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泛民禁蒙面法終極上訴艱難 法官連番質疑 李志喜:政府敗訴天不塌


終審法院周二開庭審理民主派人士提出司法覆核緊急法及蒙面法終審上訴,代表前任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的資深大律師李志喜形容,緊急法有如「不受約束的核彈級發射器」,並形容「獨裁者及暴政當然歡迎立法速度及效率,而希望無需諮詢公眾……但黑箱立法是徹底地不民主,而如果我們想在民主制度中採取這些(緊急)措施,這必須有一些約束,容許法庭宣布何時是違規。」

親中人士警告政府敗訴導致特首失去頒布緊急法例的權力,終審法院海外非常任法官賀輔明更一度詢問是否只能質疑如何行使《緊急法》,而非質疑整條《緊急法》。李志喜強調,即使法庭宣布政府敗訴,「天不會塌下來」,因為有如終審法院當年宣布《截聽條例》違法,法庭只是容許政府修改現行法例令行政機關權力受約束,「並不是完全廢除條例,只是條例下沒有這些權力」。

早前被DQ及宣布退出政壇的法律界議員郭榮鏗離開終審法院,但無進一步回應記者提問。林勵攝
早前被DQ及宣布退出政壇的法律界議員郭榮鏗離開終審法院,但無進一步回應記者提問。林勵攝

不過,審訊期間,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及李義先後質疑,去年反修例風波期間不少遊行由和平演變成暴力。另一名代表前任民主派議員的名譽資深大律師陳文敏引用政府證人證詞,指出由去年6月至10月蒙面法立法前,警方共向103場集會發出不反對通知書,最終28場演變成暴力衝突或非法集會。

馬官質疑,即使只是四分一變成暴力,比例「仍然頗高」(still quite high)。李義則質疑,去年示威高度流動及有快閃式示威,反問透過禁止蒙面而阻止其他示威者仿效,或警方在集會條件中加入禁止蒙面是否不可。陳文敏回應說反過來看,差不多七成集會仍是和平進行,反問是否全面宵禁、禁止所有集會就了事?

上訴庭4月推翻原訟庭裁決,裁定特首會同行政會議引用《緊急情況規例》訂立《禁蒙面法》合憲,但將《禁蒙面法》適用範圍收窄至僅非法集會。民主派議員和政府均提出上訴,前者提出引用緊急法及禁蒙面法兩者均違憲;律政司則就蒙面法在非法集會外的使用是否違憲上訴。

民主派代表律師陳詞時,主攻《特權法》無任何制約行政當局權力,權力之廣也超越一般附屬法例。至於《禁蒙面法》,民主派則指根據聯合國人權原則,不應適用在和平示威。代表政府一方則引述1950年代本港法院已裁定《特權法》合憲,並認為本身可經過司法審查及立法會「先訂立、後審議」程序處理,不能說是沒有制約。

李志喜周二首先回顧《特權法》歷史指,根據歷史學者研究,即使英國倫敦也質疑特權法權力廣泛,似乎不符合英國憲制原則,當時倫敦要求英國總督定期匯報。

李志喜指出,特權法有如殖民時期賦予行政機關廣泛權力,並舉例特權法通過前,時任港督梅含理身兼港督、總司令及海軍副統帥。她提醒,目前香港在《基本法》下,特首或全國人大可頒布進入緊急狀態,特首可要求立法會召開緊急會議,情況與港英時期港督不同,何況當時港督至少要向倫敦問責,但目前特首並無。

資深大律師李志喜(中)與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林勵攝

馬道立追問,是否接納根據《基本法》第56條,立法會已經轉授訂立附屬法例的權力給行政機關?李志喜一開始未清楚回應,只說要根據制定附屬法例的《釋義及通則條例》判斷。她其後指出,由於特權法給行政機構權力廣泛且毫無制約,並無提及要針對何種緊急情況,認為立法轉授權力概念並不適用。

李志喜又舉例說,特首及行政會議「黑箱作業」繞過立法會影響立法質素,近期最明顯的例子是早前政府根據《預防及控制疾病規例》全日禁止堂食,導致工人要在雨中甚至廁所中進食,幸後來撤回。她又提醒,假設根據《特權法》條文,技術上特首會同行政會議可以頒布最高刑罰是終身監禁的規例,或暫時停止人身保護令命令。

陳文敏則提出,上訴庭裁決適用維持在未經批准集會,應進一步區分為和平及暴力的未經批准集會,否則會影響無辜參與者。

馬道立詢問,如果和平集會已變成暴力,而警方舉起警告指參加者參與未經批准集結,要求示威者除去口罩,「到底有幾可行」?

陳文敏則嘗試勾劃,集會演變暴力情況並非如此簡單。他舉例說,有時遊行人士仍在銅鑼灣等待出發參與遊行,但可能身處金鐘道部分人訴諸暴力,如果根據《禁蒙面法》的寫法,整個遊行隊伍都會變成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另一個類似情況,是二十多年都和平進行的六四維園集會,如果有人走出附近街道,卻令所有參與和平集會無辜變成參與非法集結。

馬道立再追問,究竟申請人有否考慮《禁蒙面法》的阻嚇性,阻嚇示威者參與非和平遊行。陳文敏說,要考慮所謂阻嚇效應到多遠,「如果我們不想集會,是否是要考慮宵禁?我們在一個文明社會不應如此。」

陳文敏說,配戴面罩是和平集會的元素之一,不應該看輕,「問題不是人可否不帶面罩表達意見,而是人有無機會在免於恐懼及不被報復下表達意見。在現今科技如閉路電視、無人機、人面辨識,這些恐懼是真實而非假設的」。

另一名被DQ的會計界議員梁繼昌(中)短暫現身聽審。林勵攝
社民連梁國雄批評,緊急法繞過立法會及法庭,要求政府立即撤銷蒙面法。林勵攝

另一名常任法官李義質疑,《禁蒙面法》針對未經批准集會,不一定視乎集會本身和平與否,做法可能是合乎比例,反問在分析比例原則而言,「七成集會和平進行,那又如何(so what)?」

陳文敏回應說,如果蒙面法合法目的是為了阻嚇犯法,便只應適用在非法集會,提醒法例不應該「過分殺錯」(overkill)良民。

李官其後用另一個角度不耐煩地問,如果警務處處長在不反對通知書中,要求參加者蒙面,是否也是不合乎比例地限制人權?

陳文敏在午休後回應說,要視乎警務處處長判斷有無合理基礎,這需要考慮遊行團體本身訴求、地點、組織者身分及過去紀錄,逐次根據不反對通知書評估,根據《禁蒙面法》,卻將所有未經批准集會視為暴力行為。

他又提醒,過去9個月香港社會大致平靜,認為法庭也要考慮社會現時的狀況,去處理禁蒙面法的存廢。

代表另一名入禀人的資深大律師潘熙也補充,根據案例,如果特首會同行政會議有酌情權處理的話,則需要列明根據什麼情況行使權力。他舉例說,根據《特權法》,特首甚至有權可以禁止使用互聯網,或完全禁止遊行集會。

代表政府一方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陳詞時則反駁,案件關鍵不是是否沿襲殖民政府權力,或者特首會同行政會議如何決定,而是根據《基本法》,立法會有否向特首會同行政會議轉授制定包括緊急法例在內的附屬法例權力?

余若海表示,根據《基本法》第56條及62條,特首有制定附屬法例的權力,而在《基本法》草擬時期,都預計《緊急法》會繼續過渡。此外根據1997年回歸後,所有法例本身都必須符合《基本法》及《人權法》。

馬道立問及,立法會授權行政機關制定附屬法例的界線,余若海則說1950年代,當時高等法院在R v Li Bun一案中列明立法機構可根據緊急及公共危險將立法權轉授給行政機關,而目前無理由推翻一直沿用的原則。

余若海又表示,即使在現今法例寫法下,法庭及立法會仍然可審查特首緊急規例。「舉例說,如果去年3月特首制定規例處理所謂公眾危險,我會好意外無人提出訴訟,而法庭也會問,到底有什麼公眾危險存在?」

「雖然對方律師說無覆核機制,如果某一個法例生效過久,法庭有權批出司法覆核。」

聆訊周三再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