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Trump團隊的賓州訴訟三︰聯邦上訴法庭的判決


聯邦地區法院撤銷了Trump陣營的「非舞弊」官司後,原告上訴至聯邦第三巡迴上訴庭。一如所料,上訴法院駁回,維持了聯邦地區法院的判決。

上訴法院判詞的首段就開門見山:

自由、公正的選舉是我們民主的命脈。指控不公平是很嚴重的。但叫嚷選舉不公平並不會變為真實。指控是需要特定主張及證據的。在這裡兩者都沒有。("Free, fair elections are the lifeblood of our democracy. Charges of unfairness are serious. But calling an election unfair does not make it so. Charges require specific allegations and then proof. We have neither here.")

系列文章:

Trump陣營的賓州訴訟一︰律師團隊請辭及原訴法院的判決

Trump團隊的賓州訴訟二︰在記者會上宣稱大規模選舉舞弊、在法庭內卻說不是起訴舞弊?

聯邦第三巡迴上訴庭。照片來源:bohatala.com
 

上訴法院也很直接了當:「(Trump團隊)的指控沒有理據價值」("[t]he Campaign’s claims have no merit")。上訴法院亦多次強調,Trump陣營在該案根本沒有聲稱舞弊,而且只有沒有根據的結論而沒有事實陳述支持,何況很多違憲指控(例如沒有手寫名字地址日期的選票、票站觀察員只能是該郡的登記選民、觀察距離太遠等)早已在其他官司輸掉,原告不能重新訴訟。所以Trump陣營的起訴書就只剩下平等保護條款的違憲指控,但起訴書並無聲稱任何被告不公平地對待Trump或Biden的選票。在沒有任何大規模舞弊的證據的前提下,要丟棄數以百萬計的選票是沒有任何理據支持。

寫到這裡上訴法院本可收筆,但上訴法院仍然再補一刀,解釋為什麼拒絕作出臨時禁制令("[w]e could stop here. Once we affirm the denial of leave to amend, this case is over. Still, for completeness, we address the Campaign’s emergency motion to stay the effect of certification.")。申請臨時禁制令最重要的兩個條件是strong likelihood of success on the merits及irreparable harm。在likelihood of success on the merits方面,上訴法院之前已提及案件沒有merits,甚至直接說「[Trump陣營]不會贏這個官司」("the Campaign cannot win this lawsuit.")。至於irreparable harm,原告所聲稱的選票問題即使假設是違憲,也遠遠不足以推翻PA州的選舉結果。

上訴判決最後也語重心長地說:

選擇總統的是選民,不是律師。決定選舉的是選票,不是訴訟文件。("Voters, not lawyers, choose the President. Ballots, not briefs, decide elections.")。

這篇判詞是我看過最通俗易明的判詞之一,我甚至認為是學習英文的好材料。沒有法律背景的朋友也可以看看,認識法官判決的邏輯脈絡。判詞中也沒有艱深晦澀的字彙或語法,Giuliani先生應該會很滿意。

當然,我並不認為對Trump來說是什麼打擊——畢竟,有多少人會知道法庭的判決?但又有多少人已聽過甚至相信有關選舉舞弊的陰謀論?對Trump來說,其支持者才是法官,記者會及Twitter才是法院。Trumpism是不會因為在法庭失敗而煙消雲散的。

聯邦第三巡迴上訴庭駁回特朗普陣營「非舞弊」官司判詞全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