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他把士巴拿放進太太的背包裏


這是很難得的景象。

下午三點幾,法院大樓的門口一陣騷動,先是一班年輕人笑笑鬧鬧、神色輕鬆地離開。接著是一班大叔Auntie,男男女女,絮絮不休圍住聊天,個子很小但相當機靈的一位阿姨,眼神銳利的說:「好明顯兩個都係濫捕!」面盲阿姨則感性地搭話:「剛才個後生仔下午回來,仲換了對沒有鞋帶的布鞋,佢好灰打定輸數。」另一個戴住圓轆轆粗框眼鏡的嬸嬸則道:「佢老公一直好緊張,成個樣乸住,一宣判時,他哭到淚人一樣。」

天空無雲,太陽日照當頭。法院後門沒有旁聽師打躉「等送車」,一行人竟在光天化日笑嚷著離開法院。機靈阿姨說:「唔好講咁多,去食tea啦!我知道有間茶餐廳,暗黃的。」

剛剛報了「大工」考試的男人

下午兩點半重新開庭,旁聽席卻非常冷清,僅得三四個人,記者席上只我一個坐著。裁判官結案陳辭時聲線微弱,碰巧這是個大庭,大家都屏息靜氣,吃力聆聽。他指出,被告一家三口於去年10月27日下午,身穿黑色衣物在尖沙咀遭警方截查,令法庭推想他們是全家前去示威。女人被搜出帶有四支士巴拿,卒被控管有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罪。

去年10.27,尖沙咀梳士巴利道花園有「追究警暴」集會,警方於下午三點左右宣佈集會為非法集結,四點前已驅散人群。根據辯方案情,這一家三口當日的行程,是先去西九吃飯,然後前往尖沙咀某商場為女兒買懷舊玩具,大概四點幾被警員截查,被告的這位太太,她的背包放著四支士巴拿,因此被控。而丈夫和女兒則攜有單車頭盔、索帶和口罩。

那為何她會帶著四支士巴拿逛街?丈夫個子不高,是個鋼條型而且膚色黝黑的男人,臉孔瘦削皺紋特別深刻,明顯經常曝曬在日光之下。他作為辯方證人為太太上庭接受盤問,他說士巴拿是較早前在街巿購買,事發當日,他放入了太太的背包中,由她幫忙攜帶,因此士巴拿本屬於他。男人當日原打算在尖沙咀為女兒買玩具後,再往練習場練習搭棚技巧,因為他剛於一星期前,報考了俗稱「大工」的熟練技工牌照,士巴拿、索帶、頭盔和口罩等也是練習時不可缺的工具。

並非只有索帶,才能用來紮鐵馬

丈夫亦有單據作為呈堂證物,包括一張於2019年10月21日發出的250元考試費用單據,剛好是案發前六天。另外,黝黑男人亦擁有一張日期顯示為2020年發出的建造業工人註冊證。男人做證時,曾被問道:「你知唔知索帶可以用來紮鐵馬?」他坦然地說:「其實咩都可以用來紮鐵馬,唔一定要用索帶。」至於為何帶備口罩,他解釋因為工地沙塵滾滾,配戴口罩是保護自己。

裁判官宣判時表示,有關的報考單據,有機會顯示當時男人帶備工具是前往練習搭棚,而法庭亦有留意一家三口所攜有的黑色索帶,跟一般示威人士使用的稍有不同。但他認為,他所帶的頭盔是單車頭盔,並非地盤頭盔,在工地使用嫌保護性不足;而當日他們一家三口前去尖沙咀買玩具,亦根本不順路。至於那一張於2020年發出的工人註冊證,難以證明當日其太太被捕時,他已是一名建造業工人。

裁判官認為辯方的說法牽強,只是不能排除其可能性。如果聆訊只有控方的證供,而辯方沒傳召證人,法庭會憑被告等人身上搜出的工具,以及他們一家三口皆穿黑衣,認為他們就是要前往示威。

說到這裏,法庭的大門突然被推開,十幾二十人上氣不接下氣的闖入,站直鞠躬後前去旁聽席就坐,旁聽位置一下子給填滿。法庭上控辯方的律師,還有那位皮膚白晳的被告女士,亦忍不住回頭一望。裁判官則繼續發言,把結案的最後一句話說完:「法庭接納辯方證人的說法,基於疑點利益歸於被告,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

剛剛坐下的旁聽人士,傳來一陣輕輕的歡呼聲。他們紛紛走向被告,或輕拍她的膊頭、或說一聲「恭喜你!」旁聽阿姨眼有淚光,她幾乎想擁抱被告,嘴裏頻說:「太好了太好了,辛苦你哋了。」也有人前去跟皮膚黝黑的丈夫說:「你剛才作供好冷靜,好誠實!」但男人沒有接受祝賀,卻快步走開,我看見他站在遠遠那邊拭淚,雙肩顫抖。蓄長髮的被告,望著丈夫的身影,溫柔地跟旁聽師解釋:「他好擔心好擔心,心情一直好差,身體又不好,現在終於可以放開了。」

****

走出法庭,一眾年輕年長的旁聽師未肯離開,大家彷彿有千言萬語想交換取暖。原來同日在法院的另一號法庭,有一宗青年被控管有攻擊性武器的案件審理。這宗案跟上述的建築工人案件,發生在一年前的同一月份(10月20日)。10.20那天,是警方的水炮車用藍水漂染清真寺的那一日。

青年是外籍英語導師,當日他身處深水埗示威現場,正跟英國朋友打視像電話,跟他們解釋示威者會用竹枝作為路障。由於英國沒有棚架竹枝,朋友對此十分好奇,他遂拾起地上一條竹枝,並開啟livestreaming向朋友展示,呈堂的片段亦可見被告一直戴著耳機。此時有警車在沒有警笛聲下駛至,警員迅速下車、把手持竹枝的被告壓在地上,將他拘捕。法庭以英語進行審訊,最後法庭信納被告的證供可靠,即使對其行為存有懷疑,但無法確定他管有竹枝的目的是要造成傷害,判他無罪。

這控罪的判決跟建築工人案同時進行,一眾旁聽師因此奔波於兩個法庭之間。倒是工人的太太在事前說自己還可以撐住,叮囑旁聽師先去支持隔鄰法庭的外籍青年,故此一大棚人才缺席了上半場的宣判。機靈阿姨說:「青年一退庭,我們全部人立即跑過來這邊,幸好趕得及聽到無罪釋放那一句!」最後她請我寫多一句:「有班後生仔放學後趕來聽審,我好想多謝佢哋。」

這一天的陽光尤其燦爛,令人誤以為我們熟悉的香港,靜悄悄地重新歸位。
(兩宗案於11月26日審結)

【案件編號:KCCC853/20】

原文載於Facebook專頁「旁聽反送中故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