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周梓樂死因研訊】急症醫生:墮樓前已不省人事、失平衡「機會很微」 作供後與梓樂父母相擁落淚


周梓樂死因研訊周四(3日)繼續,早上傳召梓樂送抵伊利沙白醫院後,為他急救的急症科醫生梁子恒。梁醫生形容,梓樂送院時的頭部創傷非常嚴重,血壓高,耳和口有出血,顯示臚底骨折,另外有右邊盆骨骨折和右邊肺有氣胸(即爆肺)兩處創傷。

梁子恒又認為,頭部創傷是受到高能量撞擊,例如被硬物撞到,或被車撞到。他亦認為梓樂墮樓前已不省人事,因為正常人跌倒或從高處墮下,第一時間會用手撐住,而梓樂當時手腳並無擦損。

研訊主任葉志康問到,假如梓樂提早5分鐘送院,事情發展會否是一樣,梁醫生認為,情況會一樣,因為造成頭部的創傷已經決定了康復的機會,或有機會生還,但仍很大機會變成植物人。代表警方的大律師熊健民之後多次追問,關於梓樂自己失平衡墮下,而身體未能及時產生防禦機制自然反應的可能性,梁醫生表示,「機會很微」。

頭部傷勢最嚴重 屬致命傷

梁子恒一開始作供時,先在庭上讀出當時為梓樂撰寫的醫事報告,指梓樂在去年11月4日凌晨出事後,至2時01分送達伊利沙白醫院,當時血壓上壓169,下壓82,脈搏45,據臨床診斷,脈搏低但血壓高,顯示顱內壓非常高,「未做掃瞄之前已經知有問題」。加上格拉斯哥昏迷指數只得3分(最低為3分),檢查後發現右前額有血腫,眼腔有血疤,左耳有積血,兩邊鼻腔流鼻血,頭皮後枕無血腫,身體、四肢、背部及生殖器沒有開放性傷口、瘀血或腫脹,也沒有被子彈如催淚彈等擊中的痕跡,四肢亦沒變形,腸臟無穿。

之後照X光和超聲波後,未有發現胸肺骨折,之後照盆骨時,發現叉腰位置有骨折,但沒有外傷,心臟沒積水。梁醫生表示,梓樂右前額有硬腦膜血腫,血塊體積大至將腦部擠壓至向左方及下方。此外,梁醫生之後亦發現盆骨骨折,且外滲有出血,另右面肺尖有小型氣胸。除頭部、盆骨及氣胸三處創傷外,並沒有其他外傷。

梁子恒表示,一分鐘後已經啟動創傷性病人機制(Trauma call),即呼召腦外科、骨科、麻醉科醫生一同診治病人的機制,先為梓樂插喉協助呼吸,再進行右邊顱骨開腦手術,需鑽開頭骨放引流管,以減低腦壓,梁醫生之後就將梓樂交由手術室醫生接手。

梁醫生形容,最嚴重傷勢為頭部,亦同意是致命傷,其次是盆骨,之後才是氣胸,但這兩處非致命傷。

梁又說,估計頭部傷勢是經過高能量撞擊而成,例如被硬物撞到,或被車撞到。研訊主任問到,能否分辨出是被人襲擊或從高處墮下而造成,梁表示不能。他續說,梓樂的篩骨、顱底骨、翼骨全部有骨折,蝶骨亦有問題,他形容「力量去到內側顱底骨,連堅硬頭骨都抵受不住」。

有女陪審員之後問到,何謂高能量撞擊,梁醫生解釋,從6米左右墮下或被時速高過80公里的車撞到等的標準,便屬於「高能量」。被問到從現場3樓墮下2樓,距離約4米的高度,是否合理的「高能量」,梁回答稱:「有咁的機會,我expect的。」

手腳無損傷骨折 墮樓前或已失意識

聆訊關注梓樂墮樓前狀態是否清醒,梁子恒認為,梓樂墮樓前已不省人事,因為正常人跌倒或從高處墮下,第一時間會用手撐住,而梓樂當時手腳並無擦損。被問到梓樂出事前有否濫用藥物或飲酒,梁醫生表示「驗不到有」,亦排除低血糖的情況。研訊主任再問到會否有其他客觀情況有助理解,梁醫生說:「真係要睇一睇佢精神狀態,或者有無食傷風感冒、止鼻水藥。」

研訊主任之後關注梓樂會否被襲,再從高處墮下;死因裁判官高偉雄及後亦直接問,梓樂會否被人從高處「掟落去」。梁回應稱,即使跳樓自殺的人,如果仍有知覺的話,手腳或多或少都會有損傷,惟梓樂的手腳沒有瘀傷或骨折。

至於事件另一焦點關於延誤救緩的問題,研訊主任問到,假設救護車能夠早5分鐘送院,梓樂的情況是否有同樣的事情發展,梁醫生表示,「相信係一樣,因為頭部創傷決定佢康復機會,恐怕有機會生還,亦好大機會係植物人」

代表警方的大律師熊健民多次追問梓樂墮樓前是否清醒的問題,梁醫生表示「機會很微」。資料圖片

警大狀追問墮樓前是否清醒 梁︰機會很微

代表警方的大律師熊健民多次追問,若傷者提早5分鐘或10分鐘,對於痊癒的機會有沒有影響,梁醫生認為一概而論劃分界線,「當然如果佢可能早少少減低臚內壓,對生命係有機會幫助,但就算早5分鐘,我唔會預期佢可以好似一個後生仔咁行得走得。」

熊健民之後多次追問梓樂墮樓前是否清醒的問題,他問到假如有傷者失去平衡從高處墮下,未能及時作出自然反應,但梁醫生認為可能性很低,並解釋:「Even你打側跌,你身體知道你跌緊落去,你隻手會好自然搵啲野撐住,唔會反應唔切。」 熊健民又假設其他情況例如「諗緊其他嘢」、「專注力不足」等,梁醫生同樣表示機會較微,梓樂身體健康,內耳平衡,視力良好,認為較少出現上述情況。

有陪審團亦關注梓樂體內有否吸入催淚彈煙的徵狀,但梁醫生表示,催淚煙只會留在體內30分鐘,如吸入後,眼會紅腫,喉嚨聽診時會聽到氣管收窄聲,但他記得醫生插喉時沒提及相關情況,亦無明顯證據證明梓樂曾吸入催淚煙。

梁醫生作供完畢後,語帶凝重表示,當時將梓樂交給手術室醫生後,有見過梓樂父母,他作供完畢後未有馬上離開,周梓樂父母隨即上前,三人在庭內互相擁抱。周爸爸說:「大家努力緊。」梁醫生回應:「保重。」周媽媽亦眼泛淚光,梁醫生之後亦禁不住落淚,以手巾拭淚。

梁醫生作供完畢,周梓樂父母隨即上前,三人在庭內互相擁抱,周爸爸之後在庭外見記者。周滿鏗攝 

聆訊明天繼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