大家擺更多關注落更需要關注嘅人身上。」 

梁晃維不時開街站宣傳政治議題,或舉辦關心在囚人士的活動。梁晃維FB圖片

隨時被DQ 「做得一日得一日」

在日漸肅殺的政治氣氛下,覺得議員生涯的前景會是如何?梁晃維答得很快:「冇前景可言,做得一日得一日。」他是被DQ的高危一族,與岑敖暉、袁嘉蔚及鄭達鴻4個區議員,早前參選立法會選舉時被DQ,選舉主任裁定他不效忠特區、不真誠擁護基本法。自那時開始,他已自覺其區議員席位危危乎,「當時已經有諗法係,做得一日得一日啦。」

近期北京出手DQ4,又有人放風指「愛國者治港」規範也應套用到區議員身上,梁晃維覺得,區議員DQ潮隨時會出現。他估計具體情況有兩個可能性:小「辣」版,是只DQ他們4人,其他人隨後再處理,或者直接一次過DQ 300多名民主派議員,以拿回區議會的主導權。他認為,因為民主派很有機會全數囊括選委中約117個區議會界別議席,政府落手的時機,有機會會在明年底特首選委選舉之前。

路之將盡,也是一開始踏上這條路時,就已預想過的事,「我諗大家一開頭選區議會或者立法會,都知如果可以入到局嘅話,一定會有盡頭,只係爭在幾時。因為今時今日你喺香港參與選舉政治,係行咗出去,總會有日跌落海嘅行為。」

梁晃維7月勝出民主派初選,報名出選港島,其後被裁定提名無效。梁晃維FB圖片

DQ的刀就架在頸上,可以如何應對?他說,沒有甚麼應對,「因為我覺得好重要嘅係,我哋而家明知佢係攞住把刀行住喺我哋身上,但正正因為咁,我哋更加唔能夠後退:因為無論大家點後退都好,佢都係唔會放過大家,唔好遐想呢樣嘢;第二係,如果我哋呢啲已經拋咗個身出嚟嘅人都選擇後退、冇咁敢言嘅話,你好難要求市民比我哋更敢言。」

所以即使知道有威脅喺度都好,我覺得一切照舊,如常運作就係最好嘅應對方法。

一旦區議員被大規模DQ,他覺得社會需要開始討論,之後的路要如何走,「當立法會已經消失咗,如果他日連區議會都消失埋,大家就要諗,當我哋再冇代議士,當社會運動唔能夠再用議會、選舉作為主軸嘅時候,到底香港社運應點行落去呢?呢個討論都差不多要開始,因為危機差唔多係迫在眉睫。」

「就算4年內唔DQ,都可能係2023年大家要面對嘅問題。」他認為,因為300多名民主派區議員曾聯署反對國安法,所以即使能夠完成4年任期,在2023年的選舉,全部人都會被DQ,不能連任。那要以何心態面對餘下任期?他希望大家可以繼續敢言,「今時今日政權畀好多限制區議會,亦利用好似DQ4呢啲,令區議會內出現寒蟬效應,大家可能因此有啲說話唔敢講得太盡。但我會想同所有區議員講,我哋係一定要繼續講番我哋應該講嘅說話,因為我相信呢個係選民當初選我哋入議會時嘅期望。我諗大家應該繼續維持自己嘅信念,繼續為選民發聲。」 

至少,這一刻刀還未斬下來,梁晃維說,現時會比以往更珍惜每一天,「只能夠喺有限時間入面,盡量繼續做好我哋工作,希望可以完成到當初街坊對你嘅期許、應承過人哋嘅事,所以而家希望可以盡快完成手頭嘅的工作、盡快處理完街坊嘅求助,就算他日被DQ,都唔會太多未完成嘅嘢留低。」他亦希望,可以在「大限」將至之前,協助街坊建立社區互助網絡,即使他日沒有區議員,理念相同的人也可互相支援,維持社區抗爭力量。

面對被DQ的威脅,梁晃維覺得最好的應對方法,就是一切如常。鄭靖而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