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禁晚市堂食】食肆無奈轉陣外賣 部分停業兩周免虧蝕 夜班工人坐公園晚飯


武漢肺炎第四波疫情嚴峻,政府進一步收緊防疫措施,今日(12月10日)起所有食肆下午6時後禁止堂食,只可供應外賣,措施暫時維持至12月23日。有食肆晚上索性提早關門,以免虧蝕「燈油火蠟」,更有食肆決定停業兩星期,直至恢復晚市堂食為止。

由前立法會議員譚文豪和公民黨成員林瑞華在旺角新開的餐廳「一日三餐」,本月初才開張試業,即遇上禁晚市堂食措施,林瑞華對措施表示憤怒,「當每次政府做得唔好的時候,每次都歸咎飲食業」。他估計今次禁晚市堂食至少維持六個星期,適逢年尾冬至、聖誕等節日,有不少飲食業行家必定受到打撃,甚或未能生存。

在市區內的休憩處,不少人吃著外賣,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年先生,因做滅蟲工作到處流動,堂食對他來說十分需要,嘆政府一刀切禁晚市,「夜晚唔係個個都6點鐘收工架嘛」。

未夠六時,深水埗一間食肆已收起枱椅,轉而準備晚市外賣。  曾港深攝

位於太子的西式餐廳「青花亭」,昨日在Facebook發出帖文表示,餐廳決定由今日開始暫停營業兩星期,又指是個艱難的決定,感到很沮喪和憤怒。

餐廳經理大波接受電話訪問時表示,沒有晚市堂食對餐廳生意額影響好大,預計下跌超過五成,故與同事商討後,決定暫停營業兩星期,但求減少餐廳支出。被問為何不以外賣形式繼續晚市生意,大波指餐聽主打的西餐菜式並不適合放入外賣盒進食,會影響食物質素及味道,繼而影響餐廳的品牌形象,所以他們寧願不做生意,也不希望影響食客印象。

他希望政府盡快推出第4輪防疫抗疫基金,協助飲食業的商家渡過這次禁晚市堂食所帶來的倒閉危機︰「呢一年大家有眼睇,政府係咪真係有心抗疫呢?大家心中有數。次次出事都係向飲食業開刀先,公平咩?」

一向八點半才關門的「維記咖啡粉麵 」,未來兩星期都會收六點。   曾港深攝

同樣位於深水埗福榮街的「維記咖啡粉麵 」,平常關門時間是晚上8:30,但今日六點鐘就拉閘關門不做生意。老闆陳先生透露,餐廳未來兩星期都會收六點,「齋做外賣連燈油火蠟都蝕埋!」寧願讓自己及員工早點休息,也不做蝕本生意。他又說:「啲人就走去boom cha cha,而我哋全香港人就幫佢哋買單,慘!」

另一間茶餐廳的員工梁女士透露,餐廳未來兩周失去晚市堂食,預計生意會跌超過一半,「齋做外賣根本cover唔到成本,而且本身我哋啲客都係鍾意坐喺度食,外賣做得比較少。」

另外,由前立法會議員譚文豪和公民黨成員林瑞華在旺角新開的餐廳「一日三餐」,下午時份仍有人龍排隊光顧。林瑞華對措施表示憤怒,認為無論第三波或第四波疫情均與香港普通市民正常生活無關,反而是政府檢測、封關方面做得不足,事事以政治先行。

公民黨成員林瑞華估計,今次禁晚市堂食至少維持六個星期,適逢年尾冬至、聖誕等節日,有不少飲食業行家必定受到打撃,甚或未能生存。   周滿鏗攝

「當每次政府做得唔好的時候,每次都歸咎飲食業」,他估計今次禁晚市堂食至少維持六個星期,適逢年尾冬至、聖誕等節日,有不少飲食業行家必定受到打撃,甚或未能生存。他又說,茶餐廳等轉型外賣較容易,但韓燒、打邊爐、酒樓等類型的餐廳相信影響較大。他表示,現時新店剛開張,未能確實評估措施對生意的影響,但幸好有「同路人」支持,呼籲大家多些光顧其他小店的晚市外賣。

另一間主打晚市、日式串燒的「一燒窰」,為應付今次禁晚市堂食,已將午市餐牌改為全日供應,而串燒類食物則不設外賣。負責人湯小姐和梁小姐表示,同樣估計禁堂食措施會持續至跨年,而對上一次第三波疫情的禁堂食措施令餐廳生意損失六成,今次聖誕黃金檔期,她們估計損失會更嚴重。

但她們對前景仍感到樂觀,因為相信有上一次經驗,客人已普遍習慣了外賣模式,加上仍有半日堂食可「吊命」,相信不用「蝕太多」或「打和」。被問到政府再次針對食肆堂食,梁小姐表示︰「唔封關,唔洗問點睇嫁啦。」

「一燒窰」負責人表示,對上一次第三波疫情的禁堂食措施令餐廳生意損失六成,相信今次聖誕黃金檔期,她們估計損失會更嚴重。   周滿鏗攝

車廂內開餐 夜班工人坐公園晚飯

傍晚約5:50分,深水埗已有食肆開始拒絕顧客進店堂食,並建議轉買外賣,有光顧的市民感到無奈。不少食店外出現排隊等外賣的人龍,亦有買完外賣的市民直接在私家車上進食。

剛下班的王先生飢腸轆轆,本打算吃完燒味飯,才坐長途巴士回天水圍的寓所,卻忘掉今晚開始全港禁晚市堂食。「我有睇新聞嘅,知道佢會禁堂食,但係真係唔記得今日喎。」他表示理解防疫措施的安排,但認為政府沒有預留足夠時間予食店及市民準備,略嫌倉促。

餓著肚子的王先生,批評引致第四波疫情爆發的「歌舞群組」,「佢哋就happy,香港人就陪佢哋執屎!」

有買完外賣的市民直接在私家車上進食。  曾港深攝

 

 

在太子一個休憩處,有不少人都在吃著外賣,不願透露姓名的一位中年先生,剛吃過粉麵,他說自己做滅蟲工作,經常到處流動,堂食對於他來說十分需要。

他認為政府不應該一刀切,禁止所有堂食,反而可以收緊人數至一人一檯,或限制座位距離至兩張檯等,「夜晚唔係個個都6點鐘收工架嘛」,他自己則有時需要工作至晚上8、9點。上一波疫情亦禁過晚市堂食,他當時同時是公園或休憩處吃飯,或者下午4時許吃個下午茶充飢。

被問到第四波疫情的源頭是「跳舞群組」,他認為不應該「怪邊個」,但他認同有些人不夠自律,大家亦抗疫疲勞。他認為爆發嚴重時政府應該封關,但始終覺得是「治標不治本」,等待疫苗面世才是上策。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