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陳日君樞機主教專訪】今年88歲,一個人去梵蒂岡


他今年88歲,一個人帶著行李,跨越9,000多公里,由香港去到梵蒂岡。為的是一絲奢求見面的機會,好讓他可以就香港教區主教人選進諫。

疫情期間,平日是遊客熱點的聖伯多祿廣場,遊人稀少。一個白髮老人,背著他的藍色背囊,緩緩地穿過空曠的廣場,去到大殿旁一棟五層高的建築。那是聖瑪爾大之家,是他經歷十多小時的舟車勞頓,來到這個遠方的目的地。

終於,教宗秘書來到他眼前,老人從背包拿出那封已早早寫好的信,慎重地交到秘書手中。剩下來,就是四整天的等待。他走到哪裡都牢牢握著手機,生怕漏掉任何一通電話,就連睡覺也要放在枕頭下。

四天過去,他握著始終沒有響起的電話,留下已幻滅的一絲希望,黯然踏上歸途。

陳日君在梵蒂岡四天,日日拿著手機等,還是沒有接到最渴望收到的那通電話。周滿鏗攝

最後的最後一次

今年9月底,88歲的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坐了十多小時飛機,經倫敦轉機到羅馬。上機的那刻,他心裡想著,這是「最後的最後一次」了。

那時意大利仍是歐洲疫情重災區之一,平均每日新增逾1600宗病例。外國公民除特別理由外,禁止入境意大利。在出發之前,陳日君先去了一趟意大利駐港領事館,證明有急事要辦,在特別理由是「想見教宗」,獲准在意大利逗留120小時。規矩頗寬鬆,不必強制隔離,但不可坐公共交通工具,出入只可坐的士或私家車。

疫情緣故,飛機航班減少,沒有直航,陳日君要先乘到倫敦,再轉機到羅馬。唔驚武漢肺炎?「有少少驚,不過飛機都唔係太多人。戴口罩、戴眼鏡囉,時時用酒精抹下囉。」

冒著武肺風險遠赴歐洲,是為了就香港教區主教任命,向教宗方濟各進諫。這個希望,就寄託在他親手交予教宗秘書的信中。他覆述在信中寫道:「教宗我喺度,我而家好擔心關於香港邊個做主教,我想同你傾吓,你有冇半個鐘頭,日又好夜又好,我有個電話喺度,不過都畀埋另外一個神父電話你,你都可以打畀佢。」他解釋:「我驚如果我偶然電話唔喺度,第二個神父都可以聽到。」為了抓緊120小時的時限,他第一天下機後,就拖著舟車勞頓的身軀,第一時間把信交到秘書手中。

交完信之後,就是漫長的等待。接下來的數天,陳日君去到哪裡都手機不離身,「連瞓覺都攝喺枕頭下面。」

那幾天除了在旅館等待,陳日君亦探望了兩位相熟的主教,又去了聖堂祈禱、朝聖。朝聖的方式是走路,從一個聖堂走到另一個聖堂。他腳不好,走得辛苦,慢慢地一步一步走,走了個多小時。

陳日君在梵蒂岡教堂祈禱。陳日君FB圖片

「日日揸住個電話等佢叫我,哈哈……但佢冇叫我。」結果到了最後一天,陳日君手上的電話始終沒有響過。靜候再靜候,最終要走。他在旅館收拾好簡單的行李,由羅馬機場乘飛機回港,再接受14天強制隔離檢疫。

千里迢迢跑到梵蒂岡,有沒有事先跟對方單聲?陳日君說沒有。他與教宗的溝通,一向依靠信件。不過近年教宗連示意收到來函信件,也沒有回覆,陳日君懷疑信件可能被攔截,也就無謂寫。

不過他覺得,這個並不構成教宗不見他的理由。他語氣帶點急速:「我去嗰度等佢4日,乜都夠喇啩?4日裡面,日頭又好夜晚又好,佢應該搵到時間見我啩?半個鐘頭咋嘛。我一早就畀咗信佢,我有4日喺度嘛。」緩一口氣,再補一句:「120小時都夠喇呱……佢真係忙到咁咩?」

狠狠地吃了閉門羹,陳日君說早有心理預備。

過去兩年,陳日君去過梵蒂岡三次。最後一次,可以說是不歡而散,但今年仍舊出發,也是因為仍存有一絲希望,「我以為佢睇到封信,都會畀我同佢傾兩句。」最終這丁點希望還是幻滅,陳日君堅稱沒有不開心:「冇。因為我有心理準備,所以唔係咁失望。一個人做咗自己認為應該做嘅嘢,咁咪放心囉。我哋唔係救世主。至少嗰封信都交到教宗手中。」

以後還會再去梵蒂岡嗎?「冇乜理由去,我唔知有咩理由去……如果(退休)教宗本篤過世,我仲喺度既話呢,我會去參加佢喪禮。」

「人哋笑我啦,我成日話最後一次。上一次去話最後一次,再上一次又話最後一次,而家呢個係咪『最後嘅最後一次』?唔知喇,唔知發生啲咩事可能我又去。不過而家就唔會再去了。」

陳日君在聖伯多祿廣場中的背影。陳日君FB圖片

梵蒂岡教廷中的孤單身影

這趟旅程,陳日君上載到Facebook的照片中,其中一張是他在聖伯多祿廣場中的背影,身影在空曠的廣場中顯得份外孤單──與他在整個梵蒂岡教廷中的處境很像。

陳日君去年6月接受眾新聞訪問時曾說,他跟梵蒂岡很久沒來往,寄予教宗的信沒回音,親身飛過羅馬,對方都沒有正面回應他提出的關注。他曾形容,他們這些來自外圍、來自前線的人,正在被邊緣化,其中一個例子,是退休教宗本篤在任期間,成立了「中國教會事務委員會」,關心中國教會事務,但這個委員會卻在方濟各任內失蹤。

眼見現時梵蒂岡與中共愈走愈近,陳日君只能在岸邊乾著急。管他再力竭聲嘶,還是無濟於事。

在中國,天主教教徒分成地下及地上兩派。地上隸屬官方的愛國會,神職人員由中方「自選自聖」,即是自行選出和祝聖主教,沒有得到教宗承認;地下教會獲教廷承認,卻被中國官方視為非法,長期受到打壓。

2018年,梵蒂岡與中國簽署有關主教任命的臨時協議,並赦免及承認7名因自選自聖而被絕罰(逐出教會)的愛國會非法主教,其中兩人有妻兒;兩名本獲教廷任命的地下主教,更須讓位予官方認可的地上主教。

教宗方濟各2016年在梵蒂岡,與中國主教及教友合照。美聯社資料圖片

當時陳日君極力反對,多次去信教宗,又兩次親身到羅馬向教宗交陳情信,更多番公開與教廷唱反調,明言「不介意成為中梵修和的最大阻礙」,他曾在《紐約時報》撰文,質疑方濟各不了解中共。結果被教廷發聲明不點名批評,指他的言論製造混亂和爭議。

去年6月,梵蒂岡發表一份指導文件,指中國的神職人員可以為了繼續牧靈而向中國政府登記,加入效忠中共的愛國會。這再次挑起陳日君的神經。他覺得這比中梵協議更具毀滅性,「點可以叫人咁做?嗰啲地下教會咁多年喺度掙扎,政府成日難為佢哋,佢哋都唔肯投降,你而家叫佢投降,好離譜。」

於是陳日君去年6月又去了羅馬。在梵蒂岡等了數天後,教宗忽然請他吃飯,同場還有國務卿帕羅林,「食飯當然唔方便鬧交啦,我就講香港點樣。」當時香港反修例運動正剛爆發,陳日君向教宗談到香港的情況,但教宗卻無甚反應。食完飯打算入正題,講內地教會問題,「佢(教宗)好明顯有啲尷尬,『呃…我會處理架喇。』」然後就送客。

陳日君得出結論:「咁我明白喇,因為我睇到,係國務卿控制教宗。」他說,國務卿帕羅林安排飯局,但飯桌上一句話都沒說,「即係等如話畀我聽,教宗可以同你食飯,但係佢係聽我話唔會聽你話架,好明顯,即係話你唔好再嚟,你死咗條心。」陳日君心灰意冷,打算以後不再去羅馬,「冇用呀,你睇,見到教宗,都唔可以講我想講嘅嘢。」

針對中國問題,在整個教廷中,陳日君像是孤軍作戰,「我寫畀教宗嗰啲嘢,我都寄畀所有樞機,有幾個有回音,但係細細聲,冇人出嚟幫我講嘢……我就好奇怪,因為呢啲嘢係違反我哋教會道理。」今年10月,中梵協議延期兩年。中梵協議簽訂後,教宗方濟各在即將推出的新書中,亦首度將維吾爾人稱為被迫害的族群。

「我相信教宗同我諗嘢一樣」

屢次進諫都不獲接納,陳日君歸究於教宗受國務卿帕羅林控制,始終沒有說教宗一句不是。「我同教宗嘅關係好特別,因為我哋私人關係非常好,但關於中國嘅嘢佢又好似唔聽我講咁。」

今次再飛去梵蒂岡,甚至不能見上一面。對教宗死心了嗎?陳日君只說:「一路都唔明白點解聽佢(帕羅林)話,我真係唔明。」他幫教宗辯護,說可能是因為教宗的南美背景,而令他對共產黨有好感,但又說覺得這不成理由,「我都唔係好能夠相信呢個,佢讀書人,都睇新聞架嘛,應該都咁上下知道中國共產黨係點……點可能咁天真呢?」

陳日君說,在中國議題上,教宗知道國務卿帕羅林很熟悉,所以也對他很依賴。他有點忿忿不平:「但佢無理由以為佢知道多過我……我中國人喎,我7年喺大陸教書喎(註:陳日君1989到1996年,每年有6個月會到中國神學院教學)。佢都應該知道我識得多過佢,點解唔聽我講嘢啫?」

他堅信,教宗與他的想法一致,只是不知為何要跟帕羅林的一套。

「我有事實講你聽。」陳日君跟記者說起一件往事。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大禮彌撒會見一眾樞機,走到他面前時,笑著跟他說:「哈哈,呢個呢,就係用拋石器去打仗嗰個。」說的是大衛戰勝哥利亞的聖經故事。他覺得教宗是將爭取民主的學生形容為大衛,在鼓勵他:「佢話我呢,喺香港針對政府,好似達味(聖經人物大衛)咁,用一舊石同政府打。」

陳日君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到梵蒂岡,指教宗形容他是聖經故事中的大衛。   陳日君網誌圖片

一個例子不夠,陳日君繼續數他的證據。

大約2015年,他獲方濟各私人接見,報告對於中國教會議題的看法,提到「大陸地上教會客觀來說已是裂教(獨立自辦,政府辦教)」,教宗打斷他說:「當然啦!」陳日君得意地向記者說:「即係對我講嘅嘢好同意。」

所以他認定,這次不獲接見,是帕羅林從中作梗。點解咁肯定?「好肯定,因為教宗每次見我都好親切,真係好親切,我覺得佢係真㗎。有次路透社訪問佢,佢直情話我好人,哈哈。」

陳日君將梵蒂岡日漸親中的矛頭,指向教廷國務卿帕羅林。

少數反對派

外界憂慮梵蒂岡日趨親中。在教廷內,極力阻止梵蒂岡向中共靠攏的,似乎勢孤力薄。陳日君就是其中一個少數反對派。

剛開始傳出中梵打算簽訂協議時,陳日君極力出言反對;大半年後協議確認達成後,陳日君一度表示要封口,不再接受記者採訪談中梵問題。不過,事隔兩年後,眼見教廷似乎要任命親中的蔡惠民神父,他還是忍不住出聲。

「我覺得好痛心好痛心,我都好耐唔敢講呢啲嘢,因為講衰教廷好嚴重。」不敢講,還是要出聲。

88歲的老人那孤單的身影,也透露出一份固執。

陳日君是教廷內的少數反對派。知道講衰教廷好嚴重,但他還是忍不住出聲。周滿鏗攝

相關文章:【一世的主教】陳日君:走得好走 但我不離開與教友一起 「唔洗驚,天主會幫我哋得到勝利」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