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把持公義的契機


 

【撰文:鳴暉】

面對極權強行顛三倒四,又或者社會撕裂,小市民可能圖呼奈何,即使是有識之士或會也覺大勢已定,反抗只是費勁的虛拳,如此上、下一心的懷憂喪志,因為公義是奢侈品?

把持公義,是先看成效?

在基督徒倫理觀中,決定是否為義發聲,並不是看有沒有即時成效,而是事件本身有沒有違反聖經的公義原則,如流無辜人的血、以惡報善、空空配劍(濫用權力)等。日本政府多年來拒絕承認於二次大戰期間強迫婦女為慰安婦,然而,每年在亞洲不少國家仍然厲聲遣責,乃是因為這並不是有沒有用的問題,是眾人對禽獸行為應該斥責的義務。

社會有人「被失蹤」,遣責沒有成效便視作等閒嗎?

把持公義,只有身在事件現場或身居要職才有資格?

不少人認為,我們沒有親睹事件始末,又或者不是政府高層,未知全盤真相,難以持平。如此類推,那麼陪審團和法官都不在兇案現場,便不能定罪和判刑嗎?歷史家不能重活過去,便不可寫歷史評論嗎?父母不是廿四小時在家盯著孩子,便不可賞善罰惡了嗎?

世上任何人都有限制,故此,我們在判斷事情之前,必須盡力搜集資訊,以客觀公正的態度去審視。但是,隨之也必須有道德勇氣基於竭力搜颳的所見所聞,以公義的原則去作出判斷,克盡公民的責任。暴君屠城,要取捨記者、民眾、旅者的見證,還是官員的解釋,真的那麼難分辨?

把持公義,只屬飽學之士乎?

歷史告訴我們,不論屠狗輩或有識之士,都曾經仗義揭杆,乃因公義之心人皆有之。當然學養不同,恩𧶽各異,有人可作思想性的工作,有人可在群眾中下功夫,各展所長,互補所短,有識之士可增強行動者的理論思維,普羅大眾更是支援的根基。反霸權的聲浪,豈只是一小撮人的事?

把持公義,不能剛強壯膽怎可勝任?

不錯,在不少極權國家,稍為吭聲便人頭落地,並不是每個人都有為義犧牲的氣慨。在強權威脅下只能噤若寒蟬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即使礙於苛政不能有任何外在回應,關鍵在於一個人內在心靈的把關:是否甘願泯滅內心良知的呼喊,吹熄心靈的公義燭光,還是,身處外在黑暗中仍繼續默默點燃內心的良知火種?

一個國家的人民任憑人性內在墮落,才是一個民族的哀歌,即使成為大國崛起,卻已喪失了人類寶貴的良知感,何榮之有?

把持公義,撒下永恆盼望種子

唐崇榮牧師在《上帝的道與歷史的動向》中,用歷史把人類分成為三種,一種是繼承歷史,坐享其成的人。第二種是剖析歷史,找尋當中智慧的人。然而,唐認為最値得尊重的是第三種,能看見歷史的潮流發生錯誤,企圖扭轉整個大勢,去革新和創造歷史的人。因為先前的人不一定可以接受他對歷史的改變,當他乳臭未乾,而在後的人也不習慣他的新方向,他常要孤單地頂住歪向的潮流,痛苦地奮進。

可悲的是,那些原先繼承歷史,坐享其成的人,突然遇到歷史轉向,為保所擁有的一切,反去踐踏力圖扭轉錯向的奮進者。

然而,在永恆中,誰掌公義?一粒麥子掉在地上看似死了,卻孕育出無盡的麥子,正如人在短暫的一生高舉神國公義,在他的世代可能未見黎明,其俠骨丹心卻映照後世,興起一浪浪的支持者。神就是永世中秉行公義的至高者,時候一到,強如古之巴比倫、亞述帝國,近如東歐共黨鐵幕政權,都一一倒下。

面對強權,雖然我們大都無權無勢,但是,在我們短暫的人生中,各人可以做的便是守護良知的心靈,持守盼望,互相充權,那麼每天都是持守公義的契機,因為神必在歷史中把舵。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