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精神健康


【撰文:寶福山雅治】

近來本港發生兩宗案情相似的倫常慘案。兩案均由男戶主發現女戶主與兩名子女倒斃家中,兩名男事主在發現痛失至親後無不呼天搶地,令人聞者心酸。死者已而,旁觀者當然可以批評女戶主狠心,剝奪無辜孩子的性命。但又有多少人願意在慘劇發生前去關心一下身邊的人?精神疾病一向被視為禁忌,一般人會對持「白卡」(即殘疾人士登記證)者避之則吉,有些甚至加以欺凌,最終導致慘劇發生。某大台每晚7時30分的節目便是以尋找「都市怪咖」為名,配以穿著性感的女主持,向一些可能有精神健康問題的市民加以追訪,以刺激收視。

蘇屋邨本月8日發生倫常慘劇,母親和一對讀小學子女倒斃家中。圖為消防和急救員接報到場搶救。照片來源:何坤洲區議員Facebook

談到跟精神健康有關的案件,很多香港人第一時間會想起發生於1982年6月3日的元洲街邨(現元州邨)安安幼稚園斬人案。當日中午時份,患有精神分裂症的男子李志衡受刺激後先殺害其母及胞妹,再衝入安安幼稚園行兇,結果導致6死44傷的慘劇。他最終被裁定6項誤殺罪及19項蓄意傷人罪,判處醫院令,終身羈留於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

香港法例第339章《殺人罪行條例》第3條列明,若任何人殺死或參與殺死他人時屬神志失常,而其程度足以減輕其對自己的行為或不作為的意識責任,那麼該人便不可被裁定犯謀殺罪。不只是謀殺罪,一般刑事案件中,法庭必須先確保被告人的神志清醒,明白其所面對的控罪、了解其權利、知道答辯方向及其後果,才可讓被告人答辯。筆者曾經在法庭上見過一名女被告,被控向某區議員投擲一個飯盒。她沒有律師代表,親身向法庭表示不認罪。當法官問其辯護理由時,她說她跟該區議員一向有嫌隙。案發當日,她到附近買飯盒時見到區議員和助手離開飯店。當她買了飯回家後,發現飯盒發臭,她認為是區議員與飯店合謀害她,因此將飯盒擲向區議員。法官問「個飯臭妳應該去搵餐廳,關區議員咩事?」被告回答「佢不嬲唔妥我架啦,我有證人證明我哋唔妥架,如果唔係點會有閉路電視影住我扔啊!肯定係佢有心裝我啦!」聽罷,法官把她還柙兩星期等候精神科報告,以確認她是否精神上有能力答辯。

當裁定被告人精神能力可以答辯後,舉證責任便會轉移到辯方,以證明被告人在案發當時的精神行為令他不清楚,甚至不知道自己做出什麼行為。要注意的是這裡的精神行為能力影響一般只限由心智發育停頓或遲緩,或與生俱來的因素,或由疾病或受傷引起的情況,不包括酗酒或濫藥所造成的傷害。根據香港法例第136章《精神健康條例》第44條,若法庭基於兩名或多於兩名註冊精神科醫生的證供,信納被告屬精神上無行為能力,在顧及全部情況後認為合適,便可頒下監管令或治療令。

可是,因精神健康問題不用坐監的情況卻會令市民憤慨。2015年,日本靜岡縣濱松市一名中國藉女子在一處路口開車橫衝直撞,導致1死4傷。本被判8年監禁的被告上訴,法庭接納她當時受思覺失調影響,處於精神錯亂狀態,因此無罪。2019年,台灣一名男子在鐵路上持刀捅死一名鐵路警察,亦因思覺失調被判無罪。兩件案件均引起嘩然。

法律的功能有其侷限性,尤其是刑事法,是用於處罰一些做了在社會上不被認可錯事的人而立的。因此,若果犯錯的人不是故意的,甚至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而且是因病而起,最合適的,是治療,不是懲罰。像台灣的個案中,被判無罪的男子仍然要進入醫療院所監護5年。

這裡的爭議是治療或懲罰,然而,出現這樣的爭議,代表為時已晚。社會應當多關心身邊的人,很多個案其實有跡可尋。2020年是不開心的一年,疫情所帶來的壓力仍然未完全反映出來,希望各位也能替身邊的親朋好友打打氣,不要讓壓力將身邊人壓到!共勉之!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