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長毛剪髮覆核勝訴衛囚犯人權 請問教協何時司法覆核變態校規及髮禁侵犯學生手足人權?


最近極權社會步步進迫,接二連三勾結紅底法官重判反送中手足,讓他們含冤入獄。這些壞消息充斥在報紙電視中,總算傳來小小的好消息,就是長毛梁國雄狀告獨裁走狗懲教署,強逼男囚犯入獄後須剪下長髮,於終審法院上訴得直。

強迫男囚犯剪髮無助更生

這總算是捍衛了囚犯的一點人權。其實強制囚犯剪短頭髮,無助讓囚犯改過自新,並且讓他們為自己的罪行悔改——強逼剪短囚犯的頭髮,這只是懲教署用來發洩他們的權力慾和操縱慾而已。再加上監獄內獄卒缺乏監督制衡,他們找藉口虐待囚犯是屢見不鮮之事。雙病並發,在頭髮上和獄卒濫用私刑底下,囚犯更加深信社會只是弱肉強食,成王敗寇的戰場,這更加不利道德教化和囚犯的更生,他們出來社會後更加不相信公義,只會變本加厲、重蹈覆轍。

若果要改革獄政,讓囚犯認罪悔改,好應該改善監獄的環境,制止獄卒濫用私刑,並且在監獄廣設人文、博雅教育;才能夠給囚犯思維上的改變和出路。但是特區政府捨本逐末,對於囚犯應有的人權都要扼殺,足見這個政府與民為敵。

學生的處境比囚犯更不堪

現在終審法院總算正常一點,為囚犯應有的人權正名。但是啟敢感到痛心的是,手執香港教育界牛耳,高舉民主自由大旗的教協,竟然多年來縱容他們的會員,用變態校規、髮禁和服禁來剝奪學生應有的人權,沒有透過司法覆核為學生討回公道,阻止教師藉著變態校規向學生施暴,發洩其權力慾和操控狂。

就以髮禁為例,這是香港中學一直存在多年的陋習,訓導教師以維護陳舊的社會風氣和性別定型為借口,如同懲教署強迫男囚犯入獄時要剪髮一樣;對於學生的髮型有諸多限制,甚至要用間尺量度他們的頭髮有沒有超出標準,扼殺他們有管理身體的自由和人權。實際上這是地獄之路由善意所鋪成,除了反映了訓導發出惡臭的陳舊審美觀之外,還有讓學生相信有權就是真理,弱肉強食之外,對教育沒有任何好處。

維護髮禁理由荒謬

維護髮禁,剝削學生的人權的理由很多都不堪一擊。有說是學生不知社會規範,因此要限制學生的頭髮造型。其實社會潮流說變就變,學校的一套外觀規訓往往追不上社會變化,何必畫蛇添足,多添敗筆?而且,社會規範很多是錯的,正亟待學生成長後改革,為甚麼要用社會規範為借口局限學生的發展?這些老師相當偽善,一方面又反對特衰政府惡改通識科有洗腦之嫌,一方面又贊成髮禁,為學生洗腦他們應有的造型,豈不是雙重標準的極致?

又有教師狡辯為學生統一髮型,是為了方便管理。拜托,學生不是參軍,也不是囚犯(現在囚犯也不能強制剪髮了,足見學生的處境比囚犯更差!);而是在學校多元發展,為他們的未來找尋方向,學校有甚麼權利去扼殺學生在成長期間,自主探索他們的頭髮造型該如何設計?

教師疑似只重視投票民主,民主水平疑似低劣

這些教師心安理得去做教協會員,每年或者會去六四集會、七一遊行,反對中國獨裁,但是回到學校就另一副嘴臉,藉著變態校規和髮禁限制學生人權——這種只重視投票民主的市民,就算香港有雙普選,民主發展也不會有躍進!

而且,若果因為班級人數多以致不得不威權管理,你應該要求政府增加資源,改行小班教學,有利學生多元發展才是王道;而不是本末倒置,要藉著剝削學生應有的人權來維持穩定!正如懲教署要改善獄政應該是多管齊下,而不是只著緊男囚犯入獄要不要剪髮這些枝節。

總結:黃絲教師不信任反送中的學生手足嗎?

最後,在這場反送中運動中,中學生、甚至是小學生,都在政治良心和識見上都遠勝過政府或建制那群斯文敗類,難道以他們這種水平,就不放心他們有能力自主管理自己的頭髮,偏要成年人向他們的頭髮進行專制統治?教協自詡為莘莘學子的福祉著想,好應該在廢除中小學變態校規和髮禁、服禁方面有所作為!

聯絡作者:

Facebook專頁
IG專頁
MeWe專頁

你不需要相信我,要緊記:文章好,舉手之勞,請到我的網站,在最下面的「讚賞公民計劃」點like(按5次like是免費的),我就能賺取微薄收入,繼續寫更多文章給大家,也要分享這篇文章給其他朋友,謝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