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獲林鄭邀任教育局長? 陳美齡:「希望帶新風入香港教育 任何崗位都願意」


 

70、80年代紅遍香港及日本的港產歌手陳美齡,去年出版著作《50個教育法 我把三個兒子送入了史丹福》,至今已出至第11版賣了數萬本,成為出版商三聯書店去年至今最暢銷書籍,這本書更引起了候任特首林鄭月娥的關注。《眾新聞》獲悉,陳美齡是其中一個林鄭月娥有邀請並向北京推薦出任教育局長的人選,陳美齡接受《眾新聞》專訪,被問到這個消息時說:「對此我唔可以comment。」那麼她可會考慮出任教育局長?她說:「如果全部人希望,大家都希望,我喺任何崗位都願意。」她指,無論在政府內外也好,都希望帶一陣新風進入香港教育,「如果可以做到的事,比你自己重要,咁值得去搏命。」

陳美齡出版新書《40個教育提案 把快樂帶回給香港學生》,為改革香港教育制度提出40個具體建議。盧曼思攝

擁有美國史丹福大學教育博士學位的陳美齡說,認識林鄭月娥,源於去年她出書後,今年初透過「共同的朋友」約見面,與林鄭月娥傾大家對教育的看法,陳美齡沒透露是誰主動提出約會。當時她正研究出版另一本書,講述香港的教育制度,並寫了大綱。之後她寫成新書《40個教育提案 把快樂帶回給香港學生》,在正式出版前將稿件給予林鄭月娥看,「我未聽到她的feedback」。她的書本周四正式出版,內有40個她對改革香港教育制度的具體建議(見另文)。

相關新聞:陳美齡花半年研究香港教育 「要變成度身訂造的制度」

陳美齡指,林鄭月娥對教育很有興趣。對於有指林鄭月娥邀請她出任教育局長,陳美齡說:「我唔可以comment。」記者問她可會考慮出任局長,她說:「如果全部人希望,大家都希望,我喺任何崗位都願意。」

她說:「因為見到小朋友咁辛苦,好心痛,我在政府內外都無所謂,只要能有貢獻都值得做。暫時來講出了這本書,希望引起討論或者激論最好,等大家注意原來仲有好多方法可以改革香港教育,唔係一定要壓力咁高先係高水準,有好多方法可以度身訂造,令每個小朋友可以完成夢想、發揮潛能。」

記者再次追問陳美齡,是否願意出任教育局長,她說:「這個唔敢講啦。」記者向候任特首辦查詢,林鄭月娥有否邀請及推薦陳美齡出任教育局長,發言人回覆指,未能透露組班工作。

教育局長和其他問責團隊成員一樣,不可擁有外國國籍,陳美齡的丈夫是日本人(她在1985年、她30歲時,嫁給日本經理人金子力),她目前是什麼國籍?「我一直係香港籍,沒有入籍日本,我一直是以外國人嫁給日本人的身分在日本住。我一直持香港身分證、香港護照,沒試過持日本護照。」被問到可有聽過北京對她有顧慮,她說:「我沒聽到北京對我有concern,沒聽過。」

61歲的陳美齡,可會覺得走入官場「熱廚房」是個很大的挑戰?「人生道路上每一個挑戰都是困難,但如果可以做到的事,比你自己重要,咁值得去搏命。如果做件事係為香港小朋友,或者為家長老師,我覺得係......當然我唔係有呢個機會啦,但係無論係咩機會都好,都應該考慮,政府內外都應該考慮,但自己要有這個準備和信心至得。」

「我唔係話好想做呢個job,我只希望能夠帶到一陣新風,進入香港教育。一直在香港受教育、為香港做事,或者不能好客觀睇到香港教育制度,所以首先特登做研究,寫了這本書,大家可提多些意見。並不是說教育局無心,他們成日都在做改革,不過不是很全體性,或者係最重要的未做得到,或者好有心、但實施時有問題。」

陳美齡對現任教育局長吳克儉有何看法?「我唔係好熟悉佢。」

她說:「如果我要指責一樣嘢,就係殖民地遺留下來的教育制度:留強汰弱,重視留強,弱者放在後面。這個制度對殖民地很有效,令你覺得有一班人叻過你,先容易管。訓練一班叻人、多謝政府的叻人、好守規矩的人、好efficient的人用來管香港。但現在香港不是,應注視人權,每個人有潛質、有自己發揮的地方,應該以這觀點來做新的教育制度,不是找最叻的一班人管其他人,這個太古老了,一定要改,舊制度簡直可以放棄。」

陳美齡在史丹福大學讀教育博士時,帶着兩個兒子在美生活。美齡細語FB圖片

那是否香港的教育要有翻天覆地的改革?「話翻天覆地又得,話好多國家已做緊或做咗都得,人哋都做得到,香港只得750萬人,沒理由做不到。我們教育水準高、師資好、家長熱心、學生勤力,教育局唔係想教壞香港,都係有心,應該一定做得到。」

香港近年有不少教育爭議,其中一項是國民教育。陳美齡說:「國民教育個名改錯,應叫Identity教育、即係探索『我自己究竟係乜』。要熟悉香港歷史,例如:點解會變殖民地、原本香港是什麼國家、當時是什麼生活、鴉片戰爭究竟是否一個公平戰爭,這些歷史都要教。點解我哋要理解自己?這樣才可作合適自己和正確的抉擇,這種教育目前在港比較少,好多教科書講吓新界有什麼族,都可以教、幾好睇,但最重要係長期歷史、香港歷史。」

家長對國民教育的憂慮是赤化洗腦,這又如何解決?陳美齡認為:「是教科書內容問題,不是這個科的問題。教科書內容要有兩方面,大家都睇到對方意見,咁先至係教育,如果只係單方面意見,當然可以話係洗腦,但教科書不是只得一方面意見就可以。」她是否認為,為官者要令雙方意見都存在?「當然啦,寫教科書的人有此責任,也是教育界的責任。但教這科係咪壞?唔係。唔叫國民教育,也可以叫香港港民教育,但不可以不教中國近代史,或者香港發生的事,包括正面、負面的影響和原因,大家都要知,可從多方面看歷史。」

特首梁振英曾表示,校園不應討論港獨,陳美齡對此有何看法?「以我自己一個好愛香港的人來講,港獨不是一個有責任的願望,係一個比較無責任的願望,即畀人一個願望,然後等人去挫折、失敗。港獨係對香港沒好處,如果一個大人去講,但沒想過好多年後小朋友長大後的生活,是不夠負責任的願景。」

 「港獨可以在大學討論,但中、小學不應討論,因學生未夠成熟,學校都未教晒嘢。要討論的話,老師要全部學過晒,但我哋連抗日戰爭都無教,點樣講港獨?抗日戰爭都無教,有人才說『支那』。學校無教抗日戰爭,你來教港獨?沒資格講。」

「你夠膽咁宣誓,幾萬條屍在地底度叫,呢啲就係教育失敗。我們的教育要負責任,佢唔知道『支那』是什麼意思,係以前有人用過,抗日之後就沒人用,日本現在也是禁語,佢哋都覺羞恥不用這個字,除非特登用來歧視你。點解香港有年輕人會咁講,唔係佢哋有咁毒嘅心、想得罪咁多人,而係佢哋唔知。」

 「宣誓事件我睇完喊咗成晚,點解我哋大人,會搞到一班年輕人,咁重要歷史真相都沒解釋清楚給他們聽。唔教國民歷史,都要教港民歷史,唔係我哋根本無Identity、不認識自己,所以會行錯路。佢哋讀過之後就知,所謂港獨,英國人會返來保護你咩、美國人會咩、台灣會咩,要考慮這些,一定要讀歷史,同埋學習中國究竟現在諗緊乜嘢。」

陳美齡最為人記得的一件事,是80年代日本右翼主義盛行,她在日本電視節目上展示南京大屠殺的照片,「日本的右翼憎到我不得了,攻擊到我暈低,不過我好堅強,無所謂。」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是她的好朋友(安倍是她丈夫的大學同學,陳美齡結婚時,安倍是伴郎),「佢係我粉絲,我有同佢傾歷史問題,不過唔係影響到佢好多。我哋有時都講,可能唔講佢仲衰,而家算無咁衰,至少佢無再去拜(戰犯)。」

除了與日本首相是好友,陳美齡的家族,認識不少名人。她的姐姐陳曦齡醫生是健康產品維特健靈的創辨人 、姐夫謝德富是著名心臟科醫生,有「富豪御醫」之稱,認識董建華夫婦、 李嘉誠、李兆基等政商界名人。陳美齡會否由昔日的偶像派歌手,變成獲北京點頭的政府高官,執掌教育這個林鄭月娥認為重中之重的議題,很快便有答案。

陳美齡和丈夫金子力80年代結婚照。陳美齡著作照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