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急風暴雨三人行——黃之鋒、周庭、林朗彥被囚有感


黃之鋒和林朗彥被扣上同一雙手扣,在進入茘枝角收押中心之前,回頭望向記者。EYEPRESS照片

今日(23日)最令筆者感觸的是一幅照片,相中黃之鋒與林朗彥的手被同一手扣鎖在一起,兩人同時回望遠處記者的鏡頭。同一地點,同樣的回望,2019年令人嘆息留淚的是佔中九子中的繫獄者,其中陳健民教授與戴耀廷教授的特寫照,尤其叫人心痛。中年一代身陷囹圄,只因他們已走盡了一切可能的對話之路,但最終猛然醒覺,這一切原來都是騙局,極權從來沒打算在港實行真普選和民主,他們這才給迫上抗爭路途。極權本性就是暴力和掠奪,也視權力為禁臠,即使像戴、陳般長年投身國內建設公民社會,又或是克盡己職培養法治人材,更從來不是主張港獨的一群,在絕對權力要在港實行全面管治的大前提下,這些素來溫和又講理的社會精英,就突然被屈成反中亂港的罪人。為公義被囚,這樣重的代價,絕非他們那一代一般參與社運和爭取民主者所能想像。兩人當日成為階下囚時的回望,就好像要告訴他們的那一代人:那美好的仗我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們已經跑盡了,一切對中國的美好想像都已經破滅,從今以後,有黑暗的監獄為一切敢於反抗的人存留。

戴耀廷被還柙,在進入茘枝角收押中心前,回頭望向遠處記者。

至於年青的一代,今天成為階下囚的黃之鋒、周庭和林朗彥,雖只是廿來歲的年紀,卻已飽經憂患。從學民思潮開始,他們走的路已跟上一代截然不同。他們幾位當時年紀雖小,在政治上卻早熟,知道強權正加快對香港制度的侵蝕,遂排除萬難,以中學生身份,推動震撼全港的街頭抗爭運動。這絕對是香港政治抗爭上的範式轉移,港人的政治啟蒙至此掀開新頁—香港的救贖不在少數精英階層,而是你我都有份,「自己香港自己救」的意義正在於此。當年有人以為少年的抗爭帶著幾分浪漫,就預測他們的熱情大概只是曇花一現,早晚就會煙消雲散。但一路走來,他們不只熱情未冷,反倒委身更深,種種壓迫、苦難以至牢獄成了熬煉之所,把他們趕上沉著、老練、堅毅的快車。而更叫我們這一代中年人驚訝和感動的,是他們甘心放下個人的前途和安逸,把香港的未來視為一生的志業。在從前那個安逸的年代,我們讀著中國歷史的時候,或多或少都會驚訝於世間竟會有像孫文這種人,竟把家國興亡挑在肩上,而最後又竟然真的能開創新天。那時我們以為,清未亂世太遙遠了,而「蘇東波」發生後就連鐵幕也倒下了,中國加速引入資本主義經濟,就如福山(Francis Fukuyama)所說,歷史已來到終結,中國始終會跟西方社會合流,走向開放民主。在這樣的想像下,那一代的港人絕對預想不到有朝一日香港竟會站於抗衡極權壓迫的前沿,而時勢又會催生了這許多少年英傑。
 
雨傘運動時流行一句話:「生於亂世,有種責任」,又說:「是時代選中了我們」。制度崩,人心亂,我們確然生於亂世,但卻不是人人都有勇氣和承擔去回應時代的召命。這幾位年輕人是實實在在的挑起了時代的重擔,但願他們在困厄之中知道,他們並不孤單,在那四面圍牆外,有我們的心靈與他們同在。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