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遺民何處去


誰是遺民?為何無處容身?作者計超以過來人的身份,在《荒原上的遺民:調景嶺的滄桑歲月與愛的軌迹》與大家分享這段哀傷的往事。
 
1949年當中國政權易手時,大批國軍官兵及家眷因趕不及登上撒退到台灣的船艦,逃命至香港,人數達兩萬四千多,聚集在西環摩星嶺的難民營。在1950年端午節的前一天,他們與左派人士發生了嚴重政治衝突,造成雙方多人受傷。
 
當時香港殖民政府為怕這類黨派之鬥會影響其管治,決定將這些國軍及眷屬全部送往遠離市區又荒蕪人迹的「吊頸嶺」(曾有外商投資設廠失敗懸樑自盡),任其自生自滅,並將此不吉祥的地名改為「調景嶺」。

1955年的調景嶺。維基百科圖片

該地不但是荒山野嶺,且無水無電,猶如一所天然的監獄。然而,最令這些難民傷心失望的是,一方面港府對他們的排斥和歧視,而另一方面,雖然台灣其後有派船接載一些難民赴台定居,其中包括在港出生的台灣前總統馬英九,但是有很多難民都是遷台遙遙無望的。故此他們都自嘲為「遺民」,即被時代遺忘的民眾。
 
這群活在歷史㚒縫的人群,起初還常受到港府要遣返大陸原鄉的威脅,要集體絶食抗議才能解除危機,其後又罷市罷課方得到承諾無限期居留。為進一步監控,港府在該處山頂設立警署,密切監視居民的一舉一動,令該區儼然一個不設防的政治集中營。

舊警署設在調景嶺高處,設有哨崗,可居高臨下,監視調景嶺居民竹的一舉一動。維基百科圖片

這些遺民北望大陸故鄉,遠眺隔岸台灣,卻無處為家,在港又被流放於曠野,深覺如被棄之卒,政治上無所歸屬的孤兒,前路黯淡,悽愴沉痛落寞,對人生灰心失望。在一片絶望失落中,同是從國内被逼徹離的西方宣教士,卻願意走到他們中間。
 
宣教士當中不少可操流利普通話,令居民有如他鄉遇故知。而且因為初期居住環境惡劣,肺癆傷寒瘧疾橫行,宣教士們紛紛贈醫施藥,同時又創辦非牟利學校,設立宿舍給走讀學生居住。他們親切的關懷和照顧,令這些被政局所摒棄的遊子不單重獲人間溫情,不少人生觀也得到改變,不再受風雨飄搖的政治所左右,莊敬自強,重新得力。
 
除宣教士在辦學的努力外,台灣國民政府為加強海外連結,亦提供多項教育優惠,如免費提供學校教科書,區内學生高中畢業後可直接考取台灣各大專院校,並蒐贈赴台機票和獎學金。
 
一個縱橫不到三平方公里的小區,居然有三所中學、八間小學和三個幼稚園。它們所提供的免費教育,竟成為香港九龍新界各區貧苦學生爭相入學的地方,甚至被譽為文化城或文化堡壘,可説是兩岸三地政治死胡同的一棵奇葩。

當年的調景嶺有「小台灣」之稱,雙十節到處可見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圖片來源:源來如史Facebook

這群歷史遺民,一直是中國政治的敏感社群。調景嶺被稱為小台灣,每年同步慶祝雙十國慶,居民卻滯留香港無處為家。這批過客身份特殊,游走於「反攻」與「解放」兩個意識形態之間,成為各自為政的犧牲品。
 
到九七將至,香港再不是海峽兩岸的緩衝,調景嶺只能在歷史中消失,在回歸前一年被港府清拆,為四十六年來的時空錯配劃上句號。
 
誰掌管歷史?在永恆中,每一個人都是珍貴的,造物者絶不會丟棄。人世間政治紛爭産生的遺民們,必常存在神的心懷裏,不可抹去。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