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在馬拉松學習堅持      


由東京回港,已半年有多。在社會困局及疫情反覆下,又要面對一些難以預計的困難,心力交瘁。就算愛犬甘仔有如天使般來臨,慰藉心靈,但也不時感到焦慮,亦令妻子睡不安寧。
 
回想十多年前,被迫離開工作崗位,和一直服待的年輕人說再見時,內心痛楚難當,並感前路茫茫。在這個失意的時刻,我也開始了長跑訓練。跑步,不單令我減肥成功,還參加了香港馬拉松。當跑至後半程,由西九開始,因嚴重抽筋,流下了男兒淚。入西隧後,內心重燃本已被痛楚磨滅的意志,叫我鼓起勇氣,衝過終點。衝線後,就算休克,也在所不惜。
 
這十多年的馬拉松生涯,仍然不斷面對比賽時在後半程抽筋和休克的威脅。2015年,有幸參加歷史最悠久的波士頓馬拉松。跑至後半程,在風雨交加下上心碎山(Heartbreak Hill),再次抽筋。到捱過了心碎山,快到衝點時,卻眼前一黑,腳步浮浮,恐懼不已。但我死都不讓自己倒地,也不盼望救援,只想拚命衝線。最終,帶著完賽獎牌,坐上輪椅,推進醫療站,才知道自己出現低溫症狀,害得令終點久候的妻子焦慮不安,四處打聽我的消息。見面時,仿如劫後餘生。

這塊波士頓馬拉松的獎牌,是經歷極度痛苦跟疲累所帶來的成果。照片由筆者提供

昔日尚未跑步,口說堅持到底,實質知易行難。現在,經過一次又一次的馬拉松歷練,因著身體狀態,令我像走投無路時,卻帶著完賽的決心,在憂慮和痛苦中,繼續堅持下去。不過,為了不讓妻子擔心,在波士頓後的馬拉松比賽,當知道自己開始失速,氣力用盡時,寧可放慢,並到水站補充足夠水份和食物,以免再次休克,令妻子擔心。
 
今次失意再臨,我不知結果如何,只覺得在馬拉松學習的堅持,可以支撐著我,令我不會輕言放棄,從而讓妻子放心,並與她和甘仔同心面對困境。
 
*願以本文,送給正在面對癌病療程的馬拉松六大Sub 3跑手楊錦鴻(金毛鴻)和他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