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孕婦產後抑鬱症狀增】醫管局叫停陪產 恩恤準則不透明 準媽媽:出院先可一家團聚好陰功


「一見到個消息....唉呀....好擔心,真係會覺得有壓力,上一胎我都真係生得幾辛苦,由入醫院個刻到出院,都冇屋企人支持,要等出院先可以一家團聚,好似好陰功咁....」懷孕35週的Holly,預產期為明年一月初,甫得知醫管局再度啟動緊急應變級別,暫停陪產安排,已計劃到瑪麗醫院分娩的她,猶如晴天霹靂。「上一胎我都真係生得幾辛苦,生咗幾日幾夜,有老公陪產對我嚟講好重要。」

根據《香港醫學雜誌》11月發佈的研究,自從公立醫院啟動嚴重應變級別後,產科暫停陪伴分娩,產前運動、產前面談;參觀醫院和產後課程亦因而取消,孕婦因而出現較多產後抑鬱症狀,在分娩過程中,亦多了3成孕婦選擇以止痛藥減痛。Holly指:「第一次做媽媽咩都唔識,生完之後要照顧新生兒都好辛苦,有呢啲課程輔助,會識點處理生理同情緒問題。」

醫管局則回覆稱,緊急應變級別下,公立醫院會全面暫停探訪安排, 病人如有臨床原因,可作個別恩恤處理,包括兒科病房、孕婦由丈夫陪產等。不過,Holly批評當局的指引不清晰,相關安排如同虛設:「點先算係可以有恩恤?係咪我喊到發癲就可以?識咁多新手媽媽,都無聽過有人成功拎到恩恤。」

醫院管理局質素及安全總監鍾健禮曾表示,公立醫院探訪安排暫停,如有臨床原因可作個別恩恤處理。政府新聞處

懷孕35週的瑜伽導師Holly,明年1月預產。懷孕初期,她從媒體報道得知,公立醫院已暫停陪產安排,惟9月底本港疫情漸趨緩和,醫管局遂恢復有關安排,正當她以為能在丈夫陪同下分娩,上周在社交網站收到的消息,卻使她徬徨失措:「喺媽媽分享資訊嘅群組,我先知原來因為最近疫情,公立醫院喺11月30號已經停咗陪產安排,我嗰時就....唉呀....」她深呼吸道:「好擔心,真係會覺得有壓力。」

「如果我堅持去公立生,基本上一入咗院就要自己一個,由產前病房、產房分娩,到產後病房,當中只係有一段短時間,即係由生完運送你去產後病房期間,比你見老公一面...要等出院先可以一家團聚,好似好陰功咁。」她無奈道。

電話另一端傳來嬰兒哭聲,原來Holly兩年前已於瑪麗醫院誕下第一胎,今胎本亦計劃於瑪麗分娩。她憶述,上一胎的分娩過程漫長,足足進院三日兩夜才成功分娩,幸得有丈夫陪伴在旁,方不致崩潰。「催生後,宮縮勁咗好多,先生一直幫我數呼吸、按摩、扶我做下深蹲,幫我聯絡屋企人。如果無佢,我可能好快放棄順產。無法想像要獨力承受會點。」

Holly坦言,雖然瑪麗醫院的姑娘態度良好,但終究比不上家人的貼身照顧:「姑娘忙嘅時候唔會有咁大耐性理你,教咗你一次,就要識自己做。」

Holly兩年前已於瑪麗醫院誕下第一胎,今胎本亦計劃於瑪麗分娩。受訪者提供

寶寶出生後,需在保溫箱插喉呼吸,Holly在病房嘗試泵奶,卻無法親手抱著孩子,剛分娩後的荷爾蒙波動,讓她哭成淚人。「好彩有先生每日幾個鐘安慰吓我,照顧我嘅情緒變化。」Holly憶述丈夫產後的支持及照顧很重要。

公院無陪產孕婦產後抑鬱風險增 私院檢測後可陪產探病

《香港醫學雜誌》上月發表由許佩華醫生及團隊的最新研究,分析由2019年1月至2020年4月期間,瑪麗醫院共4,357名孕婦的數據。結果顯示,自公立醫院啟動嚴重應變級別後,產科暫停陪伴分娩,產前運動、產前面談;參觀醫院和產後課程亦因而取消。因此,孕婦出現較多產後抑鬱症狀,並減少孕婦到公立醫院分娩。

團隊指出,暫停分娩陪伴可能改變產時鎮痛方法和整體妊娠經歷,選擇使用止痛藥的婦女增逾3成,相反選擇使用分娩球減痛的孕婦則下跌逾3成。

醫管局回覆眾新聞查詢稱,近日疫情轉趨嚴峻,婦產科統籌委員會與傳染病及緊急應變中央委員會討論及考慮院內病人及醫護人員的感染風險後,決定暫停公立醫院的陪產安排,以保障醫護人員及病人安全,並將密切監察疫情發展,在可行情況下恢復有關安排。

私家醫院的情況又如何?眾新聞向養和醫院了解過,院方稱現時仍有陪產及探病安排,連同陪入產房的伴侶在內,最多可有三名家人探病,探病名單不可更改。孕婦及家人均須事先進行「鼻咽喉拭子」測試。

「我都明白個疫情係犀利咗,但世衛都有清晰指引,每個媽媽就算有冇感染到新冠肺炎,都應該有個陪產員陪產。如果公立醫院係擔心有病毒,咁可以入院前『驗毒』先,爸爸媽媽都一齊驗,咪能夠避免感染其他人,無得陪產、無得探病,對孕婦成個家庭嘅負面影響好大。」Holly溫柔的聲線帶點激動。

世衛曾發出指引,指不論孕婦是否感染新冠肺炎,均應有陪產員陪同分娩的權利。世衛官方網站

醫管局又指,緊急應變級別下,公立醫院會全面暫停探訪安排。 病人如有臨床原因,可作個別恩恤處理,包括兒科病房、孕婦由丈夫陪產等。但恩恤處理的準則、如何申請等,則未有正面回應。Holly批評當局的指引不清晰,相關安排如同虛設。

「我都係睇其他人分享先知暫停咗陪產,會唔會有媽媽係入咗醫院嗰刻先知要自己一個上陣?同埋點先算係可以有恩恤?係咪我喊到發癲就可以?」

她又指,在多達150人的新手媽媽群組,沒有聽聞過有人成功申請恩恤。

疫情反覆,一月情況如何仍是未知之數,對於恢復陪產安排,Holly不敢抱太大希望。她坦言,私家醫院產房的收費高昂,疫情後家庭收入下跌,經濟負擔沉重。但若公立醫院仍維持原有禁止陪產措施,為了有家人陪伴在側,唯有到私家醫院分娩。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