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從特朗普支持天安門屠殺談起    


【撰文:恩明】
作者是多倫多支持中國民運會創會主席

在2016年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一次公開辯論中,特朗普將1989年北京天安門學生要求民主的和平示威運動稱為「暴亂」,並讚揚中共武力鎮壓是中共政府强勁(POWER OF STRENGTH)的表現。當時就有三十多個支持中國民主運動的團體及個人聯署發表聲明,譴責特朗普不負責任的言論,認為他不僅違背了美國的價值觀和理念,更喪失了道德取向,無視1989年6月4日期間被中共政府殘酷屠殺的幾千名學生及市民的無辜生命。

同在該公開辯論中,另一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約翰・凱西奇(GOVERNOR JOHN KASICH)則明確譴責天安門屠殺,更提議建立一座象徵和平抗議者靈魂的坦克人雕像。

當年的其他兩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和泰德・克魯兹(TED CRUZ)長期以來在美國國會多次發表對中國人權問題的關注。克魯兹參議員更曾提案以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命名中共大使館前的廣場,以紀念劉曉波曾參加過的天安門民主運動。

其實,早在1990年被《花花公子》(PLAYBOY)雜誌訪問時,特朗普已表達過對天安門屠殺同樣的看法。對於去年香港反送中運動二百萬人參加的和平遊行示威行動,特朗普開始時也沒有表示支持香港的抗爭者,而是說他相信習近平會「平息(HANDLE)騷亂」。後來,可能是因為他的內閣成員及共和黨內其他人的聲音,尤其是在中美貿易戰及新冠病毒疫情惡化之後,他才改變了對中共的態度。

照片來源:Playboy.com

特朗普多次表明他祟尚白人至上主義。他稱白人種族主義份子是很好的人(VERY FINE PEOPLE),卻稱反對白人種族主義的抗爭者為暴亂份子。

眾所週知,特朗普欽佩「强人」領袖,例如俄國的普丁、北韓的金正恩以及中共的習近平。特朗普在他的演講或每日十多次的推特言論中,甚少提及中共及北韓惡劣的人權記錄。他也很少、甚至沒有推祟美國民主的理念,反而直接或簡接攻擊美國民主社會的原則、制度,包括自由民主制度下建立的法治以至民主選舉。在今次2020年總統大選還未結束前,特朗普一開始在毫無證據下就大肆宣揚他的陰謀論,說:如果他輸了,就是因為有人舞弊。

美聯社

他是一個信奉威權主義的總統。被他開除的白宮及其他政府高官,數不勝數。凡是表達過與他不同意見的官員,最後都會被他開除。最近,他就開除了美國網絡安全局(CYBERSECUIRTY AND INFRASTRUTURE SECURITY AGENCY-CISA)主任CHRISTOPHER KREBS,他是主管聯邦選舉網絡安全的,他的職責之一就是防止網絡媒體的虛假消息(FAKE NEWS)及不實報導(DISINFORMATION)。他被特朗普開除是因為CISA與選舉助理委員會(ELECTION ASISTANCE COMMISION)以及每一個州的選舉主管在選舉後發表了一個聯合聲明,表示沒有證據顯示2020總統大選有大規模舞弊,是次選舉是近年最平穩公正的。

但是,奇怪的是,對於上述特朗普支持天安門屠殺等事實,很多支持香港及中國民主的人士卻視而不見,並成為特朗普的支持者,甚至成為所謂特朗普的「鐵粉」(HARDCORE FAN)。其中一位說特朗普是一位生意人、政治素人,有這樣的言論並不出奇?另一位則說特朗普當年還不知道中共的邪惡,他現在知道了,將不會和以前一樣?

香港很多意見領袖(KOL-KEY OPINION LEADER)主持的YOUTUBE節目都相信特朗普宣揚的陰謀論:說如果他輸了,是因為有人舞弊(但沒有說,如果他勝了,是否有人舞弊?),都一面倒支持特朗普。更奇怪的是,香港《蘋果日報》的記者為盡記者的天職,要核實一些媒體的舞弊謠言及不實報導,因而被網攻為拜登支持者,雖然《蘋果日報》老闆黎智英已非常清楚地在該報寫了支持特朗普的社論。對於這種奇怪現象,一位專攔作家稱之為「特殊現象」。

筆者是明白香港及中國的民主人士支持特朗普的因由的。

首先,在香港1997年回歸以來,中共一而再、再而三違背中英聯合聲明及香港基本法中所作的承諾,即承諾: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一國兩制(即維持香港人享有的自由、法治等不同於中國大陸的制度),五十年不變,即至2047年。香港人從2003年開始展開一系列抗爭行動:爭普選、反對二十三條、雨傘運動、反逃犯條例修訂及反送中運動等等。其中,去年堅持了八個多月的反修例反送中運動,其中一次有超過二百萬人參加,破了香港甚至世界和平抗爭的紀錄。但香港人不但得不到中共香港政府對幾百萬人訴求的正面回應,反而,在今年6月30日,中共强勁通過港版國安法,徹底毀滅香港人享有的自由、法治制度。這使香港人及支持他們的世界各地人士非常憤怒,同時有些沮喪感,甚至絕望。香港人的內心實在和很多在台灣、在中國大陸的人相似,那就是對中共極為憎恨。所以,美國政府最近一系列針對中共的強硬政策,就得到了大多數香港人的支持。更認為特朗普連任是維持美國對中共制衡政策不會削弱的保證。他們並因而成為特朗普的支持者。

但正如東京大學教授松田康博所說:美國對中共態度有結構性轉變,誰當選對中共強硬政策亦無大變,因為已是跨黨派共識、職業官員,智庫專家亦意見一致。特朗普是反共主義者嗎?他認為特朗普連反共都不是。他沒有經驗、理念、理想、戰略。曾與他共事的人,指他只有私心,對他有利時可以擁抱中共。

特朗普的一些支持者說「拜登當選,滅共無望」。把希望寄托在一個「強人特朗普」身上,這不是民主的真義。正如南非黑人領袖曼德拉所說:他最擔憂的是人們把他當成聖人,他認為這是對民主最危險的事。民主運動的成功,是要靠千千萬萬參與者的努力的結果。另一位作家曾說:「逃不出對強人領袖的迷思,就進不了民主的殿堂!」

美聯社

其實,特朗普現象不只是在香港、台灣、及中國大陸發生,就是在美國也出現了。當然,支持特朗普連任的美國人大多數不是因為反共,而是對特朗普的反傳統、不信所謂政治正確、直言不諱、以及威權強硬作風及言行,是有所認同的。開始時,特朗普每每誇大事情、以謊言代替事實,更多次提出以他的「另類事實」(ALTERNATE FACTS)代替公認的事實真相,人們是有反感的。例如,他一開始提出「深層國家(DEEP STATE)」要推翻他的陰謀論,人們是有質疑的。但是,後來人們對他的信口開河已習以為常,久而久之,變成信以為真。尤其是共和黨內的元老沒有或甚少批評特朗普的言行,以避免被他在他的推特網頁漫駡甚至污辱。這實在是非常危險的,一個沒有被制衡的威權總統對美國民主制度的危害,是比拜登是否會繼續美國政府對中共的強硬政策嚴重得多的。因為,如前美國總統尼克遜的白宮主任律師約翰・典(JOHN DEAN)所擔憂的:「若特朗普獲連任四年,美國民主就會失去(OUR DEMOCRACY WILL BE GONE)」。屆時,中共豈不樂在其中,可以明正言順繼續它的極權專政統治中國及香港,甚至台灣。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