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確診媽媽:一個跟我素未謀面的人,把一家幾口拆散在醫院、治療中心和隔離營三地


按:我是一名Covid 19確診者,丈夫在公司受同事感染,在不知情下將病毒帶了回家。聽說源頭是丈夫同事的太太,跟一個跳舞群組的人吃過飯。就是這樣,一個跟我毫不相識、素未謀面的人,把我們一家幾口拆散了在醫院、治療中心和隔離營三地,每天只能隔空掛念著對方。

丈夫確診的那個晚上,我一夜無眠。原以為一夜漫長,到頭來卻發現一夜其實並不足以裝載我眼前所面對的種種憂慮。

丈夫的病情固然我擔憂,接下來我要帶著女兒和傭人姐姐入住隔離營。14天的禁足生涯,到底要怎樣挺過去?

假設明天一睜開眼,連我都確診了,那就代表我要把這困境全數卸到囡囡和姐姐身上。莫說我都病慘了,但這還是讓我感到不安和內疚。

若果之後囡囡也確診,才不到3歲的她會病得比大人嚴重嗎?她要被關進陌生的兒科隔離病房嗎?又換句話,萬一確診的是姐姐而不是孩子,膽小怕事的她一定嚇壞了,留在隔離營的囡囡又由誰來照顧......

幾乎每個scenario,也有讓我擔心到死的地方。可能壓力真的太大,每想起上述的情境,我便不停反胃作嘔。但大概最讓人心裡不舒服的,是等來等去,我也彷彿只是在等待壞事或更壞的事發生,不會等到好結果。

個多月前去參加一個講座時影的,好喜歡這幅畫,能好好活著,就會見到希望。共勉之。

這個心情,其實並不陌生。過去一年多,每當我們以為香港會否極泰來之際,這裡總會告訴你「沒有最差;只有更差。」而這幾天,黃之鋒、周庭和林朗彥被定罪;有線新聞刺針被連根拔,還有黎智英被捕......每天幾乎就只有壞事和更壞的事,我們也好像離好結果愈來愈遠了。

但我想告訴我愛的人,我愛的出生地,我是不會認輸的。無論之後哪個scenario 跑出,我一樣會咬緊牙關照顧好自己和家人。無論香港未來變成怎樣,我也會守在這裡與她齊上齊落。

只要能好好活著,就會見到希望。共勉之。

寫於竹篙灣隔離中心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