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名字只屬標記 改名改不了本質


屬自資大學的香港公開大學,最近宣佈改名為「香港都會大學」,冀通過新名稱帶動校務發展。由於香港公開大學並不屬教資會資助大學,其不論在教學質素仰或是研究質素皆遠比八間由教資會資助的大學差,再加上其「升格」為大學早期並不設面授課程,故被不少人戲稱為「鯨大」,意即以鯨魚屬哺乳類動物而非魚類作引申,指出公開大學空有大學之名而無大學之實。

香港電台照片

國際上不少具名氣的大專院校,皆沒有「大學」之名,麻省理工學院、倫敦帝國學院就是當中的顯例,這些馳名中外的院校,從沒有改稱「大學」的計劃。然而,香港大專院校不論其教研質素高低,經常也向政府爭取「升格」為「大學」,就是要將「大學」之名拿到手才覺安心。從理工學院、城市理工學院和浸會學院「升格」為大學,到近期教育學院「升格」為教育大學,類似的情況香港人可謂司空見慣。就連浸會學院那被視作九龍塘地標的「大專會堂」,也要隨浸會學院「升格」為大學而改名為「大學會堂」。

香港大專院校會有如此的趨向,關鍵在於香港市民極受品牌效應影響。位於何文田的勞工子弟學校,竟也要在近年改名為「創知中學」,強調學校重視科學,將原本人所共知的「勞校」之名抹走。於商業社會中,類似的情況更為常見,一個美心集團,經營中菜的餐廳除了美心酒樓外,還有甚麽北京樓、紫玉蘭、翠玉軒以至美中鴨子等形形式式的品牌。日本城本來已屬香港著名品牌,也要再設下同樣售賣雜貨的「123 by ELLA」品牌才能再作進一步的業務發展。

名字這回事本來就只是個標記,就好像身份證號碼一樣,根本不怎麽影響一個人,一個群體以至一個組織的發展。以為改了名就能使本質有所改變,實屬痴人說夢。公開大學改了名,難道就可以與教資會資助的八大院校平起平坐嗎?勞校改名創知中學,也不見得升為第一組別學校。校舍不變,師資不變,改了個名又會有甚麽分別?

走到台灣,中國國民黨每次在選舉中敗北,均會有黨員提議改名,比如是將「中國國民黨」去掉「中國」兩字,甚至直接改名為「台灣國民黨」。改名的建議,只會在中國國民黨敗選時發生,而在勝選時則沒有人會提出,足證改名只是將以名字作為發展不順的代罪羔羊。

中文大學會以「中文」為名,本來是為了與以英文教學的香港大學區分。現今中大已經國際化,絕大部份的課程均以英文教授,但從來沒有人提出改名,就是因為中大本身已是個聲望良好的品牌,且發展大致平穩,沒有人有誘因進行改名。公開大學改名,實已經反映了其本身的弱勢,提出改名的管理層更變相肯定了公開大學本身的不足,充份反映就連管理層本身亦對公開大學也缺乏信心!

在資訊流通的年代,一間大學,一間公司,一個組織,改了名也不能抹去其過往的歷史。與其花時間花資源在「改名」上,倒不如從根本做起,精進自身,追求質變,而不是改了個名就當是進步了,改了個名就一了百了。

作者臉書專頁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