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周梓樂死因研訊】義務急救員指防暴警只是「行為上無阻礙」 警方大律師連番質問說法


科大學生周梓樂死因研訊踏入第9天。義務急救員華夏作供指,當晚救援行動只是「行為上無受阻礙」,稱曾於現場被經過的防暴警員指示「離開」。警方代表大律師熊健民質疑,華在年初簽名作實的證人供詞上,並無提及防暴警員曾要求在場人士「離開」,追問證人為何新增這項描述、怎樣確定說話出自警員、證供是否真的出自「獨立記憶」等。

義務急救員華夏供稱當晚救援行動只是「行為上無受阻礙」,因在現場被經過的防暴警員指示「離開」。邢穎琦攝

華供稱,他錄口供時有表明曾聽到有人說過「離開」,但同意行為上沒有受到任何阻礙,故即使供詞並沒記錄聽到「離開」字句,仍覺得沒違背意思,便簽名作實。他又補充,年初要在3日內錄兩次口供,是他第一次到警署錄口供,而且時間較趕、心情緊張,可能因此忘記交代所有細節;今次上庭前有仔細回憶,肯定現時是正確說法。

惟熊健民續質疑,現在與年初相隔近11個月,指「即係你覺得而家記憶更加好?」最後在熊的連番質問下,華表示肯定現場有聽到「離開」的字眼,但就同意不確定是否出自防暴警員。

庭上盤問節錄如下:

熊:這樣說公不公平,當時除了防暴警員,還有其他人士在場?
華:公平。
熊:同不同意,「離開」這句說話未必是防暴警察說?
華:不同意,因為全部市民都在行人路,得防暴在車路。
熊:肯不肯定是對邊個說?
華:不肯定。
熊:在救援傷者的過程中,有無受到任何阻礙?
華:好明顯曾畀人指示離開。

熊:我向你指出,現場防暴警員根本無向你講過「離開」,同不同意?
華:不同意。有聲音從車路說「離開」,但不肯定是向誰說出。
熊:我向你指出,因為防暴警員無講過「離開」,所以你無在你證供提及?
華:我肯定有人說「離開」,但不肯定是不是防暴。

死因裁判官高偉雄最後問華,他是否心態上覺得警員理應幫助,但他們沒有,故覺得「思想上覺得被阻礙」,而消防員當晚確實沒有向警方求助。華同意說法。

【案件編號:CCDI-932/2019】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