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一世的主教】陳日君:走得好走 但我不離開與教友一起 「唔洗驚,天主會幫我哋得到勝利」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9月底去了一趟梵蒂岡,希望求見教宗,以勸阻教廷任命立場較親中的副主教蔡惠民出任主教。千里進諫,卻吃了閉門羹,無功而還。

在香港,每天看著一宗又一宗令人吃不消的新聞,無力感籠罩著每個人。對陳日君來說,做到的事也似乎有限,連早前中秋節想送月餅給獄中囚友,也被懲教署拒絕。面對香港的處境,他勸大家「走得好走」,但自己卻沒打算離開,因為他說,他是主教,要與教友在一起,不能放棄自己的責任,仍想看看有甚麼可做。

無力感似乎對他不成困擾。88歲的陳日君仍是元氣滿滿的模樣,有不滿的地方照樣痛罵,「我退咗休,但一世都係主教,要維護教會嘅道理。」他又經常去法庭做「旁聽師」,博一博裁判官會否給他幾分薄面,無咁重手。他不絕望:「天主會幫我哋得到勝利,你而家暫時覺得好淒涼啫,唔洗驚,唔好灰心。所以我哋唔會絕望。」

香港人,每日被無力感籠罩。陳日君說:「天主會幫我哋得到勝利,唔洗驚,我哋唔會絕望。」周滿鏗攝

香港教區主教職位懸空兩年,一直有傳梵蒂岡屬意立場較親中的副主教蔡惠民。陳日君擔憂,一旦蔡惠民上任,香港教會會面臨大分裂,年輕信徒可能不再去教堂,屆時香港或會出現地下教會。

自前主教楊鳴章去年1月病逝後,近兩年時間主教職位一直懸空。按慣例,理應由輔理主教夏志誠扶正,不過有報道指,由於夏多次聲援反送中運動,引起北京反對,於是教廷擱置決定,有傳會轉為任命立場較親中的副主教蔡惠民,但至今仍未落實。

在陳日君眼裡,夏志誠是主教的適合人選,因為他不輕易向強權低頭,在香港教區亦有很高支持度,「夏主教不知做得幾好,他會照教會道理講,個人好溫和,我哋覺得無可能唔畀佢做。」夏志誠去年多次公開表態反對修例,又為示威者辦祈禱會,理大圍城期間亦曾進入校園帶留守者離開。

陳日君指,據他所知,約大半年前,教廷覺得夏蔡二人無論誰上任,對教會來說都會很分裂,所以決定另找第三人選,但直到近期仍未找到合適人選,似乎又有跡象想重推蔡惠民,令他有點緊張,「如果蔡神父做,當然我唔係好開心啦,因為北京鍾意佢,表示他聽話。主教要維護教會的道理,完全聽話即是投降。而家有國安法就更加嚴重,佢就算想好好哋做都幾難。」他指,國安法後,很多宗教領袖都被迫表態,就如宗座署理湯漢樞機,都要表態說國安法無礙宗教自由,「我哋好同情佢,政府迫佢表態。」

陳日君擔心,他日若蔡惠民出任主教,亦很難不跟隨北京的指示,「而家已經北京鍾意佢,我諗佢都好難將來唔跟政府行。咁好危險。佢好淒涼,我哋都好害怕。」

梵蒂岡的日漸親中,有人憂慮會否令天主教在香港大分裂(schism)。陳日君覺得,自去年運動後,教會內部已開始漸見分裂,「但未正式大分裂。我諗如果蔡神父受任命,我驚會大分裂喇。」他認為在教廷國務卿帕羅林的把持下,蔡惠民仍然有機會接任主教。

「我擔心都有理由。因為共產黨好厲害。如果你做主教都係靠佢哋你先做到,你唔需要聽佢哋話咩?唔可能架嘛。」到那時候,他覺得一些有知識的年輕信徒,可能不再去教堂,屆時香港或會出現地下教會。

為了主教任命,陳日君寫信、公開發聲、親身到羅馬嘗試陳情,嘗試力挽狂瀾;若然最終都是無力挽回,他也只有無奈放手,「如果教宗真係任命蔡神父呢,我收聲喇,我唔會攻擊教宗啊。」只剩下最後悲憤的頑固:「死咗都唔同佢(蔡惠民)葬埋一齊。(註:按慣例主教死後會在主教座堂內安葬)」

蔡惠民。資料圖片

「一世都係主教 要維護教會嘅道理」

這次冒著武漢肺炎的風險,孤身一人走到羅馬,「我唔覺得特別偉大,因為我覺得我所受嘅恩寵特別多,所以我一定要咁做,唔做就係負咗天主畀我嘅恩寵。」

陳日君已屆88歲高齡,有些老人家毛病,每日要食6、7粒藥。說起苦苦勸阻教廷的事,仍然頗有中氣,說到激動處會顯得非常著急。

「有人話,你都退休啦仲講咁多嘢。嗱,咩叫退休呢,我退休,就係唔做教區話事人。但係一個人做咗主教呢,佢一世都係主教喎,仲係樞機喎,一直到我頭腦清醒,我都有責任,需要維護教會嘅道理。所以如果有人講錯道理,我會話呢個講錯道理。呢個係冇退休嘅,一世我都係主教、一世都係樞機。」他敢言,因為覺得自己有責任。他來自上海,曾在內地神學院教書,熟悉中國情況,「好少人好似我咁有呢啲經驗、對中國嘅了解、對梵蒂岡嘅了解,我諗好少人好似我咁清楚。」

面對梵蒂岡的情況,他無力;對於香港的情況,其實也是無力,但他還是努力看看有甚麼可做。

陳日君勸大家「走得好走」,「而家學校就嚟變洗腦……呢度從人嘅角度睇,係無希望了,國安法之後你乜都唔做得唔講得了,咁做咩啊?喺呢度甘心做奴隸呀?以前唔覺得需要走,而家個個人都危險,邊個唔肯投降嘅,隨時拉你,講錯一句說話就拉你。」

但他說自己不會走,「我係主教,要同教友一齊;我係一個牧者,如果我走,就係放棄自己嘅責任。邊個認為自己要走,咪走囉;啲人走唔甩、無錢、唔知去邊,咁就無辦法。」他9月尾回港後接受傳媒訪問時說,若然自己被捕,不足為奇,但他必須繼續發聲,並繼續幫助有需要的人。

不過,可以做的空間也似乎愈來愈窄,如每年他都會在中秋節時送月餅予囚友,惟今年懲教署以行動帶有政治色彩為由,拒絕他的申請,「盡量做囉,試吓聖誕得唔得。」他又經常去探監、去法庭做「旁聽師」,「我覺得呢個值得做,表示我掛慮、我支持佢。例如我好驚佢懲罰得過分,我去打吓氣,唔知個判官會唔會畀少少面我,對佢哋寬容啲,咁都幾好喇。唔知有冇咁嘅效果。」

他說,眼見香港變成如今這個模樣,覺得很傷心,「成個香港都變晒。國安法使我們變晒,同大陸一樣」。傷心,但不灰心,「聖經有好多鼓勵,天主會幫我哋得到勝利,你而家暫時覺得好淒涼啫,唔洗驚,唔好灰心。所以我哋唔會絕望。」

陳日君勸大家「走得好走」,但自己不走,他說:「我係主教,要同教友一齊。」周滿鏗攝

相關文章: 【陳日君樞機主教專訪】今年88歲,一個人去梵蒂岡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