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談「司法改革」與「司法獨立」


佇立在終審法院大樓門廊頂的正義女神雕像。

港澳辦常務副主任張曉明在香港基本法頒布30周年法律高峰論壇的講話中,提到前終審法院法官烈顯倫呼籲「是時候司法改革了」。他認為,這樣的「局中人」的理性聲音,值得香港社會,特別是司法法律界重視,而即使在西方國家,司法制度是與時俱進不斷改革,這並不影響司法獨立。我相信,有關司法改革的問題,會成為下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張舉能在明年1月履新後處理的重大事項。讓我就這個議題提出一些個人意見。

根據烈顯倫發表過的文章,他對香港回歸後司法界的主要批評,是主審法官在眾多案件的裁決上,往往把個人權利放在公眾利益(例如社會秩序)之上。更大的問題是,在涉及基本法解釋的案件中,主審法官沒有充分考慮中央的憲制地位。這個情況,日積月累下,令北京對香港司法機構失去信心。於是,港區國安法有關審理案件的規定(第44條),指定主審法官的權力便放在行政長官而非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的手上。在建議司法改革上,烈顯倫認為重點是要徹底改變既定思維,而路向應跟隨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4年的講話,包括「我們要虛心學習借鑑人類社會創造的一切文明成果,但我們不能數典忘祖,不能照抄照搬別國的發展模式,也絕不會接受任何外國頤指氣使的說教」。

我不知道烈顯倫對司法改革的看法得到多少司法法律界同業的認可。無論如何,倘若當局決定進行司法改革,社會的最大共識是由司法機構全權去做,不受行政或立法機關干預,這才能體現司法獨立的基本法規定。此外,改革須定下一些基本原則(例如顧及一國兩制、基本法等政策和條文,普通法維持不變等),以及具體範圍(例如司法覆核門檻、量刑準則或指引等)。

必須指出,被張曉明讚許為「德高望重」的烈顯倫,除了高舉習主席的道路外,也提到司法改革要「擺事實講道理」、「要為普通法注入新動力」等。因此,除了要考慮中央的意見外,應否推行司法改革,假如決定做時如何進行等都應該是以維護普通法和司法獨立為主要目標。

本文原載於筆者在am730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