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特赦並非不可行,幫胡志偉講幾句話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在4月17日的《明報》專訪中抛出「大和解」論,主張候任特首林鄭用基本法第48條規定的「特赦」權,「特赦佔領行動中所有參與者,同時赦免『七警』和退休警司朱經緯」,作爲營造大和解的前提。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表示支持。這個建議立即遭到左中右紅黃藍各方指責,連黨友都不支持。楊岳橋早早轉軚,胡志偉不足24小時内也收回言論「深切道歉」。兩個黨魁都表示這是「個人觀點」。胡志偉大和解的出發點有值得肯定的一面,特赦也不能說一定不可行。但他提出方案的内容與方式足證其不成熟。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左三)在同黨立法會議員陪同下,為自己提出的大和解論公開道歉。

在法律上,基本法第48條第12款規定特首有「赦免或減輕刑事罪犯的刑罰」的權力(To pardon persons convicted of criminal offences or commute their penalties.)這裡的特赦有兩個要素:第一,必須是被判刑的人(convicted)才可被赦;第二,只限減輕或者免除刑責,但不能免去罪名,不能洗底。故在基本法框架下,特首所擁有的特赦權力,與港英時期港督有很大區別。港督可以宣佈不再追究在1977年7月1日前涉嫌貪污罪的警察,但特首就沒有相應權力。所以,是否檢控是律政司的獨立決定;是否有罪是法官的獨立決定;特首均無權干預。他只能在宣判後才能運用其特赦權力減免刑責。胡志偉提法不再檢控尚未被檢控的佔中人士,違反基本法的規定,不可行。

儘管如此,特首運用其特赦權力減免刑責,並不能簡單地視爲「違反法治」。首先,基本法規定特首有特赦的權力,運用此權力有法律依據。其次,特赦權雖應慎用,但不意味不能用,否則又何必一開始就寫入基本法呢?第三,歐美國家有很多元首特赦的例子,奧巴馬在卸任前一下子特赦了273人,包括干犯通敵罪的曼寧,沒有人因此指責違反法治。

在政治上,胡志偉受批評也有幾個因素。首先,提出的人不對。胡志偉並非第一個提特赦大和解的人,但是首次提出該觀點的政黨人士,分量不同。可是,該建議由他提卻非常不當。佔中落案預約拘捕檢控的名單中,有多名泛民的黨派領袖、立法會議員、以及長期的泛民支持者,包括民主黨與公民黨的人,胡志偉也跟隨佔中三子自首。由他提出特赦論,頗有政治交換個人或黨派利益之嫌。找一個德高望重、立場中間、對政治介入不深的人士提出才是合適的做法。胡志偉此舉極端缺乏政治智慧。

其次,目前有一些佔中佔旺者已被判刑,一些刑罰還相當重。但被判刑者大部分都是受鼓動的參與者,而不是發動者與組織者。無論佔中三子還是佔旺的梁天琦等都尚未正式審訊。律政司大概本著「先易後難」的態度處理。但客觀而言,就是「首犯」還「逍遙法外」,從犯「死就死先」。如果一律全面赦免,對從犯而言非常不公平。

再次,對建制派來說,赦免的牽涉「自己人」只有七警與朱經緯,但佔中佔旺者涉案人數衆多,全面特赦非常「不公平」。泛民一些人認爲,七警是暴力刑事罪行,不應該與「彰顯正義」的佔中混為一談;也有認爲,佔旺屬於暴力犯罪,不能與佔中混為一談。這些觀點都有一定道理。

再次,對一些組織者來説,佔中接受檢控與刑罰,是「事先張揚」的彰顯法治精神的行動,正要準備上庭辯論,彰顯正義。政府要特赦,他們還不一定接受。

最後,一些人還認爲,佔中的根源在普選、人大831決議、一國兩制白皮書,不撤回這些因素,即便特赦也不能和解;否則就是投降而不是和解。

雖有種種非議,胡志偉也撤回建議。但特赦之說並非沒有正確性。一來,選舉體現出人們要求團結的呼聲,新政府確需彌補社會裂痕,林鄭提出的委任一些泛民入政府,得不到泛民的正面回應;實事求是,以前也不是沒有泛民人士加入政府,但對修補雙方關係幫助相當有限。政府應有勇氣與度量顯示更大誠意。二來,由於搜證訴訟時間漫長,可能林鄭執政過了大半,相關審理還沒有結束,每次審判都會惹起爭議,等同周期性地撕裂社會一次,對修補社會撕裂極爲不利。三來,佔中牽涉人士太多,而且有很多是議員,如果罪成入獄,很大機會泛民議員會「一鋪清袋」,對香港政治衝擊更嚴重。四來,很多年輕人,特別是年輕學生,涉案單純出於對社會的一腔熱血,只是缺乏周密思考與對責任的充分認知,值得給他們一個機會;七警也只因一時衝動,也不應視爲「黑警」。五來,一些激進泛民要求廢除人大831決議等才能和解,這種脫離現實的觀點意味著他們對和解沒有誠意,政府不必過分重視,主流泛民不應被此綁架。

其實,只要對特赦内容稍作修改,就能既合法又達到修補撕裂的目的。

第一,對已判刑的人士,包括七警,一概赦免中止刑罰。

第二,對已起訴但未裁決人士,給予以認罪換特赦的機會。具體而言,就是如果承認某條控罪,就赦免對這條罪的刑罰;對他們不承認的其他控罪,則繼續起訴,相應的刑罰不被特赦。

第三,對尚未被落案及尚未起訴的相關涉案人士,應給警方及律政司一個合適的不太長的限期,若限期前不能提出檢控,就不再追究。這樣可以避免案件長期困擾香港社會。此期限前被起訴者,則按照第二條處理。

第四,所有人的罪名都不能被「洗底」。這是他們應負的責任。但應相信社會對這些案底會有公平的評價,不至於嚴重影響其以後的工作。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